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离开主角就病危_绿头菜【完结+番外】(4)

  “下午不是你让我道歉的吗?再说道个歉怎么就喜欢他了?”

  “只有面对喜欢的人才会在被羞rǔ后还一遍遍道歉,因为陆乐柯不愿意秦禹讨厌他。”

  “你滚!!!”

  “这是文件上解释的。”系统委屈地说。

  “什么玩意儿啊,下一步是不是还得让我去泡男人啊?”

  “这……这到不用,陆乐柯这种性格不敢的,就是吧,那个,你以后得对主角好点儿,多关注他,帮助他。”

  呵呵……

  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的叶徙一出校门口居然被人拦住了,拦他的人也穿着校服,吊儿郎当的搭住他的肩膀,就把他往对面的巷子里带,叶徙仔细一瞧,这不是与自己有过四面之缘的厕所哥嘛!

  “你gān吗?我要回家了。”叶徙抱着书包,挣扎了几下,小声说。

  “小娘娘腔,你猜啊,猜对了今天就少打你两拳。”

  “我要回家,你别拉我。”叶徙挣脱不开,委屈地掰着捏住他肩膀上的手,声音里有了哭腔。

  “哇,叶子,你现在演的好啊!”

  我是真的怕,好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演?叶徙觉得自己这小身板连两拳都扛不住。

  胳膊拧不过大腿,叶徙被动的被拉进了黑灯瞎火的巷子里,这巷子白天是临时的小吃街,晚上收了摊,连个猫猫狗狗都没有。

  “小娘娘腔,你白天跑得挺快啊,现在这儿也没人,咱们继续聊聊呗。”

  “我想回家。”叶徙低着头,紧紧抱住书包,哽咽着说。

  “别着急,今天肯定让你回家,现在先检查一下你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说着那人就把手往他衣服里伸。

  叶徙惊恐,胡乱踢打起来。

  北方的四月,陆乐柯不像其他爱运动的男生已经在校服里穿了体恤,他还是衬衫套毛衣的初chūn装备。所以两人纠缠了半天,那人也没真把手伸进去。

  “喂,gān嘛呢?”巷口传来男声。

  叶徙仿佛听到了天籁,面前的男生大惊失色,放开叶徙就从另一边跑了。叶徙感觉自己快要心肌梗塞了,弯下腰,双手扶着腿喘气,抬头向巷口看去,他不知道该惊还是喜。

  系统“哇,传说中的英雄救……**丝。”

  秦禹站在巷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在学校对面打车,看见陆乐柯被拉进巷子以为这动不动就哭的家伙会挨打,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跟过来,结果这是怎么个情况。

  这年头娘娘腔也会有贞操危机吗?

  第4章 我是娘娘腔4

  打架事件之后,叶徙觉得自己活得很糟心,一方面要不停应对秦禹幼稚的恶作剧,一方面还要配合班主任的烂好心,偶尔还得躲一躲猥琐的厕所男。

  恶作剧这方面叶徙不得不承认秦禹真的是个好孩子,虽然放了狠话,但迄今为止没打过他,也没骂过他,顶多是下了课装睡,不让坐在里面的自己出去上厕所,或者在老师提问的时候悠悠地来一句:“老师,陆乐柯说他有个地方没听懂。”哪个地方?神游外太空的叶徙表示很为难。

  对于班主任的烂好心嘛……怎么说呢……

  “秦禹,陆乐柯你们俩拿着拖把去把咱们班环境区打扫一下。”果然……又来了。

  班主任大概觉得所有的同学情义都是培养出来的,自从那天之后,叶徙觉得自己跟秦禹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绑在了一起,娱乐、劳动、学习,反正只要睁着眼睛肯定能看见对方,简直是度日如年啊!

  “你说的是月老的红线吗~~”系统又开始幸灾乐祸。

  叶徙懒得理它,跟着秦禹去墙角拿上拖把,出了教室。

  “快点儿拖,马上上早自习了。”秦禹像跟空气说话一样,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叶徙。

  叶徙低着头嗯了一声,翘着小兰花指认命的gān起活来,指甲上的亮晶晶的护甲油衬得手白嫰嫰的,叶徙偷偷抠了两把。

  “这东西太恐怖了,怎么像长在手上了似得。”

  系统:“别抠了,你的小可爱看着你呢。”

  “能不能别让聂静给你涂指甲油了,每天下课熏得我脑子疼。”秦禹停下拖地的动作,嫌弃的看着他的手说。

  聂静是换座位换到叶徙前面的小姑娘,高三炼狱般的生活也没磨灭女孩子爱美的天性,不知道桌dòng里藏了多少指甲油、唇膏。

  叶徙对聂静是又爱又恨,原因在于聂静长相甜美,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眼睛像月牙弯弯,对着叶徙一笑,叶徙心都跟着化了。但是这个甜蜜的小姑娘折腾起人来是真要命,仗着陆乐柯像女孩子一样柔柔弱弱不会拒绝人,天天用他的手试指甲油颜色,带颜色的涂上还给擦,像护甲油这样透明的,涂完了都不管收拾的,搞的陆乐柯更符合娘娘腔这个外号了。自从聂静坐在他前面,叶徙每天上课的新活动就是把手放在桌dòng里抠指甲。

  “我……不是我要她涂的。”叶徙把手指藏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看着秦禹解释道。

  “不喜欢就别让她涂啊,自己没长嘴,不会拒绝吗?”秦禹生硬地说。

  我那叫怜香惜玉,你懂个屁!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系统 快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