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定情歌_姓庄名纯【完结】

  《康定情歌》姓庄名纯

  文案:

  对于康定来说,她的人生是规划好了的。她要让父王瞧不起她,她父王看见她就头疼。她要树立起纨绔旗帜,孩子一听康定来了立马不哭。她要让众人皆知她是混蛋,于是民间传闻王府二少骄横跋扈,身长九尺,奇丑无比,满脸痘痘。

  每个细节,都在她意料之中。但是,直到钟青出现。

  康定准备十九假死,钟青就在她十八的时候指明嫁她。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乔装改扮 yīn差阳错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康定,钟青 ┃ 配角: ┃ 其它:黑历史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穿越?又见穿越?

  “大家好,我是康定,来自C市一所普通高中的苦bī高三党。本人女,爱好男女不限。实话告诉大家吧,其实我是来自M78星云的外星人,我这次之所以会来地球……你再打我试试,白毛女!”康定怒瞪同桌白某,不是人称代词,她就叫白某。

  白某扶额,一记熊掌拍过:“下次你要是再在考试的时候捣乱,我就把你扔进榨汁机。别以为老师不在,你就可以瞎扯淡了。”

  康定咬唇,以极其幽怨的姿态趴在桌上,微微仰头,45°仰望天空:“班长大人好凶好凶,我感觉好忧桑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叮铃铃~”

  不出所料,白某望去,原地只残留一张试卷。

  对于高三党来说,每日一考已是家常便饭,对于高三七班来说,每日一闹也已经司空见惯。

  康定披星戴月的走在回家的道路上,正摇头晃脑的哼着歌的时候,脚突然一空。

  “什么情……我去,谁把下水道井盖偷了!?”

  康定很蛋疼,虽然她没有蛋,但是她真得很蛋疼。

  自己也成为了穿越大队中光荣的一员了?还是一个刚满周岁的小屁孩?她摇摇头,回忆起婴孩脑海中混沌的记忆。

  原来是这样,这个小屁孩也叫康定,老爹是将军,后来被封了异姓王,娘亲是二房。听说老爹和大娘是青梅竹马,只因结婚三年无所出才无奈纳了妾。奇了怪了,娘亲一来,不出一个月,两人就相继怀上了。九个多月,又是同一天出生,那边刚刚呱呱坠地,这边就拱出来了。

  听说那边生了个儿子,娘亲又是个争qiáng好胜的主,就把女儿身qiáng行改成了男儿郎。

  第2章 抓周

  “rǔ娘,把定儿抱上,差不多到时辰抓周了。”

  听见娘亲的声音,康定才回过神来。不一会儿,就到了前厅。

  哟哟哟,瞧瞧这架势,不愧是王府,这前厅快比上足球场了。

  趁着一大波恭维朝康德靠近的当儿,康定就去打望那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便宜老兄了。

  咦~小胖墩~脸上那一层又一层的肉哟~~不过眼睛还挺亮,挺适合卖萌的。

  康定正看得起劲,那小孩儿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眼睛一亮,小嘴一张,口水顺流直下。小胖手挥来挥去。

  康定四处张望,见没人注意,便迅速做了个鬼脸。小胖墩歪头,将大拇指塞进小嘴里,愣着想了几秒,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你那反she弧是绕了地球两圈吗?

  rǔ娘在那边哄着,大娘见状给老爹打了个招呼,康德微微颔首,便宣布了抓周开始。娘亲见他二人如此默契,又难免一阵神伤。唉,自古三角多作死。

  只见小胖子在长桌上艰难的移动着,饶有兴趣的挑来拣去,最后还是挑了一本《史记》,康德还算满意。

  到康定了,她也不知道挑个什么好,但也知道,自己绝不能抢了小胖墩的风头,先不说他是嫡出长子,光是他宰相的外孙这一点就够惹一身骚了。自己这一辈子也不能比他出色,否则出了事怎么办,不为她自己想,也得为娘亲想想吧。倒不如就当个纨绔子弟,臭名远扬,让谁都不喜欢她,然后再找个机会假死,换个身份,继续当个女人,到时候,自己圆满了,又没人伤心。

  短短几秒的时间,康定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人生。

  她想起了《红楼梦》中的一段,便双眼放光地扑向了一盒胭脂,还煞有其事地在上面蹭啊蹭。

  娘亲的眼角在抽搐,老爹的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大娘拽着老爹不让他bào走,小胖墩乐呵呵的吃着椒盐味的大拇指,来宾们想笑又不敢笑。

  总之,纨绔大少的罪名是坐实了。

  第3章 康家公子是人渣

  打破这一僵局的是一个法号口味重的老头,他自称是逍遥派的掌门人。

  逍遥派?是金庸笔下那个牛bī轰轰的门派吗?怎么打扮得跟全真派似的。

  康定不清楚,康德身为异姓王却是清楚得很,他连忙招待这位不知怎么地就莫名其妙出现了的老道。

  老道士云里雾里的说了一大啪啦,然后一脸痴汉的神情注视着康定,康定吞了口唾沫,紧了紧怀中的胭脂。

  “王爷,敢问这是世子还是公子?”老头指着康定。

  “公子。”

  “哦?老道可否收了他?”

  “……要不,重口味大师,你叫他一声,看他敢应吗。”

  “不不不,王爷你误会了,老道只是想收他为徒罢了。”

  很好,协议达成,甲方在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许诺在康定八岁的时候送他上山。

  签订了协议后,康德就后悔了,可能以后孩子是没出息,但也不至于在他八岁的时候就背井离乡吧,想想自己八岁的时候还在gān嘛,捏泥巴?过家家?

  康德越想越内疚,便想给康定更多的父爱来弥补。他来到康定房前,想好了措辞,便推开了房门。

  他看见了什么?一个小屁孩在丫鬟小红的双峰之间拱来拱去,小屁股还时不时的扭上那么几下。

  康德的愤怒值Max了,他恶狠狠地闭上了门,气冲冲地回到了书房。当真是孺子不可教!

  康定听见房门关闭的声音,埋在双峰之间的小脑袋不再转动,嘴角微微上扬,眼睛一眯。

  很好,意料之中。

  康家世子是书生,康家公子是人渣。

  这是百姓众所周知的事实。

  世子康承2岁开始玩西洋进口的积木,公子康定2岁开始吃丫环脸上的胭脂。

  康承4岁开始写大字,康定4岁开始整下人。

  康承5岁开始攻读史记,康定5岁开始偷jī摸狗。

  这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于康定6岁那年。

  事情是这样的,小混蛋想去见识见识青楼,便来到了怡红院,但是人家门卫不让进,官方说法是十八禁,实际是生怕小混蛋进去砸场子。小混蛋不乐意了啊,凭什么不让小爷进去?于是在那儿闹了一下午,得到了消息的王爷很愤怒,积攒了多年的怒气终于爆发,将康定连夜打包快递到了逍遥派,还自带包邮。

  第4章 学艺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