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老幼gl_牛干净【完结】

  《南北老幼gl》牛gān净

  文案:

  明明已经有很多爱的夏凝昕,每天都还要找董冥灿求爱。

  两个小孩子无知,懵懂,腻歪着长大的故事。

  —— Do you understanding the feeling of missing someone ?

  —— ……

  —— Well , you dont know……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董冥灿,夏凝昕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chapter 1

  车窗上飘落几滴雨,而后越来越多,像是结伴而行,来给坐在火车上的人送一程路。比不上才登上火车时的热闹,送行人的絮语还在脑海里盘旋,身边人尚有力气跟手机里的人依依叙别。车,已离开家乡了。

  雨累了,它们不来了,阳光透过窗户躺在董冥灿的肩上,她也累了,明明什么都没做,连行李都是爸妈帮忙抬上来的,怎么会这么困,不对,是懵。她想睡,可邻座的小孩吵闹地根本不能让她深睡,她讨厌小孩,虽然自己也是小孩。

  迷迷糊糊又看见那一幕,爸爸对自己说:“董冥灿,这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将来好!”泪水把她的眼睛淹没,爸爸的身影就像深海里的怪物,血盆大口吐出没用的鱼沫子。转眼望妈妈,妈妈的嘴一张一合的,揪着眉头,终究没说出一个字。是啊!泪都gān了,话都说尽了,还有什么能让他们回心转意!那一刻,董冥灿知道眼泪是没用的东西,它换不来家人对自己的惜别,孤零零地去北京读书,去舅舅家里寄住,她不太喜欢舅妈,因为记得有一次他们回老家过年,舅舅给了自己一个红包,舅妈悄悄过来拿走,抽走了两张。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她那一系列动作,飞快地从自己手中抽出红包,掩人耳目一样地拿出来,然后又笑着jiāo到自己手上。她一定以为自己那时候还小,不记事,其实,她什么都记得。远离爸爸妈妈,庇佑在这样的亲情下,脑海里一回想,董冥灿就忍不住颤了颤单薄的身子。

  对面硬卧上的小孩看起来应该有六岁了,还这么爱哭。此刻,董冥灿竟然还有点羡慕了,这个小孩被妈妈诓在怀抱里睡觉,眼旁的泪痕被他妈妈温柔地擦去。大概是,她的眼光太灼人了,对面的阿姨注意到了,她看着对面的小孩,大概十一岁左右,身边也每个人陪伴,绑的高高的马尾也掩不住她低落的情绪,也不说话,整个人显得不容接近,可她望过来时的落寞,真是怪可怜见的,“你一个人吗?爸爸妈妈呢?”阿姨小声地说着,怕把儿子吵醒。

  “嗯,一个人,他们把我送上火车就回家了。”董冥灿不善于跟陌生人,在这样一个狭小空间jiāo流,再加上又配上这幅情绪,答地不失礼貌,但语调像是要把自己拉地沉到谷底。

  阿姨始终露出温暖的笑,却让董冥灿很羞愧,这种感觉却很奇异地被一种温意包围。这节车厢,她是唯一一个跟自己聊天的。其他大人,是不会在意一个只有十一岁的小孩。

  “那好,我们就可以一路相伴了。”阿姨明显看出她不想多聊,或许是累的也不愿出声了,瓷白的小脸泛着清灰色的眼圈,她应该累了吧。

  “你睡睡吧,中午都没休息好,这小孩太皮了,打扰你了,睡吧。”说着还假装打了打怀里孩子的小手。

  多年之后,董冥灿回想起来,她猜测,那位阿姨大概就是自己北京之旅的幸运始发点。本来淡白的人生,活活增添了多少有趣。又因为即将到来的女孩,变得多有意义。

  和不知名的阿姨分别,董冥灿恍惚地站在北京西站,只chuī了一阵北风,便被舅舅接在了出租车上,还好小表妹的够热闹,揪着她问东问西,没有让她感受到北京的冷淡。

  “姐姐,到了我们院子,你就跟我玩就行了,别跟那个夏凝昕玩,邱哥哥倒还不错,你可以跟他玩。”七岁的小人嘴里说着对邻居的不满。

  “果儿……不是叫你不准这样说你夏姐姐吗?要有礼貌。”三十多岁的董自qiáng对于自己唯一的这个女儿一直处于无可奈何的叹息中。

  “本来就是嘛。这么大的人了,还跟我挣东西吃,上次我去她们家,我夹什么东西吃,她就抢在我前面,非要跟我挣!”果儿说地委屈,眼里就像扭开的水龙头,一滴一滴掉下泪。

  “怎么还哭了呢。爸爸也不是真说你。”见着舅舅在开车,董冥灿摸着妹妹的头安抚道:“果儿不哭,姐姐去了不跟什么夏凝昕说话,只跟你玩。”

  “好好,你说的啊,耶耶。”水弄头这才关住。

  趁着空隙,董冥灿观察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高楼,没有一丝缝隙地黏腻在一起,让她有点压抑。

  大约过了五十分钟,舅舅在一个四合院门前停下。“到咯,姐姐下车吧。”

  这样的院子董冥灿第一次见,跨过高高的台阶,三面朱红漆染的窗门分别立在东西北方位,青瓦片整齐划一地盖在屋顶,红台柱顶天立地撑起房檐。董冥灿走进院中央,才看清每扇门都贴了红底黑字的对联,笔墨似乎出于同一人手笔,歪歪斜斜,放大的蝌蚪字努力写端正,明眼瞧就是小孩子写的。

  正思索着,一小女孩从东面门掀帘而出,只那一眼,董冥灿诧异地猛挣双瞳,呐出喉咙里的空气,心也紧地挨着胸腔,无处安放的目光刷刷地凝视着她,就不自觉一直看着对方。

  穿了一身雪白缀粉的棉布裙,下巴削尖却带着肉感,鼻子翘地可爱,双腮粉红,清澈的富有光彩的眼瞳,此刻像含着薄怒,额前的碎发都扬起来了。绑着丸子头,朝气蓬勃。好有光彩的一个女生。这是十一岁的董冥灿第一次见夏凝昕的感受,无论过了多少年。每当回味这个场景,她的初见的感觉都未曾减少。

  “姐姐,就是她,你别跟她玩啊,她会欺负你的。”第一次打招呼是这种方式,董冥灿拉着妹妹的手尴尬地冲夏凝昕笑着。

  夏凝昕停住的身形也微微攒动,倒也没接话,昂起头颅走到对屋的房间里。

  “哼~今天怎么不接我话了,肯定是怕了吧,姐姐,你比她高那么多,她肯定是怕你了,不敢堵我话了。”拿手揉了揉表妹的软亮的一头黑发,眼神往刚刚那个女生,哦,不对,是夏凝昕进屋的方向看去。

  “怎么还没进屋,我车都停好了,走,进屋,灿灿,我给你说,你舅妈给你煮了好多吃的。饿了吧?”董自qiáng长期开车的手臂晒得黝黑,端了碗青菜蛋汤朝门外唤着。

  瞧侄女愣神往夏家看,厉了嗓子对董果儿吼:“还带你姐姐在外面gān站着在外面gān嘛!”

  初阳娇生,风懒洋洋在院里刮着,董冥灿挠开耳鬓的碎发,对果儿挤出个笑容,云散开之后的阳光晒得她心头像落了几丝小绒毛,轻拂难痒。

  一进屋,她就看见桌面摆放了五菜一汤,碗筷都依次放好。“舅妈呢?”虽然心里对她有yīn影,但礼貌是人生基本。坐火车上,董冥灿就给自己打好心理基础,套用《增广贤文》里的一句话: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