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鞠)盛世繁华_懒到炸毛【完结】

  《(熊鞠)盛世繁华》作者:懒到炸毛

  文案

  大晋最尊贵的郡主被人栽赃嫁祸,从容赴死,却不想一朝重生为尚书千金,到底是偶然,还是yīn谋?

  大理寺卿出门遇袭,纨绔争美大打出手,朝中大臣相继遇刺,陈年旧案逐渐浮现。

  在这盛世繁华的背后,究竟有多少被掩埋的真相?

  胸怀天下霸道小郡主&心口不一太宰大人

  年下,剧情向,熊鞠文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女qiáng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嘉敏,鞠婧祎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重活一世

  燕子回时,大地逢chūn,京师吏部尚书府上,有件天大的喜事发生了。

  昏迷五年未醒的尚书家大千金,终于醒过来了。

  “大小姐。”

  赵嘉敏刚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身前一女子泪流满面,嘴巴张张合合,可惜四周jī飞狗跳各种声响吵吵嚷嚷,除开第一句,根本听不明白这人想表达什么。而且她还没能认清这人是谁,就先被明亮的阳光刺了眼。

  她本想抬手遮挡,可偏偏身上一点气力也无,只好微微扭过头,躲避刺目的日光。

  “还不赶紧把门关上!”另一年长些的女人声音响起,屋内继续jī飞狗跳,“通知老爷和夫人了吗?”

  “通知了!”

  老爷?夫人?

  赵嘉敏回过神,乱成一团浆糊的脑袋突然清醒过来。

  她堂堂昭阳郡主,什么时候被称呼过大小姐?

  等等,她可真是傻了。

  赵嘉敏心底冷笑。

  还昭阳郡主呢。

  被当今圣上赐下一匹白练和一杯毒酒,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她接到皇上一纸诏书以及白练毒酒之后,一日之内便将府中众人清退,然后,一把火烧了全部。

  赫赫威名的摄政王府,眼下已该化作一片灰烬才对。

  火苗的灼热似乎犹在,指尖微微发痛,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可是。

  眼前的一切不似作假。

  但这房间的格局,别说像她闺房,根本就不是王府的制式。

  再看自己chuáng前那哭的鼻涕眼泪一大串的娇滴滴的小丫鬟,赵嘉敏不禁想起自己身边的丫鬟。

  眼睛总算适应了屋内的光亮,屋外吵吵嚷嚷,有人径直扑了过来,哭声直接压住了众人。

  “我苦命的儿啊!你可总算醒了!”

  “恭喜夫人,大小姐已无大碍。”这应该是哪位蒙古大夫。

  赵嘉敏被妇人压住,顿时回想起火场中胸闷的窒息感,一口气堵在那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夫人,快起来,你压着华昭了。”

  这温润的嗓音着实吓了赵嘉敏一跳。

  因为来人她太熟悉了,但又有几分陌生。

  本来因着公事,他们应当经常见面才对,但对方迂腐的很,须得万不得已才来见她,而寥寥几次碰面,他又基本垂着脑袋,赵嘉敏几乎,都快记不清他的脸了。

  吏部尚书,叶秉余。

  此人刚正不阿,从不站队,算是朝中一股清流。

  即便当初先帝离去,摄政王大权在握的时候,他也从未借机向父王表示过什么,更不会与什么人一起拉帮结派,背地里策划什么yīn谋诡计。

  父王生前经常与她聊起这位尚书大人,言语间不乏赞扬与推崇,而后事实也证明,父王并没有看错人。

  在摄政王离世后,她接管摄政王府一切事务,面对满朝文武的质疑与反对,还是他第一个出声支持她,随后待她在朝中站稳脚跟,便抽身而退。

  是以她对这位尚书大人的观感还不错。

  但她没想到,她不过是睁开眼,就从摄政王府,来到了吏部尚书府上,而且,似乎还变成了叶大人的千金?

  叶华昭。

  赵嘉敏也曾有所耳闻,这位千金小她两岁,据说生得冰雪聪明,又是叶家这辈第一个女孩子,颇得叶秉余宠爱。只是可惜十四岁时摔了一跤后,突然昏迷不醒,像活死人一般,叶家请了无数神医都没有任何用处。

  有道士说叶华昭魂魄不稳,需有法器稳固魂魄。一开始叶家人不信,后来四处寻觅神医无果,无法,叶秉余亲自去护国寺点了一盏长明灯,三不五时请护国寺方丈了然大师过府念经稳固魂魄。

  以前她就喜欢看些灵异鬼怪的话本,见过话本上有写这种情形。难不成,她像那话本所说,借她人身躯重生了?

  看来护国寺的老秃驴一点用都没有,叶秉余亲自去点的长明灯不仅没能替叶大小姐固魂,倒还让她这个家破人亡的孤魂野鬼来占了位置。

  想起了然那个神神叨叨的样子,赵嘉敏就起了一身jī皮疙瘩。

  听到丈夫的劝慰,叶夫人连忙抬起身子,慌张地打量赵嘉敏,“华昭,还认得娘吗?”

  这不加掩饰的关切神情,让赵嘉敏鼻子一酸。

  母亲在她十岁的时候去世,父亲被封为摄政王后忙于政务,很少能抽出空来单独陪伴她,更不用说后来父亲因为疲惫过度也跟着离世,摄政王的位置与权力jiāo于她手,什么事情都需要她扛着,她也不能露出任何虚弱和悲伤的痕迹。

  只有她自己,孤独一人。

  这种被人担忧、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她都快忘了是什么模样了。

  见她眼角含泪,叶夫人以为是她许久不见自己而伤心,连忙收起泪水,抿唇去摸她的脸,“我们华昭真是受苦了,什么都别想,有娘在,啊。”

  赵嘉敏内心满是愧疚。

  叶夫人担忧的,是她的女儿叶华昭。

  可她不知道,现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披着叶华昭躯壳的陌生人。

  并不是真的叶华昭。

  赵嘉敏不忍再看叶夫人,抬眼看向叶秉余,却意外发现,他并没有如叶夫人一般激动,反倒是在静静打量着自己。察觉到她的视线,叶秉余才扯出一抹符合父亲设定的温馨笑容。

  赵嘉敏心头一动。

  难道是他看出自己不是他的女儿叶华昭了?

  但是他的目光很温和,甚至,隐隐带着欣喜?

  这确实是见到女儿醒来的激动情绪。

  听闻声响来这屋里的不止叶氏夫妇两人,站在不远处的一对母女默默看着这边。大的那个掩饰的很好,看不出心里到底是不是如同面上一般欣喜;小的那个就很明显了,似乎是很生气。

  察觉到赵嘉敏的视线,妇人拉着女儿上前,“大小姐可算醒了,夫人也可以松口气。”

  叶夫人只顾着盯着赵嘉敏不说话,叶秉余倒是开口,“珍娘,带着莲儿先下去。”

  叶秉余一张口,叶夫人反应过来,“对了,阿起呢?快让他回来,他妹妹醒了。”

  叶秉余劝道,“夫人,阿起还在大理寺查案,一时半会回不来的。”

  “这有何难,你亲自去一趟,替他请个假,顺便在清欢居带些桃花饼回来。”叶夫人满脸笑意,握着赵嘉敏的手不放,“华昭小时候可最爱吃桃花饼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