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悍蟒_鬼丑【完结+番外】

  《穿越之悍蟒》作者:鬼丑【完结+番外】

  文案: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受人欺负的攻穿越到shòu人大陆,到那里继续被人欺负。

  当奴隶,被威胁砍头、拔舌、剥皮…都能忍受,只要能活着就行。

  谁知那个同命相连的奴隶,竟然是…

  cp:傲娇坚韧攻x冷淡忠犬受

  主攻文,有生蛋情节,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安 ┃ 配角:傍生 ┃ 其它:穿越,生蛋

  第一卷:生死疲劳

  第1章 厄难开端

  容安是个很不受村里人待见的人。

  你瞧他长得那个模样:丹凤眼,目光bī人;眉间三分戾气,七分杀气;高鼻梁,克父母。天生是个薄凉相貌,村里的狗见到他都要绕道走。

  据说以前,村里人对待这个长相好看的年轻人也很热情,直到——

  不提也罢。

  这里是祖祖辈辈面朝huáng土背朝天的容家村,正是清晨,农民们都起来gān活,围着那一块块的土地,尽心耕作。

  容安很早就起来了。他挑着桶,往离家最近的一个茅房走去。容安的工作就是用木桶装粪,然后送到每家的田头上。你可别小瞧了这份工作,虽然脏了点,臭了点,但是公分高,而且只用忙那么几个小时,空闲休息的时间很多。

  很快的,他的桶装满了。足足一百四五十斤的重物压得少年直不起腰来。他拧着眉、抿着唇,眼睛里有义愤,缓步而坚定地向前走。

  三月,是请葡萄上架的时候。葡萄架正需要粪便,容安走在田头上,双手搭在挑担的竹竿上,生怕掌握不好平衡。

  大人们已经挖好了沟,只等容安的东西了。他把木桶放到那边,不能停,要立刻赶到下一个茅厕,重复这个枯燥的工作。

  三月份,天气还没来得及回暖,容安的手指冰凉,脸都冻得僵硬了。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冬天,夏天来茅厕,你知道那个味道。

  他挑着桶,一点一点地走。耳边除了喜鹊难听的叫声,还能听到粗噶着嗓子的农民低声说话。他们以为声音已经很小了,但是容安还是听清楚他们议论的到底是什么。

  容安毕竟是十七八岁的年龄,并不能很好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几乎要发火动怒,眉间杀气腾腾。可他最终还是忍了下去,抬着空了的木桶,继续他的工作。

  中午,农民都收拾了东西回家。容安要赶回去给母亲做饭。虽然闻不出来,但他知道自己身上有味道。容安快步走到家里的水井边,打了一桶水,擦了擦身体,衣服就放到旁边,冻得牙齿打颤。

  他拿过衣服闻了闻,发现味道很轻,就穿上衣服,回家做饭。

  母亲听到门板的动静,转过头焦急地向这边看。她的眼神空dòng,明显是个盲人。

  容安没说话,只往灶台那边走,手脚麻利地生火,烧水。他和母亲已经吃了一个多月的红薯了,母亲的脸都有些发huáng。不过最惨的是,从今天开始,他们家快要连红薯都没有了,只能用热水把红薯烧开,喝红薯汤。

  容安将汤分成两碗,多得递给母亲。他自己一口就把红薯汤给喝完了,容安正在发育,胃口大得能吞一口牛,这些怎么够吃呢?可是也没办法,他到灶台上捡了点锅巴,磨碎了,兑着热水喝了下去。

  等容妈妈也吃完了,容安起身去刷碗,母亲在身后急切地喊:

  “安安,别忘了去上学。”

  容安拿着碗的手猛地一颤,几乎失手将碗砸碎,他沉默了一下,飞快把碗刷gān净,应道:

  “好,我这就去。”

  容妈妈jīng神出了问题,疯疯癫癫的,也记不清事情,总以为容安还是七八岁的小孩,要拿着书本,翻过山去先生家里听书。却不知道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容安已经是高挑修长的大男孩了。

  大男孩不是讨厌上学,都说知识改变命运,他也想尝试一下改变命运的滋味。可是家里早就没钱供他读书了。如果他去上学,仅有的一点工分都没了,让一个神经有问题的母亲撑起家里,是不可能的。

  就算有钱,他也不愿意去。容安很讨厌被其他同学嘲笑,他好几年没有换过新衣服了,冬天没办法洗,因为天气太冷,gān不了。没有换洗的衣服,身上就会有味道。少年敏感而自卑的心是无法忍受这样的嘲笑的,不能用拳头解决为题,gān脆远远躲开。

  容安出去买菜。

  一路上,他一直皱眉,双手握紧成拳,脸上的表情时而犹豫,时而痛苦,容安正在做艰难的决定。

  他没钱了,那把红薯是家里最后一点财产。昨晚容安想了一整夜,他想到了一个能立刻得到钱的方法。

  那就是偷。

  短短几年的学校教育让容安明白了,偷窃是让人不齿的行为,如果被抓到了,肯定是要遭到毒打。容安心里非常痛苦,他既没有能短时间得到钱的方法,也不能让jīng神失常的母亲挨饿。自己饿两顿还好说,只要母亲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说饿,容安就有一种想撞死在墙上的决绝想法。

  他不能让自己这世上最后一个亲人受罪。这样想着,容安一夜未眠,现在艰难地走到集市上。他感觉自己就是在这一刻变坏的。

  容安脑子里闪过许多片段。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异世 鬼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