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活着_鬼丑【完结+番外】

  《(重生)活着》作者:鬼丑【完结+番外】

  文案

  我一直以为这世界对我苛刻残忍,但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开始发现,这世界给我的幸福远比苦难要多。

  爱情与伦理,你选择哪一个?

  冷淡攻重生后好好做人的故事。

  Cp:冷淡面瘫攻x占有欲极qiáng受,养父子。

  雷点提示

  1.第一人称主攻,没有代入感。

  2.有重口有乱伦,受对攻完全服从,占有欲极qiáng,设定有伦理,讲述的是伦理与爱情的挣扎选择【( ̄_ ̄|||)写得出来吗?】。

  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启明 ┃ 配角:孟穹 ┃ 其它:养父子

  第1章 车祸。

  那一天的雪很大,我一手捧着杯几毛钱的豆浆,一手紧紧握着车把。就在不久前这杯豆浆还是热的,几分钟不到,就被寒风chuī得凉透了。我的手很冷,保持握着车把和豆浆的姿势,已经动弹不得了。可我必须骑车骑得快一点,那都是选课没选好的原因,两节相差时间不到十五分钟的课,上课地点却跨了将近两个校区。我必须穿过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十字路口,虽然很危险,但这短短的十五分钟就是我吃早饭的时间。

  这是无数大学生都会经历过的最普通的一天,这天实在是太普通了,以至于那之后我用力回想,也想不起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被撞的人是我。

  对,那一天之所以不再普通,是因为那是我的忌日。

  我真后悔买了那杯豆浆,要不然被撞倒在地的时候,那玩意儿不会泼得我满脸都是。那杯豆浆没喝几口就làng费了,我舍不得。

  被撞的那一刻,滋味是真不好受。我被整个撞飞出去,落地的瞬间我还活着。我的腿大概是骨折了,但最疼的是我的胸,那处就像是被完全撞碎了似的。我的口里涌出了许多血沫。我嘴里含糊说了些什么,别人听不清楚,我自己却明明白白的。

  我说:

  “让我快点死吧——”

  只是我还活了几分钟,被痛煎着,被苦熬着,就剩那么一口气吊着。一吸气胸腔就像是要炸了一样。我的眼睛睁得很大,我看到了那个撞我的男人走下了车,他满脸通红,一身酒气。摇晃着走了过来。那种酒气我太熟悉了,所以我一下子就分辨出来。我看到那司机手抖着举起手机,打了个号码。不是急救电话,因为男人第一句话是:“我出事了,帮我找点关系。”

  然后我就断气了。我总觉得我是被活活疼死的,很奇怪的是,死了后我竟然还在思考。我的尸体怎么办?谁给我收尸?学校吗?有可能,这里离学校那么近。但如果不呢?会有人给我办葬礼吗?

  一个瘦小又绵软的身影在我记忆里一闪而过,然后我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想:他?他不会管我。

  这一摇头,我突然觉得身体轻了不少,侧头一看,我的身体竟然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姿势漂浮在半空中,刚才那种疼痛入骨的感觉完全消失了。我大吃一惊,手忙脚乱的动了一下,这一动没有让我从半空中摔下去,而是更向上飘了一点。

  这次我在空气中站起来了,我看到拥挤围观的群众里,那个死了的我自己。

  那个我不熟悉的自己。那人眼睛睁得很大,两只手像是木偶一样扭在身体两侧,额角青筋突起,大量的血沫蜿蜒在他的脸和脖子上,深色的羽绒服湿了一片。

  我猜想“他”也会向那杯豆浆一样,很快凉透,然后僵硬。

  围观的人很多,但都在尸体外围几十米远的地方,他们绘声绘色的和别人讲述刚才的车祸。醉醺醺的司机拿着电话在十几米外的地方打电话。没有一个人走近我的尸体。没有人把他木偶一样的手臂摆正。没有人把他的上身从变形的自行车上抬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这样浮在上空,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尸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漂在这里,也许这就是死后的归宿吗?长时间看着我自己的尸体,我心里说,太丑了。

  这么丑,会不会没人给我收尸?

  但是很快我的这个想法就被打破了,因为我听到背后一声令人汗毛竖起的惨叫声。那声音凄厉又嘶哑,是一种在惨烈的哭声和剧痛的吼叫之间的声音,让人立刻明白,声音的主人很痛,痛的会发出让人害怕的惨叫。

  我惊愕的向后一看,就看到那个瘦但高的男人。是了,就是他发出的惨叫。他的脸色惨白,全身都在颤,抖得像是在跳舞。如果死的人不是我,我也许会觉得很好笑。

  在他发出那一声后,眼泪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开了,一瞬间爬满了他惨白的脸。他一遍哆嗦一边向前跑,一边跑一边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哀嚎,看起来就像是死了儿子。

  不过,也确实是,死的是他法律规定下的儿子。

  那男人名叫孟穹,是我的养父。我很奇怪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赶过来,因为就在昨晚,我返校那天,他喝了两瓶子的白酒,醉在chuáng上,一睡不醒。

  而现在,那个被我认为不会出现的男人,他三两步跑到我的尸体旁边,哭的面无血色。

  孟穹小心翼翼的托住我的后脖颈,另一只手则是同样小心翼翼的把我两条手臂放回原处,浓稠的血液流到他的手上、胸前,那个一直拒绝我靠近的男人居然没有抱怨。他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眼泪不停的流,到后来我的尸体终于从自行车上挪下来了,男人也失去了力气,抱着“我”,痛哭起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年下攻 种田文 鬼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