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有相逢_九月枫【完结】

  《山水有相逢》九月枫

  文案:

  家仇之间,儿女情长。

  平淡、清水、慎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韶,高怀逸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一章

  黑夜里闪电似发光的狂龙一般撕破夜空,雨势猛得很,一阵瓢泼就浇灭了老何手里的火把,跟着闷头在泥泞里跑的人不见了领头的光亮,一阵惊慌的乱了阵脚。听到后面追来的马蹄声,他轻喝一声让后面的人停住,而后迅速指挥原本一队的人马分为三路,他带中间一路继续向前跑,两侧的往山林中跑,其中左侧的是两个年轻男子打头。

  追兵追到刚才他们停留的地方领头人下马看了一圈,对身后的人低吼道:“禀都虞候!此处脚印杂乱,他们必是分散而逃!”坐在马上的人一身盔甲被雨淋得噔噔作响,闪电撕出的光亮照出他凶狠的目光,一嘴络腮胡滴着雨水,像刚啃咬完食物的野shòu嘴角,甚是骇人。他左右看了一看,拔刀指向前方:“此处山林茂密,除此一路余路皆是死路,如此雨天走山道,不是滑落山底就是落入猛shòu之口,他们所护之人必是继续往此路而行。追!天亮前,必须缉拿到案!”

  郑通判给老娘做大寿,最后几名客人散去这bào雨才落下,他也算得圆满,笑望着屋檐的雨水点点头,今年开chūn这势头不错,袁州这地方少雨,开chūn落这么大雨的时候少见。才要转身,门房火急火燎的闯他跟前,哆嗦着收了雨伞,一直抖着说话不利索,他gān着急了一阵,抢过伞往前门走去。到前门放缓了脚步,雨势虽大,但这雨水中带着的血腥味他却闻得清楚,借着后面来的灯笼一看,脚边的雨水已然是渗了红色。

  大夫在郑大人家忙完大半宿,看着chuáng上的男人摇头又点头,唉了一声:“他本就被烧伤,伤患处不知被谁人抹了些草药,全然没用,已是起脓伤及肌理,如今又残了左脚,流血甚多,救不救得回,老夫也不好说,等天明再看吧。”一旁的男子听完这话一把捂住脸qiáng忍泣声,郑大人见这样也不是个法子,好说歹说把人劝到厅里,让人上热茶点心伺候着。好一会见他还是jīng神涣散,不由得肃了肃嗓子:“这位兄台,俗话说男子汉大丈夫,你兄弟重伤不错,但他此时还有口气在,你如此模样又是为哪般?本官为母亲积善缘救你们进府,则不是让你一直这么丧哭下去的。有苦诉苦,有冤报冤,本官为你做主。”

  真等这男子一跪说完,郑通判惊得站起,这两人竟是朝廷要犯顾林成的儿子和弟子,如今朝廷早已派人海捕,他们竟一路从墨岩沂逃到了袁州来,这可如何是好?说到这顾林成这话就扯得远了,顾家祖上在墨岩沂北麓书院为家,顾家太曾祖曾官至前朝宰相,后因身体不适退归乡里建起北麓书院,收四里八乡有志之才教习,改朝换代时,北麓书院为新朝朝廷输送了大批朝官,最大的官至参知政事兼枢密使、六部尚书。自此,北麓书院的独特地位在大琰帝国定下基调,一代一代qiáng根固本,到如今本该是不可动摇,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

  不论何种势力,凡涉帝位之争,都有倾覆之危。吴王一头撞死在含凉殿前浮龙雕上才过去不过月余,这场血雨腥风有多浓,他郑凉地处偏地也晓得厉害,吴王一党清剿至今未完,其中多数为北麓书院门生,听闻顾家直接牵涉杀生之祸的是顾林成送给吴王十八生诞的一幅画,画倒没什么,是上面的诗词,让当今圣上看了龙颜大怒,朝会上直斥他包藏祸心,对整个大琰包藏祸心!遂亲自下令捉拿审查。

  凡此种种郑凉皆听陆知州陆大人所说,陆大人有个侄子和京里中书院一位司谏大人家的管事要好,他经营的买卖常常两地跑动,这些原本不该他们这些七品小官知道的事这一个多月来他们也知道得清清楚楚。如今顾林成的儿子和弟子就在他家里,他这可算是捡了个烧红的石头,要把自己连肉带皮烫残。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好办法来,莫非真要趁这黑天雨夜再把他们扔出去?他喟叹一声坐回原地:“这个冤…老夫无能为力,且,此冤未必是冤,就算你心中认定是冤,如今它也不是冤。”

  这话心里都明白,郑凉见他又要说话,摆摆手:“你心中所想老夫都明白,可世间事就是如此,未有吴王一案前,你们北麓书院这个名号祭出来,怕是整个朝堂都要忌惮三分,伴君如伴虎,不是你顾氏一族远离朝堂就能免得了这个祸。从□□皇帝至今,顾氏一族因北麓书院从朝廷从各个方面获益不比那朝堂两班两院六部的人差,甚至只多不少,你看看两院六部二十四司里有多少人和北麓这两个字有牵连。长此以往皇帝心中岂会不想,朝廷或说整个大琰是姓秦啊还是姓顾?你们安逸得太久,忘了读书人的本分,古往今来参与党争者能幸存无非一个站对了队,你们是一直太过好运,忘了那是一个拿性命相博的杀场,随时会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会死无葬生之地。如今,不过是输了,你又何至哭得如此凄惨,又何至口口声声不公有冤。我看你们,不冤。”

  他说完,跪在地上的人泪痕已gān,莫名笑了起来:“这一路历经惊天大变,倒从未仔细想过何至于此,今天先生一席话,顾仲犀受教了。只是斗shòu场厮杀,上场的死有余辜,真的要到赶尽杀绝斩草除根的地步方才解恨?我北麓书院上下师生弟子亲族乡里两千余人一夜之间砍杀烧亡殆尽,这就是他们该有的命?”

  郑凉浑身抖了一下,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天啊!

  ——“既如此…你们又是如何…”

  郑凉听见自己声音有些微抖,他没法不害怕,这真的太可怕了。

  ——“我恩师也是我义父,我从小无父母,是他和师娘将我从城隍庙捡回教养我长大。吴王案发不久的一天,恩师让我和允孟贤弟去西域昆吾城找一样东西,我和孟弟那时并不知道吴王案已发,恩师也料到书院会有一劫,只是他没料到这个劫,我们竟谁也没能逃过。他让我和孟弟去西域,约莫是怕我们义气用事,我和孟弟走到金水城的时候就听到了消息,拼了命往回赶,赶到时只看到火光冲天…那种绝望,没有人会懂。何叔带着拼杀出来的七八个人护着我们往北走,他说恩师吩咐,万一我们回来,让我们一定往北走,不要再管任何与北麓书院有关的事,活下去,隐姓埋名的活下去。一路都有皇家军马追杀,我们又哪里逃得掉?我和孟弟从山林走,途中所遇之事,不说也罢。如今…如今怕是连累大人了。”

  郑凉本是京城边上太康府人氏,考上功名先是去松州任了一阵九品知县,后调来这袁州上任,一晃就是十几载,早前的心志野望被日复一日的磨平消逝,如今他也算看透,官场上这回事,没家世没人脉想往高处走是没可能,再者又说了,你上去了人活一世,未必就是你想要的,如今这样,挺好。他娶一妻两妾,两儿两女,已是扎根在袁州,不再作想其他。如今这棘手事砸在他面前了,他就得想办法给埋了,否则,他得赔上这么一大家子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