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飞蝶舞_铭谣【完结】

  《燕飞蝶舞》铭谣

  文案:

  金陵有一烟花之地,名曰百花阁。百花阁中有一琴jì,名唤曲鸢鸾。蕙质兰心,琴艺卓绝,性情外柔内刚。言称若有人可解其琴中之意便许与终身,琴音背后,她却是另有所想,而能解琴音之人会是谁家知音?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流、曲鸢鸾、叶锦香、荀燕之 ┃ 配角:叶归时,何绿绮、申云裳、巧珠等 ┃ 其它:百合,古言,恩怨情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琴悠扬,觅知音。

  金陵有一烟花之地,名曰百花阁,声名远播,不乏达官贵胄,富家子弟前来寻欢作乐。今夜,如常一般客似云来。街头,有两位公子的脚步亦正向百花阁而去。“晋阳,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左边手摇折扇的公子问道。晋阳收起折扇向前方一指,“喏,百花阁。”顺着方向一看,他知那是何地,转身欲走,晋阳将其拉住,“哎,你怎么调头就走?”

  半侧身回道:“不走做什么?难道要在这里过夜?”晋阳笑言,“俗,俗不可耐!你可知,这里有一传闻。”似引起了这位公子的好奇心,回转身面向他,“哦?什么样的传闻?”用折扇一敲他手臂,“走,边走边说。”

  于是,二人继续前行,晋阳与他细述,“前些天,我听说这百花阁在三年前来了位奇女子,抚得一手好琴,并且有许多人向她提亲,可她却许诺,若能有人听出她一弦八音之意便下嫁此人。”

  这位公子凝眉思考,嘀咕着四个字,“一弦八音?”晋阳点头,“没错,至于究竟是何意至今无人能揣摩出这一弦八音所为何来,到如今也无人有缘抱得美人归。”

  一直在思考的他发出同意的声音,“嗯,是一根弦上奏出八音?还是别的什么?”说到此处,不由笑起,“这倒令人有些费解了。”晋阳神秘一笑,“怎么样?这下兴趣来了吧?”

  身至百花阁大门,门前小二招呼,“哟,二位公子,请进!”待走进后,小二询问,“二位公子,可有相识的姑娘?”他二人皆摇头,小二继续问起,“不知二位公子想点什么样的姑娘?我们这里有四季、有五绿、有六青、有并蒂莲……”他还未介绍完,左边的公子笑着看向晋阳,“这小哥嘴巴不简单呐。”小二乐呵呵的笑了笑,“那二位公子……”

  悬后之音,二人知晓,晋阳开口,“不知曲姑娘在否?”小二哥满面笑容看向他们,“二位莫非也是为了提亲而来?”左边的公子发出疑问,“提亲?”暗笑一番,“在下此行,只为听琴。”小二哥满腹狐疑的看着他们,顺手请道:“那二位这边请。”

  跟随他走进大厅前方隔出的小雅厅,里面只放置了五方圆桌,也已是四桌客满。走到最里位无人的那桌,撩起长衫欲坐,琴声悠扬奏起,已坐下的晋阳抬头看一眼站在凳旁不动的公子,用折扇在他手臂上轻敲了一下,示意他坐下。

  抽回神,慢慢坐在凳上,静听琴中乾坤。没有高山流水、没有缠绵悱恻、亦没有沉恸哀怨、有的只是几分离合之苦,凄凄婉诉。一曲停罢,台下的那些人鼓掌喝采,中间那桌有一人站起,“曲姑娘,能不能请你弹出你口中所说的一弦八音?在下今日特来提亲。”台上的那位曲姑娘未有言语,双手抚上最中间的那根弦开始奏起。

  所有人都在静心听着,待姑娘弹奏完,他低头皱眉寻思许久也未有答案。曲姑娘问道:“如何?公子可听出琴中之意?”抬起头来,“姑娘,我只知世上有五音,宫、商、角、徵、羽。你这一弦上分明也只弹出这五音,何来八音之说?莫非是姑娘故意刁难?”

  曲姑娘抿了下嘴唇,“迄今为止,公子是我见过最为有智慧的人,不像有些人总是会自作聪明的去加上三个谁也不知道的音律。”停顿了会,她继续说道:“只是,还请公子好好参详,八音何来?”

  话音落,这位公子坐了下来,又有人站起,“曲姑娘,为何你嫁人偏要用这种世上没有几人能听得懂的东西来作为条件?要嫁嘛就gāngān脆脆的嫁,何劳如此费尽心神?还不如huáng金万两来的实在,何不就嫁给在下,一世富贵。”曲姑娘望他一眼,“公子此言差矣,琴声便是思念,能听到这份思念的人才是小女子要找的人。”

  这时,晋阳身边的这位公子站起走到中间,二人相视,倒是曲姑娘先开口。“公子也有话要问?”他轻轻点了点头,“姑娘,你这琴音与琴身所制是否出自绿绮琴?”他此一语,曲姑娘的眉间有所微动,言道:“公子好见识。”

  他埋头浅笑一番,“姑娘夸奖了,姑娘的琴声中,似有燕飞蝶舞,各奔西东之意。”不觉间,曲姑娘眉间透出愁绪,她起身施礼,“各位公子,小女子身感不适,还请见谅。”话落,她侧身向小雅厅外走去。

  众人见她离开,纷纷指责他多嘴。“什么也不懂,在那里瞎掺和,害的我们在这里空坐一场。”“没错,没见过这么不识相的人。”“……”你一言,他一语,晋阳手足无措的将还站在那里望着曲姑娘远去的背影的他往后拉去,“都是你,这下人走了还听什么琴?”

  身置房中,一直跟着曲姑娘的小丫鬟为她倒了杯茶递过去,“鸢鸾姐,为什么突然离席?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位公子的话?”静心坐下的曲姑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离席是因为我知道今天晚上又无人能懂得一弦八音。”小丫鬟歪着脑袋思考良久,“可是,鸢鸾姐,刚才那位公子的话似乎还没说完,你为什么不听下去?”

  她起身踱过几步,“不用听了,一看也是和其他人一样,不懂装懂罢了。说出燕飞蝶舞不过就是误打误撞而已,谁知道他接下来的话会不会同先前的那几个人一样。还是不听为妙,否则,今晚又要多失望一次。”说到这里,小丫鬟也只点头不再有言语。

  翌日清晨,这户大宅院中,那昨夜与晋阳出入百花阁的公子正与一位花甲老人共同练习武艺。听得屋内传来一声唤,“清流。”他收掌回头看去,“爹,娘。”花甲老人同是收回掌心转身看来,“老爷,夫人。”

  一中年男子笑呵呵走来,“杜师傅。”他作揖回了礼,侧头对清流说道:“二公子,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们再接着练。”来回看一眼老爷与清流,作揖,“老朽告辞。”

  在老人离开后,清流问起,“爹,你这是要去琴行了吗?”老爷与夫人相望一眼,回道:“不是,今天有位故人前来,这位故人曾是爹的一位好友,我和你娘准备带着你和锦香一起出发去接他们一家。”清流明白点头,环顾四周,“咦?大姐呢?”才走来的夫人回道:“锦香在梳妆,这会应该要出来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