尸仙之浅止余生_隽沽【完结+番外】

  《尸仙之浅止余生》作者:隽沽

  文案

  作为主宰冥界众生的女君凰千浅来说,尸仙做她的冥妃 ,才相得益彰。

  等尊贵的女君化为普通凡人,就那样看着拥有纯净眼瞳的女孩长大,然后成为她的爱人,一向威严宽厚的女君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占有欲。

  听无常尊神那厮说,抓住一个人的心,先得抓住她的胃,于是凰千浅抓了在huáng泉河采花的沈溪冉道,“教本君下厨。”惊的沈溪冉掐断了一株开的甚好的花。

  某日,女君太过无聊,于是就抓了某只在喂团子的女人,在小团子困惑的眼神中消失不见,转眼出现在寝宫,纪兰眼看衣服就要被剥离身体,慌忙道,“浅浅,我腰疼。”

  无良女君表情担忧,“是么,那我帮你揉揉。”

  对于凰千浅亲自喂小团子喝奶这件事,纪兰总觉得刺眼的很,于是每次小团子一饿纪兰就不开心。

  宠妻如命的凰千浅就让小团子刚满三个月就喝不上母rǔ,也是可怜。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生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兰,余浅浅(凰千浅) ┃ 配角:上官琴,宁湘 ┃ 其它:尸仙之浅止余生

  ☆、开篇话题

  开篇话题,其实,我个人觉得自己文笔不好,不过我会努力的,有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不容易,而我喜欢的就是幻想,然后把自己幻想中的世界,写在这里,不求都会看我的作品。

  开坑啊,是不会的,我只是更的很慢罢了。不会弃文,因为一个我自己幻想的故事,我都觉得就像我的孩子。

  本文涉及yīn阳,涉及现代,范围很广。

  ☆、第二章

  S市,竭尽奢华的津贝拉,这里是富人的常聚之地。5201包厢门口,领班的中年男人看着眼前一头黑色长发挡住一半脸却难掩姿色的美丽女人,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不过还是开了门让她进去。

  奢华暗沉的包厢内,余浅浅看着端着酒水,一身普通红裙的“公主。”关闭了包厢内所有声音,抬起被红蓝灯光照的有些素白的手轻轻的招了招,“听小穆说你是新来的。来,过来这里给我倒杯酒。”

  “公主”脸色一变,把酒放在桌子上,就转身去推门离开。却发现门被锁了,根本打不开。

  “别费劲了,这道门没有磁卡打不开的。你就乖乖的告诉我你急着走是想去gān嘛。”

  “公主”看着坐着蛋壳沙发里看不清脸的人,没搭理她,只径自拿起托盘,用力一折,露出了一张磁卡。没有理会坐着的人,迅速打开了门,向安全出口走去。

  听着耳麦里刚刚被包厢gān扰了报告,纪兰露出了神秘莫测的笑容。走到楼道的杂物间内,换上了准备好的护士服,避过重新被打开的摄像头,回到早也伪装成救护车的军车里。

  “纪兰中校,这次任务失败了。目标人物身边的心腹因为在大厅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个富家子,闹了点矛盾被富家子的保镖带上车走了。而目标人物发现情况不对,取消了这次的jiāo易。我们无法用jiāo易方的身份近身。”

  听完警卫员的报告,纪兰思考了一会开口道:“把那辆车的型号和路线告诉我。你们带着军医去5201包厢,那里有一个女人。可能喝了我们下了东西的酒。保证她的安全。汇报指挥官所有情况,让他带一队兵跟在我后面。”

  “是,收到”。

  纪兰在车里换了早已准备好的便衣,出了军车,上了一辆白色

  的大众私家车,随着指挥官发来手表上的导航路线追了过去。在她走后,先后有2辆黑色私家车不紧不慢的跟着。

  本来像这样不受控制的情况是应该取消这次行动的,但是纪兰隐隐觉得不对,就自作主张改变了计划。若是出了任何问题,皆有纪兰全权负责。想到这里,纪兰幽深的眼眸更暗了几分。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

  40分钟后,手表上的红点开始闪烁,在距离8公里外的郊区停止行动,纪兰把车停在距离追踪红点5公里的地方,下车收拾好背包的时候,后面的两辆便衣车也到了。等伪装好一切,夜色开始来临。除了巡逻的两人其余8个人围在车里听纪兰分配任务。

  车里,纪兰盯着地图,一边画着路线,圈出郊区里被山林包围的香缘寺,一边开始分配任务“目标人物很可能会偷偷出山,追踪红点可能已经被发现,红点就在寺庙里一直未动,要么是被发现,要么就是在寺庙里落脚,不管那个情况都对我们不利,所以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摸清情况,防止目标人物偷渡逃离,通讯员立刻通知警方控制所有水路,让指挥官封锁上空,全市警戒。我带着四个人前往追踪,保持联络。带好拆弹工具。五分钟后出发。”

  五分钟后,五人朝着红点的地方快速前进,34分钟后,五人乘着夜色进入了香缘寺,随着手表指示来到了寺庙后院蓄水井里发现了目标人物身边的心腹也就是追踪红点的男人身影,看到代号白láng的军人开始抓着绳子要拉那人上来,纪兰连忙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随即挥手撤离。

  车子里,归来的纪兰一行人坐在座位上,看着白láng欲言又止的样子,纪兰轻轻开口,我们等着明天翁中捉鳖,报告给指挥官让他加qiáng全城封锁,郊区封锁在加qiáng一倍,不过要故意留一点空隙,让人守在通往城外的下水道出口。入口别管,把市长接到指挥据点,我们现在前往市长家。

  时间过的很快,早上七点半,“市长”带着一女保镖前往市政府的路上,突然遇到了车祸,就在司机下去解决问题的时候,有两个僧人走过来敲了敲“市长”的车窗,车窗打开,两个僧人中一个快速从车窗进了后座,拿枪顶着“市长”后腰,另外一个僧人也快速进了后座,关上了车窗。拉上了帘子,威胁其过会让司机开出城外20里。

  司机回到车上的时候,隔着挡板听从市长的吩咐开着车往城外去。那司机转过头来的刹那,分明就是纪兰的模样。

  带着市政府车牌的黑色奥迪停在了布满特种兵和武警的收费站,一个武警军官看着后座递出来的红色本本,打量了一下后座的两个黑衣保镖和中间的市长,武警行了一个礼,就放了行。

  车子下了高速,到达20里外的县城休息区,后座的两人不等市长的“司机”,来开门,就扭着“市长”来开驾驶位的门,把“司机”拉了出来,看似搂着,实则拿枪抵着司机的腰往厕所里走。

  厕所里,伪装成司机的纪兰看着压着她的人用手上的白玉扳指在最里面的厕所门上敲了敲,片刻后就有一个蓝色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眯起眼睛朝他们笑了笑。看着走出去的男人,纪兰瞳孔微微缩了缩。随后抬起手摸了两下假发。

  “走,”其中一个挟持的黑衣人说,随后两人像达成某种共识似的点点头。纪兰悄悄打量了一下说话的黑衣人,确定了他就是那个目标毒枭人物“海哥”。而另一个却不知道是谁。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