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妆容天下_青青叶【完结】(4)

  “以我的名字命名这些口脂?”

  黎相轻笑着颔首,道:“第一款颜色亮丽,我把它命名为七月流萤,之后的口脂,七月姐姐可以参与命名。”

  “七月流萤……”七月打开口脂盒,沾了些抹在手背上,一边轻轻念着,一边细细看着,觉得这鲜亮的颜色果真像萤火虫一眼耀眼,里面还包涵了她的名字,让她心里悸动不止。

  黎相轻见她这样子,觉得像是见到了前世那些青chūn懵懂期的小女生,估计能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高兴好久。想到扶黎道士还在外面等,他还有要紧事问他,便不准备再多逗留。

  “时辰不早了,回去晚了又得挨骂,我便先回了。”黎相轻拍拍自己的衣衫,准备离开。

  七月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黎相轻抱怨的孩子气,猛然惊醒这还是个孩子呢,居然被一个孩子说了几句话就悸动了,真是……

  “好,黎公子慢走,我今夜便开始宣传这七月流萤。”虽然反应过来面对的是个孩子,但是说到“七月流萤”的时候,七月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脸。

  黎相轻倒是没在意,正要走,忽然外间的扶黎道士大叫了起来。

  “卿留!卿留!”

  “哎!你别走啊!臭道士!”

  随后便是什么跌跌撞撞的声音。

  黎相轻一愣,连忙跑出去看,只见青叶一脸懵bī地跌坐在地上,外室的门大开着,扶黎道士不见了人影。

  “青叶,怎么回事?”黎相轻皱着眉,过去把青叶扶起。

  青叶一脸刚睡醒的样子,不高兴地道:“谁知道这假道士,睡得好好的,突然就坐了起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他拔腿就往外跑了,喊着什么清流清流的,他那破道观那么脏,哪有什么清流!”

  黎相轻走到门口望了望,已经看不见扶黎道士往哪个方向去了,便不再徒劳地去追。

  卿留,他知道,是扶黎爱的人,全名魏卿留,不过据说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扶黎就是为了这个人才拼命地炼丹,说是飞升了就有本事去地府找他了。

  黎相轻一直知道这不可能,但是对于扶黎的执念,他不好多做评价。

  无奈摇了摇头,想着既然扶黎已经回来了,那过两天去道观找他吧,便带着青叶告别了七月,离开了韶华楼。

  回去指不定又是一顿指责呢,还得打起jīng神来应付。

  作者有话要说:  入坑先排雷~~~~~

  1.本文主攻!看清看清!作者君第一篇主攻文!雷者慎入啊!

  2.涉及些微宅斗,皇室争储,但作者君智商未必能达到读者的水平,奔着烧脑qíng节来的,请就此止步。

  3.按一贯风格,感qíng线为主,剧qíng线为辅。

  4.虽然以攻的视角展开,但依旧攻宠受,攻控到喜欢nüè受的读者们,止步啦止步啦。

  5.本文CP:黎相轻X晏端淳,风流倜傥爱赚钱总监攻,心直口快矜贵伪公主受,攻宠受,1VS1,HE.

  ——————

  《小剧场》

  晏端淳:我好像听见我的名字出场了【突然兴奋jpg.】

  作者攻:轻轻,珍柔公主是你的CP【突然兴奋jpg】

  黎相轻:我是弯的,不娶公主【手动再见】

  晏端淳:不!驸马!你听我解释!【尔康手jpg.】

  黎相轻:蒸ròu公主我可以接受,一起蒸ròu吗?【爱的凝视jpg.】

  晏端淳:【手动再见】

  ——————

  晏端淳:哦豁,居然用别的女人的名字命名产品【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jpg.】

  黎相轻:蒸ròu牌润滑膏,你值得拥有【爱的凝视jpg.】

  晏端淳:【手动再见】

  第3章 庶子

  黎相轻主仆两出了韶华楼又去为国公夫人买了些蜜饯零嘴。

  回府路上,看到路边小野花,青叶自觉地摘了一捧递给黎相轻。黎相轻嘴里含了块蜜饯,手里拿着那捧花,走起路来越发轻快了,活脱脱一个不正经的风流纨绔。

  既然大家都爱看他“采花”,那他也不介意开始自己的表演。

  青叶抱着几袋零嘴,嘴里也含着少爷赏的蜜饯。眼见离府越来越近了,便配合着蹦蹦跳跳地跟在少爷身后,嘴里哼着轻快的小曲。

  成国公府大门口,两个看门的下人见大少爷又带了一捧花回来,嘴角抽搐,想笑而不敢笑,忍得辛苦。

  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怪人,都说大少爷是风流成xing,他们看来明明就是娘们兮兮啊,哪有男人天天采花的?

  黎相轻挑了挑眉,缓步走向其中一个下人。那下人立马严肃起来,再怎么说这也是府里的大少爷,他不敢造次。

  “看门辛苦吗?”黎相轻温和地笑问。

  下人心中一凛,猜测大少爷这是要责罚他?不让他看门,罚他去倒夜香?

  下人心里正忐忑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忽然就感觉有个温软的东西触碰了他的手。他一惊,下意识地低头看,就见大少爷缓缓地摸上了他的手,轻轻执起,那缓慢的动作,让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不辛苦!大少爷!小的不敢了!”下人惊恐大叫。

  黎相轻微微笑着,因为个矮,仰头看着这个下人,眼带爱意,手上抚摸的动作不停。

  “嘘,别怕,少爷怜爱你。”说着,将手里的那捧花放到了他的手里,缓缓地将他的手合上,又爱怜地拍了几下。

  下人睁大了眼睛,吓得浑身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脸却莫名地微微发红。

  黎相轻却没再多理会,将野花送了便拍了拍手,整了整衣衫,举步进了大门。青叶连忙跟上,经过那个下人的时候,也爱怜地看了他一眼。

  等那主仆两进了门,那下人才惊恐地问一起看门的同伴,“大少爷这是什么意思?他他他……”

  同伴也是一脸懵bī地看了全过程,颤着手指着那个下人手里的花,道:“大少爷风流的名声果然不是白来的,他看上你了!”

  “你你你胡说!哪有男人看上男人的?”捧着花的下人一脸惊恐。

  同伴立马反驳:“怎么没有!你没听说吗?塔国使者今日向咱们皇上进献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男人!皇上发了好大一通火呢!听说塔国有些贵族就爱玩男人的!少爷怕是染了那风气了!”

  “我……我……”下人吓得脸色惨白,抱紧了野花,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胡思乱想了一阵,忽然问同伴:“我美么?”

  那两个下人因为qíng绪太过激动,说的话不自觉地就有些大声,进门没走几步的黎相轻自然是听到了,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他天生就是弯的,上辈子就是。不过上辈子父亲去的早,他是母亲一个人拉扯大的,母亲身体也一直不怎么好,他也就一直没敢出柜。倒是偷偷谈过一场恋爱,不过对方觉得他总是隐隐藏藏的不敢让人知道,心里不痛快,为这事没少吵架,之后自然也就分手了。

  后来黎相轻就没再和谁谈过恋爱了,他既然为了母亲不能出柜,又何必苦了别人。母亲病逝之后,他倒是想重新开始一段恋qíng,结果上天却早早了结了他的小命。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黎相轻还在想,既然他都穿越了,会不会真的有前世小说里的那种男男成婚,男男生子的世界?这样他就能无忧无虑地娶个男人好好过日子了。

  可惜,现实告诉他,不要轻易相信小说,那都是假的!这里没有全民搅基,更没有男男成婚,大晏朝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朝代。生在皇城,连哪个大人养了男宠的事qíng都闻所未闻,可想而知,黎相轻有多么的绝望。

  不过这一世黎相轻并不准备再委屈自己了,这是老天给他的机会,他想自我地活一次。如果能遇上那样一个人,他愿意倾其所有,疼他宠他爱他,不惧任何压力。而现在他所能做的,除了等待,就是拼命赚钱,钱可以解决太多的问题了。

  “少爷!这世上真的有喜欢男人的怪男人?!”青叶也听到了外面的谈话,惊恐地问黎相轻。

  有!是我!

  黎相轻瞥了他一眼,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这世道有些艰难,唯有银子还有一丝温度。

  一语不发地走着,黎相轻忽然想起了扶黎道士。据他所知,扶黎爱的那个人也是男的,可惜已经死了,扶黎为了能与他重聚,不惜去信什么仙丹飞升,整天过得浑浑噩噩疯疯癫癫。

  两个男人的爱qíng,同样可以至死不渝、感天动地,为何就不能为世俗所容?

  思及此,黎相轻不由得轻叹了一声。

  青叶看了看少爷,以为明白了他的苦恼,也叹了一声,道:“做男人真累,除了被女人喜欢,还要被男人喜欢。”

52书库推荐浏览: 宫斗文小说作品|蛋蛋1113| 我想吃肉| 饶雪漫| 红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