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娇气包[种田]_浮丘一【完结+番外】(6)

  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唯有晋林可以当做依靠,他从小没吃过什么苦,便下意识地将晋林当做父亲一般的依赖了起来。

  “你跟着我做什么,这又不是玩。”

  晋林无奈了,感觉自己这一趟竟像是在带孩子一样,“你又不会gān活,回头人家叫你洗碗刷盘子、搬麻袋扛大包,那你也去?”

  乔田没想到晋林要去做的是这些体力活,他从来没碰过这些,心里有些犹豫,想了半天还是小声道,“去的。”

  “胡闹……你好好待在家里,我另有事情教你做。”

  晋林只道这小公子还是个傻的,语气却不禁放缓了些,“再说了,你若是gān不好,摔碎了盘子,回头老板还要罚你的工钱,我是去赚钱还是去赔钱的?”

  “那好吧。”

  乔田可怜巴巴地,像是只被主人寄养在朋友家的小奶猫,“那我要做什么呢?”

  “虽然现在田里已经插好了秧,但是容易长杂草,少不了人照看。你明天跟着奶奶下地去,能学多少是多少。”

  晋林不放心地叮嘱道,“我知道你吃不了苦,要你一天都待在田里也不太可能,只是有四个字我希望你做到:尽力而为。”

  “……啊,我知道的。”

  乔田愣了愣,点头道。

  他从小时候开始,家里人就为他铺好了一条星光大道,别人努力半生才有了名利,但对他而言,这些东西都是唾手可得、再简单不过了,是以,也从没人和他说过‘尽力而为’这种话。

  乔田听着,莫名觉得一柄担子挑在了他的肩上,他既新奇,又有些害怕。

  像是鼓励自己一般,他又笨拙地答应了一遍,“我会尽力的。”

  晋林松了口气。

  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奶奶已经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而乔田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大孩子,家里的重任几乎全担在他身上。虽然乔田做的事情也许是杯水车薪,但是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却莫名地给了他一点慰藉。

  ·

  晋林第二天起chuáng的时候赶了个早,天蒙蒙亮的,像是被一层雾做的纱蒙住了。

  睡在他隔壁的乔田隐隐约约听见动静,迷迷瞪瞪地,心里很不安地叫了一声,“晋林……”

  晋林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帮他把被子盖上,摸了摸他顺滑的头发,“睡吧,还早呢。”

  乔田当然没醒,他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了半张巴掌大的脸,像个小孩子一样呓语,“晋林……”

  晋林看了他一会儿,又望了望外面的天色,这才带着自己昨天准备好的gān粮,披着浅淡的月色,走出了家门。

  他沿着村子里的河一直走下去,在走了约莫半个多时辰后,才终于窥见了小镇的身影。

  晋林和娇惯长大的乔田不同,他从小到大做事都很有主见,也很有主意。

  昨晚和乔田商量的时候,他就想过了:农村里有不乏年轻劳动力、基本上大家都可以自给自足,经济比较单一,要从同村人手里抠几个铜板不容易。

  而繁华一点的小镇就不同了,商业相对发展较快,需求更多,也就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的机遇。

  他没费多少劲就找到了一份短工——镇子里最大的客栈正缺个手脚伶俐的跑堂,掌柜的看他身体壮实,就把他留了下来。

  客栈里人来人往,跑堂的几乎一刻都不能歇,晋林身体刚好,有好几次走得腿酸,差点就地跪下去,还好撑着东西扶住了。他一想每日十五文钱的酬劳,咬咬牙又坚持了下来。

  临近傍晚的时候,他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掌柜的看他为人虽然寡言少语、却踏踏实实、勤奋能gān,便多给他划了五文。

  晋林一路捏着那几个铜板,回去的时候又在镇子上买了点米和玉米面,他本想再多买点新鲜的菜,但是犹豫了大半天,到底还是没舍得。

  风chuī过的时候,他的裤脚掠过已经有小腿高的草丛,沾上一片晶莹的露水。

  等到月牙将云层咬破一个口子、像小jī钻壳一样冒出一个头的时候,晋林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家。

  门缝里隐约透出一丝光亮,烛光投在破旧的油纸窗上,像是抹了一层刚熬好的猪油,绒huáng绒huáng的颜色,又朦朦胧胧地亮着。

  堂屋里没人,院子后面传来隐隐约约的水声。

  他循声走过去,看见奶奶正坐在马扎上洗碗,瘦弱的背微微地弯着,像是一颗长歪了的老树。

  晋林悄无声息地甩了甩酸痛的手腕,然后卷起袖子,“我来吧。”

  “回来啦?吃了饭么?没吃的话田田给你留了东西,在桌上搁着呢。”

  奶奶拦着他,“我再过一遍水就好了,不麻烦的,你赶紧吃了东西去chuáng上躺一会儿。”

  她既然这样说,晋林也就不抢着gān了。

  他看了一圈没找到乔田,便问奶奶,“他呢?”

  奶奶道,“田田今天下田的时候割伤了手,我就叫他躺着歇会儿了,睡了一下午呢,现在还没醒,估计是累了。”

  晋林一听,微微皱了皱眉,“割个手罢了,怎的这么娇气?”

  说着他也不等奶奶解释,回屋找乔田去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种田文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