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鱼肉_宁远【完结】

  《我为鱼肉》作者:宁远

  文案:

  接近她,服侍她,取悦她,然后杀了她。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宋·张先

  ——————————————————

  本文又名《塑料情侣假戏真做的日常》

  qiángqiáng、年下、权谋、宫斗。

  架空勿考据,剧情流,感情慢热,1vs1,主角:甄文君X卫庭煦,HE。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豪门世家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文君 ┃ 配角:卫庭煦

  作品简评:

  有着神秘身世的阿来,被迫成为一代jian佞卫庭煦身边的细作,以救命恩人甄文君之名潜伏在她身边伺机刺杀。却不想任务格外艰巨,卫庭煦处处试探,阿来步步为营。阿母危在旦夕,刺杀任务却处处受阻踌躇不前,该如何是好?

  一场场角逐处处透着yīn谋与惊险,阿来如何在群雄割据的乱世中存活,并成功救出阿母并成为一代名将?卫庭煦心里又藏着什么样的yīn谋和过往?神秘的身世,凶残的对手还有猪一样的队友,塑料情侣如何假戏真做?种种谜团随着剧情的发展一一jīng彩呈现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1章 顺德九年

  顺德九年季chūn,京城之中繁花似锦,卉木萋萋,街头百姓比肩叠迹,人声盈沸。

  正是一年好时节,皇宫禁苑正门大开,迎来的不是天子,却是今chūn刚刚铨选出的上品高官。

  十多位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亲自架着凤辇前后而至,清脆的马蹄声敲在御路之上,雄奇的太极殿已在眼前。初初入仕的青年才俊金带锦袍鲜衣赤马,神采奕然壮志凌云。

  浩dàng的凤辇在洪洪钟鼓声中驾入禁苑,停在太极殿外。高品新贵们下车步行进入太极殿,拜见圣上之后,一行人再次驱车前往太极殿西北角的御花园赴桂兰宴。

  御花园名为“易靖园”,每两年一次的桂兰宴在此举行,是上品逸才入仕的初宴。少年天子携皇后也会前来与众同乐,王侯贵胄三公九卿都将悉数出席这两年一度的朝堂盛会。

  这边离易靖园还有三里路,那边园子里早已备好珍馐百味,太常卿项勖和huáng门侍郎刘绍亲自监察。皇上下诏,今年的桂兰宴务必细致筹备,不容任何闪失。

  众人将到,项勖在酒库巡了大半圈,一一细数着酒坛子,分明少了一类,拉了刘绍过来询问道:

  “刘侍郎可备好了翡翠蒲桃酒?”

  刘绍一听他又提这事,眼鼻立即皱成一团,提声道:“足下也太过唠叨!跟您数数,从昨夜开始这翡翠蒲桃酒您可叨了不下三回了吧,今日又提。下官虽老可脑子还能使,哪会忘了专门给著作郎准备的翡翠蒲桃?那一坛没放在这儿,早让人搬到前面去了。”

  项勖双手背在身后,跟着忙忙碌碌备宴的侍女和内官走到前厅,一眼看见了翡翠蒲桃酒的坛子,立即面露微笑缓声道:“备齐了便好。”

  刘绍亲自倒了酒,将酒坛放到空着的著作郎案几上,转身指着那酒坛字字咬得用力:

  “足下可知这蒲桃酒费了下官多大心思才去了烈劲留下酒香?可说回来,酒这东西没了烈劲儿还能叫酒么?就因为女官不能饮烈酒却要出席桂兰宴,折腾得我几宿没睡个好觉。现如今都说男女不论官官平等,却总是要人多出心思考虑女官喜恶,照顾女官妥帖,生怕落下个偏颇恶名,倒是哪儿公平了?”

  项勖赔了个笑脸也不多说。

  这刘侍郎每每提到“女官”便像揪了他最敏感的神经,谁都知道他成日挂在嘴上嘲讽的是谁,绝对不是所有女官,只是那么一个令他浑身不自在,甚至教整个大聿都不舒坦的女人。

  刘侍郎仗着是少年皇帝身旁红人指桑骂槐,说话没个遮拦就算了,没人搭腔还滔滔不绝没完没了。这时若是接了他的话茬,恐怕太阳西落之时都无法抽身。项勖可不愿意惹这麻烦。

  不过刘绍对女官的偏见并非特例,大聿女子能入仕为官说起来时间并不长,对此仍有偏见的大有人在。

  自先帝于诏武元年破陈规、提女官、赐女爵之后,越来越多女性高官开府征辟属官,甚至坐镇北伐大军,屡立战功。大聿的民间女子受此鼓舞开始读书习字的不在少数。不止中央太学院陆续招收了不少女学生,连乡间各大书堂都渐渐能看见女性身影。她们大胆走出深闺,和男子一道读儒家经典,议《老》《庄》、入仕途,更是在诏武二年品举出了本朝二百年国祚中第一位上品女官。

  此女官才藻艳逸满腹韬略,一入官场便平步青云,十二年时间已入参事院,且位列三公,至今依旧活跃于朝堂之上。她传奇般的官途给了天下心怀社稷的女子极大的鼓动。一时间大聿翻天覆地,女子纷纷涌入各行业各阶层,不再以无才为德,通文识字且明大义者才受人尊敬。

  直至诏武四年,在女性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驱使下,大聿连续三年创下婚率新低,无数适婚男子找不到结婚对象,传宗接代的压力颇大。而战事不停连年摧残,新丁难储的问题已经让户部抓破脑袋。

  造成这一系列社会问题的先帝并未将其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昏君”的大帽子眼看就要扣实在先帝头上,谁也没想到一转手她居然还qiáng硬地推行了女女成婚新法。

  也难怪,先帝本就是大聿开国以来唯一的女皇帝,一门心思想要拉拔女性地位也合情合理。在她的大力推行之下,朝堂上女官越来越多,她的势力也愈发壮大,经年累月之后才有了今日女官几乎能与男官平起平坐的格局。

  至于为何要加上“几乎”二字,正是因为有刘绍这波旧年观念保守的老人存在,他们的思维观念依旧保留在神初年间——先帝登基之前男尊女卑的时代。当然,除此之外,暗中亦有利益驱使。

  可甭管他是否看得惯当今朝堂局面,大聿律法在这儿摆着,他也只能过过嘴瘾。

  事实上,今年的上品高官中最受瞩目的著作郎便又是一位巾帼豪杰。

  只是新任著作郎姚懋临实在不觉得自个儿算位豪杰。

  大聿举官首先看家世背景,出生自高门贵族的子弟轻易就能被品为上品高官,享受高官厚禄,仕途平顺。若是寒门出身,即便才华横溢也只能从低等官员做起,一生难有高升的机会。

  姚懋临便是沾了她本家南崖姚氏这高门大户的光。

  再者,大聿实在不缺巾帼豪杰。就她能数出来的豪杰各个文章锦绣还勇冠三军,她自愧不如。更何况眼前就有件特别难堪的事儿堵着她的豪杰路——她不会驾马。

  自幼闺房学堂两处奔波,圣贤书倒是熟稔于心,清谈之上也能大杀四方,偏偏落下一身娇气病。

  每两年一次的铨选之后,新官都需自驾凤辇面见天子,车上装满典籍以示学富五车而甘为人臣,誓为天子与大聿效忠。出太极殿后还要在京城中招摇过市再赴桂兰宴。这一系列行程乃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谁也没胆子更改。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