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受洗白攻略[快穿]_夕夕里【完结】(3)

  但是谁都知道,这种苦恼必然不能让别人知道,事关男xing的尊严问题,哪怕是亲生父母也不例外,唯有带进坟墓里最为保险。

  为了掩饰自己的隐疾,他学会了伪装,走清心寡yù的禁yù风格,jiāo往的对象一个比一个纯,一般都停留在拉拉小手,简单的礼节xing拥抱的程度上,一旦对方有逾矩的倾向,他就果断喊停,坚决不留任何bào露的可能xing。

  傅总就这么悲惨地度过了二十多年的人生,实在是身心俱疲。

  到了快三十岁,他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遇到了苏姚。

  两人相遇在一间偏僻的咖啡馆,苏姚当时正因为没有钱而辍学打工,穿着一身洁白的制服,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这孩子就红了脸,看上去青涩又纯qíng。

  傅洲当时想的是:多纯的小孩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而苏姚想的却是:这位先生看上去好qiáng壮好威猛哟!不知道能不能接受419?

  虽然脑电波跑偏了,但是傅总并不知道,他觉得自己迟到的chūn天终于还是来了。

  在他眼中,苏姚就像只gāngān净净的小白兔,拉拉小手都会脸红地甩开,肯定清心寡yù得跟小龙女似的,两人谈一场柏拉图式恋爱,然后一起到老,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抱着这种心态jiāo往了半年多,傅洲对这个听话又不粘人的小qíng人万分满意。

  可惜,他没有料到这朵小白莲不是真的白,而是隐藏属xing为饥渴、yíndàng、耐不住寂寞的小làng货,于是果断悲剧了,直接被兜头泼了满满一盆绿漆。

  ——透心凉,心飞扬。

  其实在傅总心里,他介意的不是戴绿帽,当然,这个也是有一些在意的,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却是,这小làng货竟然想玷污他守护了三十年的贞cao,这必须绝对不可以!

  什么都别说了,分手吧。

  原本他是这么想的,但是看着越来越jīng神的小弟弟,有些事qíng似乎已经脱轨了。

  ……

  苏漾并不知道自己哭了一场治好了某人的“不治之症”,他在门口的过道上将就了一整晚——没办法,受不了家里的那股味儿。

  深秋的夜晚凉如水,一觉醒来头昏眼花四肢乏力,第七十九次诅咒某总裁这辈子下辈子乃至下下辈子全部生儿子没有小唧唧,然后晕乎乎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啧,好像恶毒了点,算了管他呢。

  从垃圾堆一般的公寓里翻了一上午,总算找出一件还算gān净的高中校服套在身上,想了想,又找了个深色鸭舌帽戴头上,这才敢出去见人。

  苏漾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昨晚的酒店,从客房服务部取回自己的皮夹和手机,确定财物没有丢失,顿时松了口气。

  慢悠悠地走出酒店,昨晚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已经决定放弃傅洲这条路。

  虽然攻略攻君是最为直接快捷的一条路,但是碰到傅洲这种硬茬,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魅力有限,并非是个男人就会喜欢。何况他不喜欢对别人死缠烂打,不但显得掉价,而且难看。

  想要让一个男人回心转意,方法多得是,自降身价是最蠢的一种。他要让苏姚这个形象脱胎换骨,大放异彩,让傅洲知道自己抛弃了一件怎样的珍宝。到那时,他就不信他不后悔。

  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和失去的,才是最珍贵的,否则怎么会有红白玫瑰的说法,是红玫瑰还是蚊子血,其实不过在人的一念之间罢了。

  就现有的资源来看,他那部电影男二的角色已经签过合同,傅洲钱都花了,肯定不会撤资,否则一定会被媒体报道,说他恼羞成怒报复一个无权无势的穷学生,坐实不举的传言。

  苏漾数了数皮夹里的现金和卡里的金额,应该足够他活到十一月电影开拍,在这段期间内,他只要扮演一个品学兼优的乖学生就好。

  不过原主已经很久没听过课了,他打开手机查了下本学期的课程表,忽然撞到一堵坚实的人墙,顿时眼冒金星。

  眼前是七八个彪形壮汉,清一色的墨镜加黑色制服,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苏漾赶紧压低帽檐鞠躬道歉。

  “对不起啊大哥,怪我没看路,下次一定注意。”说着转身就要跑路。

  有人粗声粗气地问:“你是不是苏姚?”

  苏漾连连摇头,然后下一秒就被人把帽子掀了。

  “……”麻痹没礼貌!!

  他gān笑两声,弱弱提醒道:“那个,几位大哥,现在还是白天哎。”打劫绑票勒索是不是应该晚上再来?!

  一个黑脸大汉道:“傅总要见你,跟我们走。”

  卧槽,真特么怕什么来什么,昨晚刚往人家身上泼完脏水,尼玛今天就找上门来,肯定不是纯粹喝喝茶聊聊天这么简单吧!

  苏漾笑道:“不如改天怎么样,麻烦你们跟傅总说一声,我今天其实还有课,不信你看我课表,迟到不太好。”

  那人面无表qíng道: “你觉得呢。”

  苏漾:“……”

  被几名壮汉绑上车的时候,苏漾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

  某知名约pào酒店门前,一名出租车司机怒骂出声:

  “妈的!还有没有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了,说好取完钱包就来付车费呢!!”

  第4章

  苏漾自认为见多识广,什么大风大làng都见识过,但是此时此刻还是有点小小的忐忑。

  试问,若你在媒体面前造谣一个男人不能人道,搞得全世界都以为他真的不能人道,你还有没有胆子再去找他?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苏漾偷偷打量车里的四个男人,认真思考把这几人放倒然后逃走的可能xing有多大,结果概率低得让他差点哭出来,这弱ròuqiáng食的世界真令人绝望TvT

  系统商城里的道具倒是挺多,但是价格太高,随便一个电棒都要好几百经验值,先不说能不能顺利逃走,就算这次成功了,下次呢?总裁大人能放过他吗?

  不过这次的确是他失算了,低估了傅洲这个男人的铁石心肠!

  他自信昨晚的表演足够bī真,任谁看来,都是一个悲伤绝望的失恋少年面对紧追不舍的狗仔,一怒之下才说出无法挽回的气话,是可以理解并且原谅的。

  何况以傅氏总裁的人脉,足以将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看在往日的qíng分上,完全没必要跟他较真。

  但是现在这qíng况,似乎跟他想的不太一样,不只是不一样,简直是背道而驰!要是因此被傅洲记恨上,以后还混个屁,直接去国外发展得了。

  由不得他纠结,车已经缓缓停了下来,苏漾被拎小jī仔似的拎上了楼。

  根据苏姚的记忆,这里正是他跟傅洲二人同居的秘密公寓,以傅洲的财力来说算不得多么豪华,顶多算是宽敞,不过地理位置好,距离傅氏集团的总部大楼和苏漾的学校都很近,出行很方便。

  那几个黑衣男人把苏漾扔下就出去了,似乎就住在隔壁,还好原主没蠢到带男人回家,否则早八百年前就被发现了。

  苏漾稍稍定下心,环视一周没看到傅洲的人影,便自顾自坐下,他得合计合计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屋子里很暖和,沙发也很软,一直昏昏沉沉的脑袋总算找到了寄宿之处,无知无觉地就已经躺下睡着了。

  昨晚折腾到一两点才停下,之后又在过道里chuī了一晚上的凉风,要不是jīng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也撑不到现在。

  傅洲下班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那个坏他名誉的男孩毫无防备地侧躺在黑色皮质沙发上,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宽松的校服有些凌乱,那具包裹其中的纤细身体显得尤为稚嫩,比第一次相遇时,又增添了几分优雅从容的气质。

  他忍不住朝前走了几步,蹲在男孩的面前,细细地打量。

  视线从细长的脖颈移到巧致的耳朵,然后是紧抿的淡粉色唇瓣,挺翘的可爱的鼻尖,每一处都和往常一样,却又全都变了。

  他从中读出了诱惑的味道。

  明明是同一个人,却又这样的不同,一丝一发都散发着蛊惑人心的气息。

  难道这就是觉醒前和觉醒后的区别?从前怎么看怎么纯qíng寡淡的少年,此刻在他眼中竟变得异常撩人。

  这种感觉很新奇,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尝过qíngyù味道的人而言,就像在眼前缓缓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那扇门后有什么他不知道,但是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一定是一个极具诱惑力、令人沉沦的世界。

  他伸出手抚上苏漾的脸庞,骤然一惊,怎么会这么烫?

  ……

  苏漾一觉睡到天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他动了动,发现手背上贴着消毒棉,吓得差点没跳起来。

  卧了个大槽!!!难道傅洲怀恨在心,给他注she了毒品,好让他身败名裂?!!!

52书库推荐浏览: 系统| 快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