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的都是预言_白孤生【完结+番外】

  《他说的都是预言》作者:白孤生【完结+番外】

  文案:

  自从道士梁泉念死了大司马,

  没人敢再直面锋芒,唯独杨广不信邪。

  梁泉:“……“

  *

  bàonüè无情大杀四方脑子有dòng攻·杨广x不明属性受·梁泉

  阅读指南:

  1.隋朝历史半架空,不按历史

  2.文中所涉及的玄学知识你懂得金手指,不考据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泉 ┃ 配角:杨广 ┃ 其它:其他历史人物

  作品简评:

  vipqiáng推奖章

  梁泉身具言灵,这宛如预言的能力让他的生活充满挑战。而身为道士,斩妖除魔是梁泉的职责。但在这个职责之前,他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杨广。本文以主角梁泉的视角展开整个故事,文章中既有江湖之远的生活常趣,又有庙堂之危的惊险刺激。主角身边有可靠的伙伴,机灵古怪的小纸人,一同经历诸多神怪险峻的故事,这一个个单元剧般的小故事串起了文章的主线,掀开了隋朝新的篇章。

  第1章 煞意

  大业三年,东都洛阳。

  城门口,梁泉正等候着出城,他一身衲衣,在百姓中也不大显眼,垂眸的模样很是安静。

  梁泉年幼被一老道收养,师徒二人在深山小观独居,直到老道去世后方才下山。

  如今距离梁泉四处游历的时间已有三年,他来洛阳,也只是想亲眼看看这延续数千年的洛阳古都的伊始是怎般模样。

  今上杨广建东都洛阳后,此地也开始繁华起来,不论是商人富豪还是普通百姓,也逐渐在此落地生根。

  彼时才大业三年,距离杨广登基也刚刚三年。年轻气盛的天子虽不得人心,然刚上任的些许举动还算在规章内,其威严赫赫也压下了些许不满反对的情绪。

  梁泉在洛阳内待的时间并不长,他仅仅只是游览几日便又出了东都。彼时的洛阳尚未拥有那经历岁月年华的雍容华贵,经历了战乱又重新再建,还是少了几分韵味。

  梁泉本便打着巡游各地的打算,在出了洛阳后便一路往长安而去,雍容华贵的长安城乃是jīng华汇聚,浑然天成。天下游历若不能到那里看看,的确有些遗憾。

  只是梁泉的打算很快便在路上夭折。

  在离洛阳不远处爬山道时,梁泉听到稚嫩惊慌的吼声,爬到半山坡一看,这才发现山涧跌落了一只幼虎。

  幼虎卡在石峰中挣脱不开,正两只小蹄子扑腾着想出来。梁泉把包袱解下丢到那石缝边减轻负担,搓了搓手往下爬。

  救了那幼虎后,幼虎一直挣扎,一弯身竟又是跌到下头去,梁泉来不及想,跃下在半空中搂住幼虎,脚踝磕到了山壁生长的枝丫,剧痛猛然传来。

  梁泉蹙眉,在空中调整了姿势落地,搂着幼虎检查了脚踝伤势,虽看起来并没有大碍,然至少半个多月不得赶路。

  梁泉搂着还没长全牙的幼虎,听得一声震天的吼声,一只大虫猛地从山林中扑出,通体黑色,额间斑纹发白,其凶猛的视线在梁泉身上徘徊,烦躁不安的情绪蔓延开来。

  道士垂眉看着幼虎,又松开手来,任着幼虎落地,用着稚嫩的小嗓子吼叫,似乎在应着母虎的声音。

  那大虫爱怜地蹭了蹭幼虎,又舔走他身上的湿气,冰冷的视线在梁泉身上停留半晌,又低吼了两声,这才叼着幼虎离开。

  梁泉的衣物早已浸湿,好在包袱掉落在丛林间,用树枝勾下来,待会换一身也便是了。就是这伤势很麻烦。

  莫说绷带伤药,梁泉能寻出些草药来便是幸事。好在他这些年在外行走,为了有备无患,在包袱间的确准备了些东西。

  梁泉一瘸一拐地爬出溪水,摸到了包袱先换了身衣服,这才卷着湿透的衲衣放到一边,又寻摸着伤药出来。

  梁泉坐在大石头上检查着脚踝的伤势,那高肿起来的模样明晃晃地告诉他伤势的严重性。他低叹了口气,先上了药又撕了布条包裹起脚踝,摸了根树枝站起来,又把湿透的衣裳卷在另外的皮子里背起来。

  他抬头看着山涧的情况,要回到刚才的山路上需要爬上去,然梁泉现在自然是做不到的。只能尝试着刚才大虫走的那条路了。

  “……是这里吗?”

  梁泉隐约听到个混着口音的声响说话,顿时站住。没半刻,黑虎的身影猛地从山林中扑出,视线盯着梁泉看了半晌后,又扭头朝着茂密的丛林吼了两声。

  “来了来了。”

  这声音更近了,一个小沙弥从枝叶中挤出来,踉跄了两下才站定,一眼便看到眼前有个清俊道长站在眼前。

  “阿弥陀佛。”

  小沙弥连忙合掌。粉嫩乖巧的小和尚看起来与身后的凶恶黑虎很是不搭。

  梁泉行拱手礼。

  小沙弥笑起来,可爱至极,双手合十,“道长别怕,这是寺中住持养育的虎子,只是放归山林后也一直守护着寺庙。”

  他的视线落到梁泉的脚踝上,顿时道,“小僧被她的声音吸引而来,想必就是施主救了小虎崽,眼下道长身体不适,不若跟着小僧到寺庙休息?”

  梁泉星眸微动,熠熠生辉。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