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我一发暴雨梨花针_金铃子【完结+番外】

  书名:吃我一发bào雨梨花针

  作者:金铃子

  带着剑三技能来到异世界,听起来好高端!=v=……但……

  三流高手会轻功,二流高手能飞花摘叶,一流高手可以杀人无形。

  穿越大神:亲,这里是武侠世界。

  唐宋:“你是猴子请来的专业逗比吧。┭┮﹏┭┮”

  qiáng烈注意: 其实这是一个坐拥游戏福利却因为不懂经脉、xué位而不会使用内功的pào哥,被神医(×)和邪教圣子(√)带在身边,努力学习武艺、开发剧毒、研究机关,完成自我修养,成为绝(wu)代(lin)高(gong)手(di)的励志故事。

  避雷针:(温柔腹黑攻一+直白骚攻二)*面瘫蠢萌受=掉节cao的本文【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宋 ┃ 配角:花沁南、东丹凌珑 ┃ 其它:很多人==================

  ☆、武林危险

  第一章武林危险

  唐宋已经在林子里面走了许久,终于听到潺潺流水声,不禁唇角轻扬、眼中笑意翻飞。

  他停住脚步,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着微风之中传来的水汽,身体逐渐调整了方位,向西南方奔去。

  风声呼啸,唐宋瞬间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只见他上身前倾,脚下骤然发力,柔韧瘦长的身体像条鞭子似的在空中翻身,瞬间拔高数丈,向更远的方向而去,宛如凭虚御风,畅游九霄。

  转瞬之间已经跃过无数矮峰,一招鸟翔碧空让他整个人宛如一只披着华美羽毛的青凤,在险峰山巅之上自在遨游。

  唐宋再次发力,背上的飞鸢展翼,顺风而行。

  视线之下乃是一片翠竹林,氤氤氲氲的雾气遮得眼前迷蒙,令人看不清道路。

  唐宋飞行许久仍旧不能确定方位,只好顺着水声胡乱挑选方向再试几次,也是他运气好,气力值耗尽自动摔下来之前,清澈见底的小溪已经被他收入眼中。

  迅速收起飞鸢,在地面上滚了几圈稳住身体,唐宋成功停在溪水边几十步外,他快步跑到水边,不管不顾的捧起溪水大口大口送进喉中。

  莫名其妙来到这片竹林已经两个日夜了,唐宋还没能喝上一口水。

  他快要渴死了!

  唐宋抹了抹嘴角,站起身,目光纠结的看着逐渐平顺下来的溪水之中出现的倒影,蓝袍翻飞,白发轻扬,眉眼冷淡,不似真人。

  自欺欺人的背过身,唐宋下意识的远离了溪水。

  正待走远,他却又停住了脚步。

  迟疑片刻,终于忍不住回头望着清凌凌的溪水,咬着牙走回来,对着背包不停翻找,把身上空掉的药瓶全部装满溪水,塞了回去。

  心中自嘲,唐宋脸上却仍旧一片冷然。

  来到这里之前,唐宋在玩游戏,就是近日非常红的剑网三,姓氏的关系,直接入了唐门。

  那时候他正在亲爱的大断腿堡做日常,任务就是最常见的去天坑里寻找铁矿和木材,乘坐唐老太太头顶的飞鸢一路飞到天坑之后,出于对唐门轻功的信任,他是直接飞上峭壁的。

  忽略了气力值的结果,唐宋cao纵的游戏人物从山崖上摔了个半死。

  这也没什么。

  但凡是玩唐门的都是这么死啊死的习惯过来的,可惜当时他来了个电话。

  一手抓着鼠标,另一手没拔下充电器直接拿起电话接听,脸上一阵诡异的麻木感之后,他就来到了这么个鬼地方。

  深山老林,杳无人烟。

  走了许久也未曾遇到一个活人,反而是林子里面竟然还有野猪、野láng之类的动物存在。

  野shòu为数不少。

  唐宋当时吓得死去活来,只能夺路而逃。

  身为现代人,体力是绝对不可能好的,如果比“跑”,他以为自己迟早要做了这些野生动物的盘中餐,但就在他觉得灰心丧气却心里想着“会飞就好了的”的时候,只听“刷——”的一声,他脚下竟然离开了土地,整个人悬在了半空之中!

  唐宋自然惊魂未定的扭过头看向自己背后,一对竹片削薄编织成的飞鸢伸展着翅膀。

  飞鸢羽翼和尾部分别系着一对深蓝色的丝绦坠子,丝绦坠儿上面竟然还镶嵌了一对拳头大的红宝石。

  这不正是唐门的飞鸢么。

  直到这个时候,唐宋才惊魂未定的脱离了“我被扔到哪里?”这个问题,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考虑起了他根本没来得及注意的问题。

  这具身体难道是他在游戏之中cao纵的满级pào哥?

  眼见四下无人,唐宋找了个相对安全又背着人的地方,脱掉脚上jīng美的长靴,将裤腿扯了出来,左脚外踝果然没有了中二期花钱绣的翅膀纹身。

  心中虽然惊诧,唐宋还是慢慢冷静下来,感激自己获得的新人生。

  他猜当初昏迷前体会的诡异麻木大概就是自己被电流击穿的感觉,而现在这具身体应该是游戏里面的人物模型。

  出于好奇心,唐宋试着召唤游戏背包,没想到玲珑锁送的背包瞬间出现在他腰间,成了另一个腰部挂件。

  翻找了半天也一无所获,唐宋灵机一动试着召唤“庖丁小刀”。

  没想到他掌心竟然真的出现了一把巴掌大小、铸造jīng美的小刀,刀锋寒光湛湛。

  咬牙闭紧眼睛在自己指尖用力一划……

  “好疼!”唐宋脱口而出。

  妈蛋,说好的游戏模型呢!

  这种会疼、会累的身体,除了“大概”好看“一点”,和自己原本的身体有什么区别!

  ……不过,既然背包能用,那么万能的打坐一定也可以。

  唐宋挑起眉梢,盘膝坐在地面上开始了新的尝试。

  果然,片刻之后,指尖的小小破口已经完全消失,他起身凝神在浓雾之中张望。

  约莫一刻钟后,唐宋终于挫败的发现自己就算是游戏技能加身,仍旧抵抗不了大自然的能力。

  他仍然在迷路。

  这特么的到底是哪里?!前后左右看起来全一样好么!风景再优美也是竹林好么!

  于是,在这种悲壮无比的qíng况下,唐宋一连两天竟然没能喝到一口水。

  要不是背包里面有些最近无聊去学满生活技能练出来的红蓝小药,只怕他就要渴死在路上了。

  不过,唐宋还是发现了这里不是游戏世界,因为喝掉的药瓶竟然没有凭空消失,而是变成了rǔ白色、巴掌大的瓷瓶。

  当时只是贪图药瓶好看才放回背包里面,现在却方便了他用来取水。

  十几个水瓶被他塞进背包里面,唐宋决定沿着溪水的流向前进,这样一来,他迟早能走到有人烟的地方。

  又是一路狂奔,潺潺水声之中终于加入了嘈杂的人声,唐宋眼前一亮,霎时转过方向对着声响处奔去。

  还没等唐宋出现在众人前面,只听远处传来一名老者愤怒不已的大声怒骂:“你们离花宫的狗贼背信弃义,推我洛北神腿的子孙出门去顶岗!恒儿被人暗算躺在chuáng上动弹不得,你们这群狗贼却溜得不知去向。呸!老夫今日要让你血债血偿!”

  老者抬脚重重在地面一跺,霎时湿润的泥土竟然带着刚刚落下的竹叶一同飞起,想着对面的四名男子刺去。

  最年少的男子闪躲不及,“刺啦——”一声,袖袍被竹叶扯出五寸长的破口,袖口绣出的百花图样绣线散乱的铺开,显得年轻男子láng狈不堪。

  他看着袖袍的破口,霎时也被怒火冲头:“背你老娘的信义!我离花宫是何等威风,宫主承诺过的话,哪有不作数的?他今日有事,不过是过些日子再去给你儿子医治罢了!”

  最年少的男子骂完,看向另外三人,果然见他们心有戚戚的点头,对面老者给他骂得脸色憋红,狠狠的骂回去:“何等威风是不是?威风你爷爷的!你们离花宫要是真能只手遮天,来用得着来求爷爷办事?小兔崽子,来来来,让爷爷指点你们一二。”

  年少最是禁不起讥讽,被老者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痛骂,没能躲过老者攻击,而被刮破了袖袍的青年也顾不得什么翩翩风度了,他心下感到羞恼为难,同时也满肚子埋怨。

  分明是洛北神腿自己心急,偏要为难宫主。

  宫主日理万机,哪有功夫为了他家不成器的儿子走这一趟。

  此时,少年人正不知向谁发作泻火才好,对面的老者不知趣的来向他挑战,真是求之不得。

  他身形一晃,整个人就如同一只飞鹤拔地而起,手指成爪,对着老者抠去,嘴角大叫着:“郭图汉你这条老狗,敢侮rǔ我离花宫名声,此时还事qíng未分明呢!今日我花千秋必要给你点颜色瞧瞧,否则你这王八蛋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也配在这里啰里啰唆的狂吠!”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金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