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朝文武尽折腰(系统)_妾在山阳【完结】

  《满朝文武尽折腰(系统)》作者:妾在山阳【完结】

  文案

  一个凭美貌霍乱朝堂(其实也没有)的故事

  娘是当朝长公主,爹是镇国大将军。

  兄长少年得志,阿姐艳冠京华。

  这一出生便是人生赢家的设定,超慡der,当然,如果没有这个垃圾系统布置一堆莫名其妙的任务的话,会更慡。

  收到任务后,徐禾疑问:你们这任务听起来怎么那么奇怪啊?

  比他更崩溃的是系统:我们的任务不奇怪!是你完成任务的方式奇怪啊哥!你到底是点亮了什么属性——为什么、你明明、每一步、都走得勤勤恳恳、但就是、能巧妙地、把所有人、掰弯呢?

  徐禾:……可是我只想安安静静搞发明啊。

  大概属性:

  美而不自知的受X不明属性的攻

  ps:

  1、不np。重复三次,不np!不np!结局过程都不np~但一定是he

  2、架空历史,架得非常非常空,一切全靠我瞎编,别考据,么么哒

  3、金手指开的非常大~~受会慢慢成长的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禾

  第一卷

  第1章 乍见之欢

  徐禾穿越了。

  上一秒他还满嘴骚话在游戏里bībī不停,下一秒就被系统拽进了异次元空间,穿越成了将军府的小公子。

  小孩子不能说话,他一口气生生憋在胸腔,差点被人认为癫痫。

  “咿咿呀呀咿呀——”

  妈卖批放老子回去!

  回答他的只有系统冷冰冰的声音。

  系统说他是天选之人,只有完成所有任务才可以回家。

  经历一番折腾、崩溃、讨价还价后,徐禾选择屈rǔ认命。

  而第一个任务冒出来,他就恨不得把自己重新塞回娘胎。

  【一、十五岁那年,穿一年裙子】

  穿、穿裙子?

  徐禾:“……”

  穿你妹啊!

  要不要再涂点口红别朵花啊!

  只能说这个时候的徐禾对“丧心病狂”四个字了解得还不够清楚。

  穿裙子吧,是一件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的事——难就难在他要怎么让他的父母接受儿子是个女装癖的事。

  而这一世,徐禾的父母都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物,父亲是将军,母亲是长公主,一个久经沙场,一个宫闱多年。

  更恐怖的是,他爹是个糙汉,对于娘pào这种形象深恶痛绝,一点都不会欣赏男子的柔弱美,他要是敢穿件大红裙子到他爹面前,他爹能把他一拳头抡得粉身碎骨。

  靠,想想就瑟瑟发抖。

  所以今天的徐禾也在为不能穿裙子而苦恼着。

  *

  徐禾十岁那年,长公主带他入宫去拜见他的外婆,也就是当今的宣德太后。

  chūn三月草长莺的季节,宫墙上爬满了地锦,他顺手采了一朵艳红的花,送给他娘。

  长公主接过他的花,低头笑道:“送给我的?”

  她眉心桃花作妆,这一笑甚是风雅,迷得徐禾都一愣一愣。

  等他愣完后反应过来,长公主已经把花插在了他的头上。

  长公主左看右看,细细打量,最后忍俊不禁道,“这么看,竟比姑娘家还要好看,倒像个小花神了。”

  徐禾黑着脸抬手要把那花取下来,被长公主阻止,“诶诶,别拿,就这么戴着,给你外婆看看。”

  宣德太后见了他这模样果然也是乐得前仰后翻,擦着眼角笑出的泪,拉他到跟前来:“这是你娘弄的吧。”说罢佯装责怪地瞪了长公主一眼,“都嫁了人了,玩心怎还是那么重。”

  长公主哭笑不得,“母后,你这可冤枉我了。”

  长公主有些话要和太后说,不方便徐禾听,便将他托付给了太后身边的一个宫人,引他出去玩。

  出了门,徐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花从头上扯了下来,塞进嘴巴,吧唧吧唧嚼了个稀巴烂。

  宫女被他吓了一跳,担心那花有什么不gān净的,一直央着他吐出来。

  徐禾满脑子都是怎么成为女装大佬走上人生巅峰,没啥空听她一惊一乍,迈着他的小短腿就往前走。

  从太后的寝宫出来,绕几个圈,到了一个院子里。

  宫女跟他在后面,一脸焦急。

  院子的入口栽了好几棵芭蕉树,除了芭蕉树外,还有很多徐禾不认识的树。

  他还没进去呢,就听到了一群少年嘻嘻哈哈的声音。

  往前走了几步,徐禾看到一群小屁孩在欺负另外一个小屁孩。

  被欺负的小屁孩脸上脏兮兮的,头发也乱七八糟,骨瘦如柴、面huáng肌瘦,背上托着一个大胖娃。

  脏小孩在地上爬,手掌不小心按着了一个尖锐的石头,痛得他手臂一缩,把他背上的那大胖娃摔了下来。

  大胖娃摔痛了,气得不行:“好啊!你个狗东西!居然敢陷害我!”

  脏小孩脸白了:“我没摔着您吧。”

  大胖娃痛得呲牙咧嘴,怒吼:“你说呢!”

  脏小孩忙浑身颤抖,眼色惊惶,他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用手扇自己耳光,一遍遍重复:“奴才的错,奴才的错。”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系统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