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望而不可即_宋鱼芉【完结】

  《可望而不可即》作者:宋鱼芉

  文案:

  一瞬即永恒,一眼便沉沦。从年少无知,到历经沧桑。世人皆说:求而不得,舍而不能,得而不惜,这将是人最大的悲哀。夕阳如咖啡馆中,最具情调的暗huáng色灯光,照在窗户上耀眼异常。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chūn,误了青chūn。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yīn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夏 ┃ 配角:一堆 ┃ 其它:季微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南影大学门口,花红柳绿,人来人往,不时有会几个人聚在一起说悄悄话。

  南影大学,简称南大。

  “乐时,你快点要不然快迟到了。”女生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淡色牛仔裤脚上一双运动鞋。

  巴掌大的脸因为剧烈运动略红,眼眸中带着急色,边跑边回头看身后的人跟上没。

  “小夏,你慢点跑。”乐时一头黑色短发,俊美的脸庞,薄唇紧珉,额头不时有汗珠滑落。

  手上拿着一堆东西,而伊夏手中却拿着一个看起来极轻的小熊背包。

  不顾旁人羡慕的眼光,伊夏知道乐时对自己没有那种感情,只是单纯的将自己当做妹妹,与对待其妹妹乐清亦无不同。

  伊夏知道却不知道乐时为什么不‘喜欢’自己,不是都说青梅竹马吗?

  “乐时,你真的不去南大吗?”伊夏知道乐时从小就想做演员,自己也是因为他的影响才对表演来了兴趣,现在自己却报了南大而他却报了了管理学院,一想就忍不住替他难过。

  南大是中国唯一、亚洲最大、世界知名的电影专业院校。BJ市主管、国家广电总局和教育部重点支持建设的艺术高校。

  南大出来的学生,在演艺圈也是非常耀眼的。比如现在的影帝张宇,前年的影后刘芸,人人皆赞的老戏骨徐老。

  乐时眼眸低沉苦笑道:“小夏,你就别取笑我了。”

  伊夏转过身,收起了嬉笑:“乐时,谢谢你帮我搬东西。”

  秋风微凉,扫起一地枯叶。

  乐时佯装怒道:“小夏,你在这么客气我就要生气了。”

  伊夏扮了鬼脸,嘻嘻笑道:“乐时最好了,肯定不会生我气。”

  伊夏家并不是只有一个孩子,她还有个弟弟伊朗,今年高二。伊父伊母对伊朗,那是宠的不得了。

  宿舍里,将伊夏的东西摆放整齐乐时便转身离开。

  伊夏到了宿舍发现自己是来的最早,等了许久没人也不见人,索性提着包去了小卖部。

  季家大门,红墙高阁。

  “小姐你真的决定了吗?”余嫂虽然知道眼前的女子不会理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出声。

  “余嫂,我已经决定了。”女子一张jīng致的面容,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可她那双眼睛却没有半分色彩,如同死水一般。

  余嫂知道她能回答自己的话实属不易,眼下也绝不多言。就在余嫂的那刻季微凉眼中似有流光飞过,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真实。

  季微凉,季司年之女。季家世代皆为官,到了季微凉这一代怕是断了。

  原因不二有他,其兄季风从商对政事丝毫不感兴趣。季家人口单薄,季司年有个弟弟为其父季华继室所生。

  季华早年丧妻,一人既当父亦当母。季家家大业大,顾不上季司年倒是真事。季华对亡妻留下的孩子不知如何相处,到了后来再妻更甚。

  也就养成了季司年常年冷漠的性子,娶了妻子却被绑匪乱刀砍伤致死。季家一时曾被人笑‘亡妻季家’

  丧妻之痛并没有令季司年消沉,面对亡妻留下的一双儿女他细心照顾。

  可唯独在对季微凉上犯难,管不了也不敢管。曾经季父不顾她的意愿将她qiáng行带到祖宅,季微凉在院子里chuī了一夜冷风,病了几个月。

  时间飞快,转眼即逝……

  伊夏现已是大二学生了,今年乐时的妹妹乐清也要来南影上学。不知是不是都受了乐时的影响,伊夏俩人对表演有相当浓厚的兴趣。

  和宿友一一道别,伊夏走到校门打了电话给乐清。

  “喂,乐清是我。”

  举着手机,走到无人处。一阵风chuī过,将伊夏散落的头发chuī乱,有几根调皮的跑进嘴里,忍不住用手理了理。

  电话中传来乐清软萌的声音,伊夏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伊夏!伊夏,我在去南影的路上。好兴奋,我终于要进了南影了啊。”

  “乐时在开车?”手里拿着手机,一边往后退,边想着事不过似乎撞倒了什么‘东西’?

  伊夏冷静地抬头,最先看见的是男生清冷的眉眼,高高的鼻梁,男生看着清瘦却给人一种很安全的感觉,俊美的面容在阳光下竟多了些许不真实。

  “同学,对不起。”伊夏理亏,撞了别人不管怎么说都要道歉是不?

  男生瞥了伊夏一眼,原本不悦的神情消了些许,弯下腰拿起散落的物品。

  伊夏囧,她竟然没发现,不好,丢脸丢大发了!!!

  男生眼尖瞧见伊夏此时不同于刚刚的冷静,一脸涩意就不由弯了嘴角,很快又归于平静。

  “伊夏,你咋了?你又把别人怎么了?”电话里传来乐清幸灾乐祸的笑声,至于这个‘又’也是有原因的。

  伊夏可是有前科的‘患者’,大意不得古有张飞大意失荆州。

  那年,乐清也不知伊夏是怎么搞的,她和伊夏出去旅游,自己只不过去买个东西的时间伊夏人就消了。

  更奇怪的是打她手机没人接,最后乐清还是在她行李上看见已经没电停机的手机。

  本来乐清没当回事,她事先也不知道伊夏是个路痴。没错,伊夏是个十足的路痴。

  她在酒店看电视,看了半天狗血电视剧,还是乐时打电话来问,才想起来伊夏现在还没回来。

  人丢了乐清也着急了,到处去找伊夏等人找到时,正主那叫一个潇洒,吃饱喝住之后顺便调戏着酒保小帅哥。

  看得乐清忍不住想拍死丫的,毫不客气地狂吼:“伊大小姐麻烦你下次出门打声招呼?手机都不带,一声不吭你TMD想gān嘛?”

  这之后,乐清死活都不同意再和伊夏去旅游,每每在一旁看着伊夏冷笑。

  伊夏知道乐清话里有话,自然不会生气,等她和乐清聊完男生已经走了。

  南大某间办公室

  一大早就被羊胡子拖过来,乐清没有半丝不满眼里只有好奇:“老师,你神神秘秘地在给谁打电话?”

  据她所知,羊胡子虽然为人不正经但教学质量那是毋庸置疑的。否则,当初乐清怎么可能投羊胡子门下。

  说起‘羊胡子’这个名号,还是他那群学生起的。羊胡子原名杨胡,他爸姓杨,他妈姓胡,估计他爸当初懒的给他起名字,直接用夫妻二人的姓。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