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而不死是为妖_卫青城【完结】

  书名:老而不死是为妖

  作者:卫青城

  文案:

  江立:作为一个不合格的jīng神病我总担心把我家老攻弄死了

  玄商:你对力量一无所知(深沉。jpg)

  江立酷帅狂霸拽的一箭没耍成帅却误伤了一个人,更可怕的是这人是个聋子还是个瞎子,最可怕的是他原来不是人

  #论怎么和非人类残疾蛇谈恋爱?##为了追老公种田修仙盗墓样样jīng通#

  慢穿!古代种田+玄幻修仙+现代盗墓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玄商(彻),江立(君未) ┃ 配角:一群蔬菜,一群仙魔,一群粽子 ┃ 其它:种田,修仙,盗墓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万里寻梅花

  霎那间,破旧棉被般沉重的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集到了一起,电闪雷鸣一声令下,乌云便如大军攻城,黑压压沉在屋顶上,仿佛你只要一脚跨出房间就会被吞噬掉。

  房间里越来越昏暗,温修远在重重纱帘和蚊帐里面辗转反侧。他侧过身,汗珠争先恐后冲出后背,让他又痒又麻;他平躺着,腰间又不得力,比撑在半空中还累还酸;他若是趴着,心胸这一大片就好像被人揍了两拳,闷到疼痛,不快点换个姿势绝对要窒息。

  闷热的空气已经带来了莫大的烦恼,偏偏还有蚊子这种生物,温修远自认皮糙肉厚,蚊子不乐意叮咬他那黝黑偏硬质的皮肤,但是架不住它们还有个绝招——嗡嗡叫,叫声时远时近,若有若无。一会儿他庆幸声音远了,迷迷糊糊中又感觉它就在耳边绕圈圈。到了最后,不仅脑袋里嗡嗡响,眼耳口鼻也好似一齐颤抖了起来,震得他再也没有丝毫睡意,太阳xué更痛了。

  “老爷老爷!出大事儿了!”

  急促的门板敲击声不适时地响了起来。

  温修远心头火气,一把掀开薄被,披上件衣服两三步跨到门口,门还没完全打开就忍不住骂道:“哪里来的冒冒失失——”话没说完,原来门口站的是管家而不是那等没眼色的小厮,温修远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是不是嘉木他……”

  老管家一边抹泪一边抹汗,眼神躲躲闪闪,完全不忍心抬起头看老爷的神色:“三少爷他……结果出来了。”

  温修远扯起半边脸皮,也不知是笑是哭:“判了什么?流放还是腐刑你都只管说!”

  如今温修远的要求已经低到极点了,只要不死怎么样都行,然而他察觉到了老管家眼中的泪水,传递着某种连最低期望都无法实现的绝望,不禁颓然往后退了两步。

  果然,老管家抽噎着说:“今日大理寺和都察院会审,判了三少爷三日后腰斩!”

  “什么?”温修远还没晕,为他去拿酸梅汤的夫人恰好回来,听到老管家最后那半句话,顿时花容失色,直接把碗摔在了地上,两名丫鬟连忙冲过来接住温夫人,温夫人软软地半倒在地上,泪水顺着眼角滑落,竟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快把夫人扶进去!”

  “大夫!去请大夫了没有!”

  “哎呀可别叫二少爷知道了,不然早上刚喝下去的药又要吐了。”

  “作了什么孽哟……”

  温修远冷眼看着下人们奔跑忙碌,站成了一尊塑像。

  “老爷……”管家张口想说什么,又想不出任何劝慰的办法,只恨不得替少爷去死的是他自个儿呢。

  愣了半天,温修远忽然动了起来:“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我去求陛下!”

  当文官当了大半辈子,他难得走起来这么利索,径直回房换上官服,一路上什么脸色议论都当看不见听不见。

  bào雨终究开始了,一颗颗铁珠打在温修远挺直的背脊上,他跪在斜阶之下一动也不动,两眼始终直直地望着大殿,哪怕雨水已经在他眼前织出一张网,哪怕斜阶上无数水滴汇成小溪流凶狠地冲刷他的膝盖。

  bào雨中的皇宫显得比平时gān净,但那朱瓦高墙的不近人情也更突出了。

  “陛下!犬子嘉木从小乖巧懂事,心存良善,胆子也小,他绝对不可能与那谋逆之事有关,望陛下彻查!”

  “陛下!我温家世代忠良,勤勤恳恳,为陛下尽忠,为百姓竭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犬子年幼不懂事,天大的罪都是管教的错,微臣愿代他受刑!”

  然而不论他怎么喊,侍卫们无动于衷,路过的其他大人无动于衷,皇上更是无动于衷。

  偶尔有关系好的官员会打着伞过来劝温修远两句,大多数人都是避之不及,远远地看一眼,摇头叹息一番也就罢了,唯恐祸及自身,不值得。

  温修远跪在雨中跪了两个时辰,雨停的时候他全身冰冷,心更是冷到已经完全没有感觉。

  “温大人,您这是何苦呢?”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温修远耳中,他那呆滞的眼球终于转了两下。

  “魏公公……”

  魏德义轻轻地叹了口气:“大人,您想想,陛下算是网开一面了,历朝历代,但凡涉及谋朝篡位的,无不是祸及家族甚至株连九族,如今您和大公子维持原职,府中一gān人等均不受牵连,还能怎么样呢?”

  温修远嘴唇颤抖:“若真是罪有应得我无话可说,可嘉木是冤枉的,他本就不应该得到处罚的,我要是不据理力争,百年之后,他就算是死了,名字也被刻在耻rǔ的牌匾上,让我怎么忍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

  魏德义想扶温修远起来,温修远却一把拉住他:“公公!还请公公为我说说话呀。”

  魏德义是在当今圣上还是小皇子的时候就跟着了,他百分百的忠心,皇帝对他报以百分百的信任,有时候大臣死谏撞柱不如他一句话管用。

  “瞧您说的,奴才人微言轻,又能说什么呢?”魏德义笑道。

  “公公别这么说……”魏德义要是人微言轻,那他这小小的监察御史岂不是连个屁都算不上了。

  魏德义突然打断他:“温大人,奴才多嘴问您一句,只要能救三公子,怎么难怎么危险的事儿您都愿意做吗?”

  一听这话,温修远心中的一堆枯柴立即被点燃了,哪怕只是一朵小火花。

  “公公可有法子?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做,左右不过一把老骨头了,我儿平安无事比什么都重要。”

  不料魏德义摇了摇头:“老奴在皇上面前脸不大,于朝政之事说不上话,不过老奴可以给您指一个人。”说着说着,他的声音越压越低,“这人一开口,三少爷立即无罪释放也不是不可能。”

  温修远心中疑惑。皇帝是谁?九五至尊。谁的话如此有影响力,能说服皇帝?丞相?国师?还是后宫中某位受宠的妃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