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每天都在被灭_瞑樾【完结+番外】(7)

  欣赏?一个杀手有什么好欣赏的。

  “陈然虽然是杀手,但他是个好人,他杀人是受人所雇,但他也是有原则的,非大jian大恶不杀,被地主豪qiáng不杀,非心肠歹毒不杀,除了…”

  封淼没有说完,但季无修感觉得到,他没有打算继续说下去。

  “所以,凶手……为什么要杀他?”季无修突然觉得自己问了一句特白痴的话,然而说出去的话就如吐出去的痰,再去舔回来,他是不会去做的。

  “刚刚那些江湖人听了你的话后,不是都匆匆走了吗?你当他们真的那么好心来看死的人到底是谁?不过是想从死人身上看出什么罢了。这阵子,江湖上只要有点风chuī草动,都会有一大帮人去掺和。”封淼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季无修,仿佛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季无修倒是在思考封淼说的事,但被两道灼灼的目光盯着,也觉得不自在了。

  “咳,什么事能让江湖都动dàng起来?”

  “呵呵,你不知道,最近江湖上流传一句话。”封淼突然笑了,季无修微微的尴尬就这样被打破。

  季无修看着封淼,明亮的眼睛里充满着好奇,天真道:“不知道。”

  “纸醉金迷,袖手乾坤!”

  “不懂…”

  “不懂就算了,小兄弟,江湖的事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还是少打听为妙。”封淼拍拍季无修的肩膀,站起来,跟棺材铺的老板jiāo代了几句,留了些银子之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季无修也莫名地摸摸自己的脑袋,有些茫然。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的主线大概就从这里展开了,咳,我有点啰嗦,见谅!

  第6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3

  由于昨天下了雨,今天的天气还是有些yīn沉,让人觉得闷。季无修一个人走着,也没人陪他说个话。那一大批江湖人也不知道去了哪,此刻的大街上显得有些萧条。

  不知不觉,经过了一个茶铺,季无修细看了看,是那天晚上他来过的那个。

  走了进去,又差点被门槛绊倒,还好这次没喝酒,自己稳住了,这次,可没有人来接住他。

  慕寒清,不知道那晚有没有等到人。

  问了问老板,方才知道,那晚他等到了要等的人,与那人一同走了。

  心里一阵失落,埋头像个幽灵似的在大街上游dàng,只是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人。

  本想着道歉来着,却听见那人骂了一句“是哪里来的瞎狗敢撞本少爷!”

  什么!瞎狗?你他娘的才是狗呢!

  季无修抬头一看,一袭红衫简直亮瞎了他的“狗”眼呐,亮得季无修一阵晕眩,深吸了几口气才平静下来。

  少年身后的小厮上来推了季无修一把,他刚平静下来,没有防备,这一推,害得他险些摔倒。

  那小厮还嫌推人不够,又骂道:“敢撞我们少爷,你是活腻歪了不成!”

  “蛋白质!”季无修说道,顺便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你骂本少爷什么?”红衣少年气鼓鼓的说道,双手抱着胸,明明比季无修矮了一些,偏要要仰起头,瞥着眼,做出藐视人的样子。

  季无修哼了一声,“骂你笨蛋白痴神经质啊,姑娘,你这几天是身体不舒服吗?在变声期就不要大喊大叫了,小心声音变得跟狗吠似的,而且,你抱什么胸,再挤也挤不出料来的。”

  周围的人忍俊不禁。

  “你眼瞎了,我家少爷明明是男的!”小厮急辨道。

  “长得这么小家碧玉,唇红齿白,你看这衣服多艳呢,这皮肤chuī弹可破,多嫩呀,看这眼睛跟死鱼眼睛似的又大又圆,啧啧啧,本大爷我可都快把持不住了。”季无修两根手指弹了弹少年的脸蛋,一年贼笑。

  “你…你…”少年你了半天,指着季无修的手指抖啊抖,抖啊抖,脸蛋气得通红。

  “我,我怎么了?倒是你呀,这几天不舒服,少发脾气,不然对身子不好,姑娘家就应该温柔些,看看你现在跟炸毛的山jī,喔不是,炸毛的凤凰有什么两样。”季无修把双臂抱在胸前,挑眉对那少年笑。

  “你是哪里来的疯狗?敢对少爷这样无礼,找死!”小厮一拳打过来,季无修本能的一躲,避开了。

  “看来本少爷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就长不了记性。”语毕,少年撸撸袖子,季无修以为他要打架,想看看他到底能有多大能耐。可是没料到,少年突然双手掐住季无修的脖子,力气不小,季无修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男人打架,居然……还能双手掐脖子…

  在季无修的世界里,这跟女生打架扯头发一个性质。

  这个时候,路人看笑话也看够了,想上来拉住那少年,小打小闹还行,闹大了可不好解决。可还没等旁观的人动手,少年的肩膀便被一左一右给钳制住拉回去了,少年偏头一看,噘起的小嘴。

  “大姐,二姐,她欺负我!”少年又指着季无修,控诉他。

  “是啊,他还说我们家少爷是姑娘,对少爷指指点点的。”小厮也愤愤不平的告状。

  “这位公子,家弟骂了你,你也骂了家第,如此也算正也扯平了,还望公子海涵,切莫计较。”那位被叫做大姐的姑娘往少年身前一站,气势有些bī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