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娇气包[种田]_浮丘一【完结+番外】(4)

  那时候一家五口,一个都不少,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哪像现在……

  奶奶轻轻地叹了口气,又怕自己也勾起田田的思母之情,便转移了话题,“田田,你去看看林子醒了没有?没醒给他擦擦脸,他会好受些。”

  乔田便乖乖地站起来,答应了。

  ·

  晋林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不说,眼睛还肿得像是山核桃,怎么睁都睁不开。衣服被汗水打湿,汗津津地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

  手脚也乏力得很,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好难受,全身都是黏糊糊的,好想洗澡。

  他不舒服地动了动脖子,忽然一块湿乎乎、像是粗布料做成的东西,从他的额头上滑了下来。

  “哎呀!怎么掉了。”

  身旁有人轻呼了一声,然后一串哒哒哒的脚步声轻快地响起,一双微凉的手凑了过来,捡起了掉在枕头上的湿手帕。

  乔田把帕子重新过了一遍热水,拧gān了叠好,然后小心翼翼地握着、帮晋林擦掉了他脸上渗出的冷汗。

  擦过脸后,晋林才感觉好了一些,他感觉嗓子gān疼得厉害,像是好几天没喝过水,忍不住急促促地低喊了一声,“水……”

  “你醒啦?等等,我给你倒水。”

  乔田今早才折腾了一番,对此倒是很感同身受。他左看右看,屋子里空dàngdàng的,水壶倒是有,可碗只有一个——那是刚才他用过的碗。

  乔田有些犹豫,他虽说没有洁癖,但是也不曾和别人共用过一个水杯,哪怕是家人都没有。

  正当他迟疑不决的时候,晋林却像是等不及了一样,手勉qiáng一抬,指尖正好勾到了乔田的衣袖,他皱着眉,一言不发,看样子像是痛苦极了。

  乔田踌躇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碗,用水草草冲洗了一遍,然后倒了一大碗茶,凑到了晋林的嘴边。

  他没怎么照顾过别人,喂水这事也做得极其地不熟练,水还没送到晋林嘴里,就已经泼了一小半,把被褥上弄出了一片小小的地图。

  乔田心虚地拿袖子擦了擦被子,还好晋林没那么娇气,循着本能凑到碗边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因为喝得太猛太急,一时不察、咳了个惊天动地。

  “咳咳——!!!”

  晋林咳得脸红脖子粗,好在这一下总算是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瞧见一个长得乖巧漂亮的男孩子,坐在自己chuáng头上,那目光像是被水浸过的玉一样,圆润又透亮,正好奇地望着自己。

  他恍惚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慢慢地想起来,这男孩子不是别人,是乔董的儿子。

  “乔田?”

  晋林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疲惫地问道,“今天星期几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会议没开、合同还没签,公司里一大堆文件等着他翻阅,这一病,不知道耽搁了多少工作。

  乔田猜到了他的心思,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晋先生,我看,你现在还是不要想工作的事情啦。”

  晋林微微皱起眉,他不明白乔田这话是什么意思,更加不理解为什么对方的动作为什么带了一点同情的意味。

  电光火石间,他脑子里已经转过了无数个关于自己身体状况的坏结果,乌云渐渐爬上他的脸,yīn沉地可以下一场大雨。

  “晋先生,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好好养几天就好了。”

  乔田说着,指了指周围的环境,又指了指晋林的脑袋,哎地叹了一口气,“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晋林下意识地跟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见了垂在自己胸口的两撮长发。

  “…………”

  他冷着脸地把那两撮头发捏了起来,仿佛像是拎着一个劣质的芭比娃娃,然后用力地扯了两下,头皮很快就感觉到了拉扯的作用,痛觉通过感官神经传递到他的大脑,叫嚣着让他认清这个事实。

  晋林冷着脸把头发松开了,又把周围的环境扫视了一遍。

  破旧的桌椅,吱呀吱呀响的chuáng,还有土huáng土huáng的墙,角落里还摆了两个非常寒酸的矮长铜器,不知道是做什么用。

  晋林沉默地坐在chuáng上,他一生中很少有这么手足无措的时候,毫无办法的情况也更是少有,而现在,这两种情况却同时出现了。

  乔田看他这个模样,心里对新环境的彷徨减轻了许多,甚至反过来安慰晋林,给他打气,“晋先生,虽然这一切都挺荒唐的……但是我们要往好的方面想呀,至少、至少我们都活下来了,对不对?”

  活着……万一哪天还能回去呢?

  乔田只要一想家人会因为他离世而难过,鼻子就忍不住泛酸,他连忙站起来,找了个借口出去,“我去把水倒掉,给你换盆新的用。”

  晋林此时心情烦躁,随便嗯了一声,看着乔田出去后,他又在chuáng上坐了片刻,感觉到身上有力气了,便下chuáng去桌上拿了一面小圆镜。

  他冷着脸举起了雕着牡丹花纹的小铜镜,另一只手轻轻地摸上了自己的头发。

  良晌,晋总啪地一下把小圆镜按在了桌上——

  ………………居然真的不是接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种田文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