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完美情人_茗茶亲【完结】

  《快穿之不完美情人》作者:茗茶亲【完结】

  文案

  第一世家财万贯,偏偏一场意外让他被迫死去。

  第二世他是不受宠的皇子,却偏偏有人爱他爱到偏执。(bào君攻×权臣受)

  第三世他是古董店小老板,却偏偏遇上起点文的温柔男主。(老板攻×男主受)

  第四世他是修炼多年有望飞升的超级高手,却偏偏遇上不讲理的重生徒弟。

  第五世他是一个口不能言的废物,却遇上.....

  快穿主攻1v1,

  宠文,全程无nüè。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年下 灵魂转换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之瑾 ┃ 配角:卫柏舟 ┃ 其它:爱恨情仇

  ☆、不受宠的六皇子

  短短四十年间,赵之瑾从一个不知世事的纨绔子弟到手握亿万财富的人生赢家,他算不得好人,却也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错事,若同千万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一般,从出生到死亡都没有什么不同。

  或许死时会懊恼时间过得真快,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自己的孩子还不能脱离自己,自己的公司也还没有做大做qiáng,可人生不就算这样,充斥着种种遗憾.

  他是个很享受生活的人,自妻子死后,赵之瑾便没有再娶妻,不是对妻子爱的太深,也不是因为外在因素bī得他不能娶,只因他没有了再娶的念头,

  偶尔欲\'望上来,他便去寻能为他缓解欲望的人,因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他没有长期固定的情人,也不愿在外搞一个私生子给自己的孩子增添烦恼,若是百年以后,自己的孩子还为了遗产而闹出笑话,怕是死得都不得安宁.

  千般想法,万般念头,比不过天命,若是没有一场那突如其来的祸事,赵之瑾现在还在名利场上觥筹jiāo错,谈笑便让无数痴男怨女奋不顾身投入怀抱,轻描淡写间做成一桩桩让人目瞪口呆的大事件。

  说多无用,死后的事,那管得了洪水滔天.

  再次醒来,赵之瑾明显发现了身处此地的不同,他家不好奢华却也是别墅古董字画,而此处没有一点现代化痕迹,古色古香富贵堂皇,环顾四周,蓝,紫,黑,翠以及孔雀绿,宝石蓝等五彩缤纷的琉璃装饰于壁上,金饰银盏jiāo错与檀木台上,龙凤狮子浮雕与建筑壁上,那一笔一画,一点一滴,无不昭示着此间屋子的华丽贵气

  赵之瑾起身从chuáng上下来,没有初到陌生地的惶恐不安,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死了,在病chuáng上生不如死的躺了三个月,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至于为何又再次醒来,身体还无一丝病痛,怕是和梦中那一段听不清的声音有关系,既然在一次拥有了生命,便是老天垂怜,让他得以再活一世,能活着,总比消去记忆重新投胎转世好,在赵之瑾心中,没有了记忆重新投胎,便不是那个人了.

  趔趄几步,缓慢走到镜子前,模模糊糊的昏huáng镜面中倒印出一个约有八九岁的小小少年,小少年相貌清秀柔和,带着一丝病气,因着年级小,有着几分雌雄莫辨的样子.

  赵之瑾轻叹一口气,重新躺回到chuáng上,刚刚注视镜子中的相貌时,脑海中多了很多陌生记忆,占了少年的身子,赵之瑾是愧疚不安的,少年灵魂不知去了何处,他想弥补,却找不到机会.

  少年极小,记忆中比较重要的事情也不多,再加上这次突如其来的高烧,更是让少年记忆变得模模糊糊,赵之瑾只能大约猜到他是不受宠的皇子,母亲早逝,父亲对少年母亲本就不喜,连带着他也忽视之极,再加上皇帝儿子众多,一个不受宠资质平庸的皇子更加被忽视到底了。

  威严权势至上的皇宫终究是冷的,不带一丝温情,少年母亲未去世时,少年还能感受到一点母爱,自母亲去世后,只剩他一人,仆人不敢和他说话,兄长不屑和他说话,父亲连面都见不到。

  因母亲曾在少年耳边念叨他的父亲有多好,将她从苦寒之地带出来,让她吃饱穿暖,帮她教训欺负她的后娘,给了她一个孩子,让她有一个依靠,少年母亲是单纯的感恩的,直到死之前都不曾怨恨那个男人将她带到后宫便忘之脑后,只念着那个男人的好。

  赵之瑾看到记忆中少年为了去看父亲一眼,不顾先生的责备,越过好远的地方,跑到皇帝上朝的太和门去,赵之瑾冷笑一声,为小少年那一点濡慕之情不值,烧的不知人事还一心念着父亲,也不想想,若是他父亲心中真的有一点他的位置,也不至于病死都无人知晓。

  也怨不得少年对父亲有着难以忘却的儒慕执念,毕竟是被母亲临死都念叨的男人,少年心性未成熟,自然是将父亲当成了他可以依靠的存在。

  赵之瑾不是少年,他占了少年的身子,并不代表他就要为少年的那一点儒慕之情去接近皇帝,以他现在不受宠的皇子身份,注定离皇帝很远,怕是到皇帝死的时候,才能到皇帝的灵前哭几声,表达一下他对皇帝的虚假亲情。

  “殿下该起了,卯时了”

  屋外传来细声细气的少年嗓音,赵之瑾听了便知是伺候他梳洗的小路子,小路子是一个月前调过来的,以前伺候他梳洗的太监都没有超过三个月的,皇后是个很jīng明的女人,怕他们这些不受宠的皇子能翻身,便做出了让伺候皇子的人三个月一换,就算想收买这些太监宫女也没有门路。

  赵之瑾应了一声,小陆子端着梳洗的水进来,赵之瑾现在住的殿中有着十来个太监,这十来个太监都是皇后以及不知道是哪些个受宠妃子的人,否则怎么可能一个堂堂皇子,发烧一晚上都没有人知晓,怕是知晓了,也是当没有看见吧,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死一个还能给自己家主子少一点竞争。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