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重生_金指【完结】

  书名:忠犬重生

  作者:金指

  晋江2018.02.19VIP完结

  总下载数:0 非V章节总点击数:85750   总书评数:1244 当前被收藏数:1869 营养液数:1381 文章积分:34,733,068

  简介

  这是一个追逐、躲避,走散、找回的故事。

  这是一篇匪夷所思的烧脑重生文。

  文设:女女可婚,互攻互受,结局HE向。

  读者:“这就没了?”

  作者:“是的。”

  读者:“你文案写成这样,能不匪夷所思吗?基本构架都没有!”

  作者:“所以呀,匪夷所思只是我文案无能的借口。”

  读者:“我不看了!”

  作者:“乖,你就看一章,就一章!”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婚恋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亦梵,杨清浅 ┃ 配角:作者还在生 ┃ 其它:你是魔鬼中的天使。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重生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属于三无产品:无逻辑、无三观、无节操,介意轻拍。

  规矩只有1条:路过看过,每章补分{^_^}{^_^}

  当曲亦梵重新睁开眼睛,恢复意识清明的时候,迎接曲亦梵的是,父亲响亮的一巴掌。曲亦梵茫然不知何事地捂着自己的脸。她看到了父母原本苍老的面容,仿若一夕间jīng致了许多,年轻得有些古怪。母亲眼眶通红,眼泪一滴又一滴地扑簌往下落。保镖们围着曲亦梵团团转悠,各个脸上都是担忧的神色。但是这些,曲亦梵统统无暇顾及,因为脚踝上的刺痛让她先忍不住“嗷”了出来。

  “擦!痛死!”曲亦梵歪坐在地上,捂着脚踝蜷缩成一团。

  曲父听到曲亦梵哀嚎,怒得眉毛都拧到了一块儿,气急攻心之下又要上前踹她。

  曲母也是眼力尖,马上就拦住了老公的动作,好歹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当爹的想随便糟蹋,还得问当妈的愿不愿意。

  “你这个小畜生!现在知道痛了?!跳窗的时候怎么那么牛bī?!”

  曲父的话像大剂量的麻醉剂,一针就麻痹了曲亦梵所有的痛觉神经。

  曲亦梵一脸鬼畜的懵bī:“你没搞错吧?!我跳窗?!”

  “我分明是被……咦?你是我爸吗?”

  曲父上前一巴掌拍飞她。

  曲亦梵躺在chuáng上揉脸颊,确定不是做梦了。因为痛感太特么清晰了。

  环顾四周,房间的格局未变,只是显得非常凌乱,看得出有人在住的痕迹。她撑身坐起来,左看看右看看,居然产生了故地重游的感觉。

  曲亦梵一瘸一拐地来到梳妆台的镜子前,她看到了一个比记忆里还年轻的自己,不过她本来也年轻,所以看上去只是更“稚嫩”了一点。但光是这一点,已经让她觉得不舒服了。她俯身撩开额前的碎发,露出的也是光洁的额头。曲亦梵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几乎是要给自己跪下来了,她翻来覆去地检查,也没有找到那块根本不存在的疤痕。当初她出柜的时候,她那个易怒易躁的亲爹,可是亲自给了她一锤。疤痕不算太明显,只是撩开前额的头发,也不到消失无踪的地步。

  曲亦梵的腿抖得像筛子,她啊地一声惊叫,软脚坐在了地上:“卧槽槽槽槽槽……我这是重生吗?”

  曲亦梵轻轻地刮了自己一巴掌,没痛感。没关系的,亲爹给的那巴掌还在痛。

  “天啦怎么办!我真的重生了!”

  这种没概率的事情,居然让她给撞上了。曲亦梵想不通,所以她一脸呆滞地看着母亲。曲亦梵觉得,她妈看上去又年轻了几岁。

  “妈,所以你也是重生的吗?”

  曲母猛地一施力,转动了曲亦梵的脚踝,曲亦梵痛得差点没晕厥过去。曲亦梵捂着自己的脚踝,一脸可怜相的盯着自己的母亲。曲母被她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很快就软了下去。曲母又把曲亦梵的小腿抱到自己大腿上。曲母心疼地揉着女儿的脚踝,抹了一把辛酸的眼泪:“说什么胡话呢,你这孩子不会是摔傻了吧?你说你,在外面胡闹也就算了,还非要回家跟你爸闹,你闹什么?你闹得过他?你在外面搞同性恋是一回事,回家跟他说不要替曲家传宗接代了,那又是另一回事。嫁人生孩子,跟在外面搞同性恋不冲突,你非要把两件事情混在一块谈,那就过分了啊。也不难为你爸拿铁锤砸你,可你跑就跑吧,跑到窗户那边怎么就跳了?”

  曲亦梵记忆力还不错,加之这件事也比较深刻,所以她很清晰的记得,当年发生这件事的时候,她并没有跳窗,她只是围着二楼视野广阔的廊道,一个劲得跑。曲亦梵非常地惜命,她怎么可能会跳楼?而且白痴都知道,从二楼跳下来,死不了是一定的,崴脚是肯定的。都崴脚了,那不是坐等亲爹砸上头吗?

  所以曲亦梵觉得这件事很诡异,跟她遥远又清晰的记忆有着很大的出路。

  “想不通,也先吃饭吧?”曲母给曲亦梵盛了一碗饭。

  曲亦梵低头摆弄遥控器,把遥控轮椅开到了餐桌前。

  曲父沉着脸,坐在曲亦梵对面,也不愿意给她好脸色。

  曲母看一眼父女俩:“真是造孽啊,你下午还要去学校吗?我跟老师打声招呼就好了。”

  “没事,我自己去。”

  “吃什么吃?!她还有脸吃了?!”曲父把曲亦梵的碗扫到地面上:“你坚持要做同性恋,以后别吃老子一口粮!”

  曲母哭天喊地捶心肝,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亦梵都摔成这样了,你饭也不让她吃,gān脆这样,让我们娘俩一起去死好吧?!”

  曲父啧了一下嘴:“我这教育孩子呢,你捣什么乱?她都给你惯成什么样了?你就作!我告诉你,慈母多败儿,她之所以活得像个软蛋玩意儿,都是你惯的。”

  “嘿,你不要装了,你就是想吵架对不对?”

  “我没有!是你吵得我脑仁疼!”

  “我不坚持了。”曲亦梵将身子挺直,在父母惊愕又怪异的目光中,她挺得更硬气了。

  “我以后不做同性恋了。”曲亦梵说道。

  “你这么轻松就放弃了?”曲父不太敢相信,上一刻女儿还当着他的面跳窗了。

  他宁愿相信自己的理解:“你该不会是脑子摔傻了?”

  “不是摔傻了。”曲亦梵抬眸瞟了父亲一眼:“我只是摔醒了。”

  曲父揉揉她的头发,非常慈爱的:“不愧是企业家的后代,思想觉悟就是比别人高!”

  “……”曲母连白眼都懒得给他。

  曲父亲自开车送曲亦梵去学校,下车的时候对她说:“等考试结束,就准备拿学位证书了吧?”

  “嗯,差不多吧。”具体差多少,曲亦梵觉得还要回忆下。大概多见几个同学,就能恢复进度条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