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韩棋_斫染/涂妖【完结+番外】

  《重生之韩棋》作者:斫染/涂妖【完结+番外】

  文案

  韩棋上一世活的没地位、没尊严,甚至连父母都厌弃。一往情深的爱着一个人却被弃如敝履,韩棋哭闹过、哀求过最终逃不过被送人的命运。究其原因不过是自己低下的身份和畸形的身体罢了!

  于是自己看开了、不再奢望了!却偏偏被新任金主的未婚妻一把火送回了十八年前被父母遗弃的那一刻!韩棋默默的想这一生纵然不能改变自己的身体也要改变曾经那卑贱的身份,再不蹈前世覆辙!

  双性生子,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重生 生子 情有独钟 qiáng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棋、周铭涵 ┃ 配角:李维深、苏语、韩翠翠等 ┃ 其它:傲娇冷漠受腹黑忠犬攻

  ☆、重生

  韩棋永远记得那一粒白砂糖的味道,甜丝丝的化进嘴里的每一个角落,甜的五脏六腑都暖暖的,仿佛整个人都变得轻盈起来!他更记得那块巧克力的味道,香甜浓郁沁入心脾,好像浸入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嘴中长久地残留着那一股香甜!

  那时的他还不懂,甜蜜的滋味是不能轻意去品尝的!

  “啪嗒——”有什么冰凉的液体落在他的脸上,嘴里有个软软香香的东西,韩棋用力吸了一口,好香!好甜!

  “啪嗒——”又是一滴,划过他的脸颊,渗到嘴边。

  韩棋尝了尝,咸咸的、涩涩的……

  韩棋睁开有些迷蒙的双眼,脑中一片疑惑。

  自己?还……活着……?

  抬起头发现自己正被一个年轻的妇人抱在怀里,韩棋心头一震!

  阿、阿妈?

  他还记得就在不久前,阿妈也是穿着这样的粗布棉衣,在周铭涵的楼下疯狂的哭喊着。韩棋犹记得她那时蓬乱着头发眼睛哭的发红,她就那样被两个警察拉扯着,近乎跪着的哀求着自己。

  那时他已经很久不叫她阿妈了。那个瞬间他忽然想阿妈其实是爱自己的吧!然而,那时他只是冷冷的看着,看着大雪染白她本就斑白的头发,任炽热的火焰将自己吞噬。

  看着眼前年轻而又熟悉的面孔,他忽然很想问她一句:你不是很厌恶我吗?为什么?那时又表现的那么在乎?

  或许,他可以再相信一次亲情?

  一丝泣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哭个啥!多吃口,再多给他吃口!”

  韩棋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这是条乡间野路,路边蹲着一个穿灰衣帽的年轻男人,抽着支烟。劣质的有些刺鼻的烟味飘散到他的鼻间,和周铭涵抽的那种盒子上满是字母的烟根本不能比。然而他对这个味道却无比熟悉,是幼时父亲常抽的一种自制烟。

  那个时候还很穷,八毛钱一包的香烟在村子里还是个稀罕物。村里的老人家都是种几畦烟叶yīngān了切成丝,烟瘾来了捏几撮在烟斗里点上火就蹲在草垛旁、屋檐下抽了起来。

  韩棋的父亲也有烟瘾,却不用烟斗,都是将草纸裁成一张张长方形的纸片,将烟丝捏进去裹起来就当烟抽了。韩棋曾帮他卷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烟,那淡淡的烟丝味深入脑海。父亲总是说自己做的烟抽起来味道好,韩棋却是知道他曾将别人散给他的香烟都守收着,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拿出来点着,吸两口就又掐灭了,小心的藏起来。

  后来十六岁的那年,韩棋从H省回来给他带了两条玉溪。那两条烟被父亲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包装jīng美的盒子掉在雨地上被泥水溅得斑斑点点。那时父亲已经瘸了,隔着雨幕瞪圆了通红双眼。他不知道那一下砸断了他与儿子之间的最后一点亲情,韩棋只默默地看着他,转身走进雨幕,再也没回来过。

  香软的东西再次被放入口中,一股香甜的汁液流进嘴里,这是……刚才自己吸的是……母rǔ?!他似乎有些头绪了,他这是……回到了小时候?可自己明明应该是被烧死了才对啊?这是怎么回事?

  头顶的泣声大了起来,断断续续的……

  “他爸,咱能留着他自己养么?”韩棋心一颤,又要……被抛弃了吗?

  “养啥?”男人瞪着眼反问,见了女人通红的眼睛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不说养不起,就娃这身子,还不一定能养活哩!”

  “养的活!养的活啊!”女人忙说,“我舍不得啊!这是俺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他爸!咱咬咬牙不就挺过去了吗?”

  “唉!”男人叹了口气,狠狠抽了口烟,半天才闷着声说:“这娃儿,半男不女的,身子骨又差!大夫都说了要jīng贵着养,咱家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咋养?”

  女人仍哭着,男人叹了口气,扔了烟,一把夺过女人怀里的孩子,一低头就看见韩棋正睁着晶亮的眼睛看着他,男人有些怔楞,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女人在旁边呜咽着……

  男人狠了狠心,把他放在了田头,有些粗糙的手划过韩棋细白的脸,微微颤抖着。

  “娃儿!莫怪阿爸心狠,实在是家里穷养不起你!与其让你在家里受苦,还不如呆在这……说不准、说不准……能遇见个好人……”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终究没说下去,把脸转到一边闭着眼难过的的说:“是阿爸亏了你!莫怪你阿妈……”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生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