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要乖要听话gl_陌鱼砸喵【完结】

  《驸马要乖要听话gl》

  作者:陌鱼砸喵

  文案

  注:主角由女性穿男性,于19章变回女性。

  殇十柒穿越了,魂穿的那种。

  这具身体乃是与长公主有着婚约的准驸马爷。

  想想迎娶白富美成为古世界的CEO走上人生巅峰...

  殇十柒:不可能!我可是要逃婚的人。

  后来。

  殇十柒(脸色微沉):身为一个特工,我也明白人算不如天算这个道理。

  贺兰情(挑眉):这就是你一而再再而三被我找到的理由?

  殇十柒(诚恳的点头)

  ----------------

  为什么一个一米八的男子身着女装?

  为什么男子忽然变成女子?

  为什么女子忽然变成小奶娃?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

  开头写的作者自己也不敢恭维,后面会修改(不会影响后续剧情),修改后会修改文案提示。

  禁无脑喷,小白文经不起推敲。

  推荐我的专栏:陌生阁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殇十柒,贺兰情(贺清) ┃ 配角:白烛,斐雪,吴德 ┃ 其它:公主驸马

  ☆、第一章.所谓穿越.

  古色古香的房间,萦绕着淡淡的笔墨香。细软的鹅绒被暖暖的贴在身上,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

  殇十柒躺在chuáng上呆呆的,双目没有聚焦。

  她所看到的,是一个人。通体的灰白色,有些透明,倒不如说是灵魂。

  那灵魂向他眨眨眼,粲然一笑,像是解脱了一样。足尖一点,透过房顶,悄然离去。

  好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好一会儿,殇十柒缓缓闭上了双眼,似是接受命运。

  殇十柒其实工作之外也是看过一些小说的,认为穿越一词纯属胡扯。

  可当她,不,当他亲眼看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足尖一点,翩然飞去,毫不留恋的样子,她决定接受现实。

  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她这样安慰着自己。

  半晌。

  殇十柒有些艰难的睁开发涩的眼睛,感受到身体的束缚,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缠着层层类似纱布的东西。

  对于这些东西,殇十柒已经习以为常了,但习以为常并不是喜欢这玩意儿缠在自己身上的意思。

  之所以这样讲,也是有根据的。

  殇十柒来自于现代为z国服务的神秘组织。

  殇,含义为:

  未成年便死去;为国效力死去。

  “殇”这个团体是政府到各国各地收养的一些身体素质极好的一些孤儿,经过培训筛选,从千人当中提出十七人。

  而殇十柒便是最小一人。

  每个人都会被注she一种药物,增qiáng身体素质,脑活力。他们比常人qiáng上十几倍。但每个人活不过十八岁,而殇十柒是个个例,活到了十九岁。

  “殇”的成员因为注she药物的原因,每日午时身体便会难受无比,骨痒肉痛。

  这也是为了让“殇”对国家百分百忠心,唯有食用组织特发的药物才可抑制。

  看来,也算是解脱了。殇十柒这样想。

  伸出手,殇十柒看着这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洁白如玉,嫩的仿佛可以掐出水来。

  回想起前世自己的手,当真是惨不忍睹。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盖在身上的鹅绒被,目光细致的扫视着房间。

  想来,这房间的主人非富即贵。

  正当殇十柒准备下chuáng走走的时候,有人打开了房门。

  “少爷醒啦!来人啊,少爷醒啦!”那打开房门的小童兴奋的朝门外叫着。

  一分钟内,涌进一大波提着药箱的老人,看样子应该是大夫。

  一个个争着把脉,但又怕一个不小心弄伤了这位细皮嫩肉的大少爷。

  “少爷回恢复的不错。”甲大夫。

  “不不不,还需要多加调养,我这里有很多补药...”乙大夫。

  .......

  殇十柒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你们,是谁?”不带感情的声音,面瘫的脸。

  “呃...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应该没伤到头才对!”

  开门小童见这一群大夫把自家少爷围的水泄不通,臭着一张脸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巧见着月老爷月夫人进门,忙对着那一群大夫喊道:“月老爷和月夫人到,你们还不快快让路?”

  那群大夫这才让开了一条路。

  “琦儿,你没事吧?”面容温婉的女子一马当先走过来捧着殇十柒的脸左瞧右看。

  “你是谁?”殇十柒瞄了一眼贴在自己脸上的手,抿抿唇,问道。

  月夫人身体一僵,竟然就这么昏了过去。

  这戏,演的甚假。殇十柒看了一眼,好像明白了什么。

  刚好月老爷进来,见月夫人要倒下,赶忙快步走上前扶着,浑厚的声音温柔心疼的喊:“蓉儿,蓉儿...”

  好像又反应过来什么,月老爷眼睛一眯,眼神在众大夫之间流转,问:“琦儿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这群大夫哪个给解释解释?”

  大夫们互相看了几眼,模样有些惶恐不安。一个相较起来比较沉稳的大夫站出来道:“回大人,多半是因为受了刺激才失忆的。”

  “还有可能想起来吗?”月老爷瞥了一眼殇十柒,眸中jīng光一闪。

  “也许明天,可能是十年后,也许是一辈子。”

  殇十柒盯着这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看着样子,似有大将风范,应该是个将军。

  突然,一堆记忆涌上来。

  他叫月肖琦,年方二八,是月大将军的独子,因月大将军手握兵权,皇帝为削权便将自己与那最为宠爱的青莲长公主贺兰情结亲。

  而月肖琦不愿意,竟要拿剑自刎,正在抒发情感之时,自己打小的玩伴书童没礼数的推门而入。

  “哐当”大力的开门声。

  “呃?”

  “噗...”

  一剑穿腹。

  这死的还真是不甘心,情感还没抒发完就死了。

  殇十柒摇摇头,不禁扶额叹息。

  看着那群惶恐而面色苍白的大夫,殇十柒道:“爹,我好像想起来我是谁了,只是记得有些模糊。”

  月老爷眉毛一抖,腾出一只手来潇洒一挥,道:“来人啊,赏!”

  “多谢月老爷!”大夫们这才舒了口气,弓腰齐齐道谢。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看文么/笑哭

  留个评论可好?

  ☆、第二章.听书.

  “琦儿,你没事了!”像是有感应一样,没等月老爷说什么,月夫人挣脱月老爷的怀抱,一把抱住殇十柒,那样子,着实不像一个刚刚醒过来的人。

  月老爷无奈的叹了H气,挥了挥手,示意大夫们离开,只是目光从未离开过殇十柒。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