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晚来风起_行上【完结】

  书名:重生之晚来风起

  作者:行上

  文案

  晚来风起花如雪,飞入宫墙都不见。是她的上一世。

  受养父养母蛊惑,一意孤行,入宫为妃;遭闺中密友陷害,一杯毒酒了却余生,乱葬岗中墓碑也无;连唯一的孩子也染上天花,不治身亡。

  若能重来,若可重来。她定要那个佛面蛇心,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然真正重来之时,她却有了不同的选择,前世一切,真的是她看到的那样吗?

  无事莫凭栏,故人故土,别时容易见时难。是她的这一世。远离是是非非,忘记前世,以不同的自己,面对重得的一生,接受新的身份,新的生活。

  最后,她也终于明白,她的重生不是重活一世,而是遇见白元修。

  因白元修,她得到了爱,得到了包容,得到了守护。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上岚,白元修 ┃ 配角:苏幼向 ┃ 其它:花如雪,重生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出逃

  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花如雪,蓬头垢面的模样,面容憔悴,佝偻着像是忽然之间老了十岁,让人不禁怀疑,这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丽妃娘娘吗?

  “娘娘,歇息一会儿吧,您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身边的侍女茗荷轻声提醒道,茗荷是花如雪的心腹,十七岁那年作为陪嫁侍女入了宫。

  花如雪杜若未闻,口中喃喃道:“轩儿,轩儿。”

  红肿的双眼看着chuáng上的病儿,眼睛里布满血丝,眼泪是早已流尽了的,如今,只有心还能滴血,

  全身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

  chuáng上的病儿正是花如雪唯一的儿子,当今圣上第三子,景易轩,三天前刚过完两岁生辰。

  也是在生辰那日,被发现已染天花。

  当天服侍景易轩的rǔ母和侍女,全部被杖杀,虽然太医院上下一致认为,三皇子不是在三天前染上的天花。但是看着幼子难受的模样,除了杀,她找不到其它办法可以宣泄心中的悲痛。

  茗荷又提醒了一遍,花如雪才抬起头来,道:“茗荷,圣上呢?”

  茗荷略一迟疑,圣上在何处,她自然也不晓得,道:“回娘娘,圣上正在勤政殿批阅奏章。”

  花如雪道:“扶本宫起来。”

  茗荷赶紧上前去搀,不想花如雪早已没了力气,此刻整个重量掉在侍女身上,两人险些一同摔倒。

  出事那天,平阳宫里的宫女就已经被遣散,只留了茗荷这个陪嫁侍女,还在伺候。

  说是遣散,实则是实行比杖杀还要残忍百倍的杀人方法,毕竟天花容易传染,宫里的太医也治不好,索性杀完焚烧,gāngān脆脆,没有后患。

  如今,除了太医,没有人踏入永和宫半步。

  花如雪有些心寒,想她得宠之时,风头无二,六宫之内无人争锋。如今呵,想那天上飞着的雀儿也不愿意在这里停留半刻。

  “罢了,罢了。”她喃喃道。

  茗荷qiáng忍着眼中泪水,花如雪虽然只是丞相的养女,但自小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入宫之后,更是得圣上宠爱,封妃之路平坦顺利,两年前又诞下皇子,可谓美满至极。可一夕之间,三皇子染上天花,众人避之不及,连圣上也不曾来探望,永和宫不复从前。花如雪的颓废消瘦,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花如雪慢慢走出殿门,刺眼的qiáng光扑在她身上,她不禁伸手在额头上挡住,走到宫门口,守门的小太监看她二人有意出宫,立即拦住:“奉太后之命,永和宫除太医外只进不出。丽妃娘娘,请回吧。”

  茗荷气急,这道旨意,她前日便已经知晓,若只是拦住她们这些下人,也倒无所谓,没想到连丽妃娘娘也要被拦,茗荷喝道:“大胆,凭你们是谁,也敢拦娘娘。”

  那小太监笑道:“奴才奉命行事,还请丽妃娘娘见谅。”面上却是不屑,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见风使舵的人。

  茗荷还待说些什么,花如雪摆手道:“回吧。”

  一主一仆慢慢地又走回去,花如雪依旧坐在景易轩chuáng前,细心替他掖好被角。

  太后不喜丽妃,宫里何人不知。不外是丽妃生得有几分狐媚,出身不够高贵,入不了她老人家的眼。

  倒是丽妃好友姝嫔,温婉可人,因是太后族亲,又常在她老人家面前侍奉,很得太后喜欢。

  茗荷道:“娘娘,太后虽不太喜欢咱们永和宫。但对三皇子,可是疼爱有加,为何如今这般,这般……”说着眼泪就落下来。

  花如雪道:“天花易传染,太后此般,是要本宫和三皇子死在这永和宫,你没见来为三皇子医治的太医,越来越少了。”

  茗荷道:“娘娘既知天花易传染,何必要亲自照料三皇子。”

  说到后面,声音渐渐小得微不可闻。花如雪正抬眼看着她:“你可是在怪本宫留了你?”

  茗荷立即跪下,附身在地:“奴婢不敢,奴婢知道,若那日被放了出去,只怕早已命丧huáng泉。留在娘娘身边,好歹还能服侍娘娘一场。”

  花如雪点点头,不再说话,径直走到梳妆台,拿出一个jīng致的首饰盒,递给茗荷:“这些首饰是进宫时娘亲为我置办的,虽然样式旧了些,到底还值些银两。今夜我会弄些动静出来,你拿着,悄悄逃出去找姝嫔,让她送你出宫。”

  茗荷跪朝花如雪:“娘娘,奴婢不走,奴婢要留下来照顾娘娘和三皇子。”

  花如雪道:“如今,我连自己都不住,更何况你,留下来,不过多一条性命。我让你逃,不是让你出宫找人家过日子,从此逍遥快活忘记我们母子,是让你去丞相府报信,好教爹娘想法子救我和轩儿。这些首饰是给你打发关系的,另外,我再给你写封信,你带给爹,他自然明白。”

  茗荷起身,拭gān脸上的泪水,接过首饰盒,心中暗想:娘娘还不晓得丞相前日遭人检举,查出前年水灾时私吞朝廷赈灾银两,如今已经入狱,等候发落,只怕还等着娘娘救他呢。

  正想着,花如雪已经写好了信,茗荷接过信,又想:能见到姝嫔也是好的,姝嫔是太后跟前最说得上话的,又和娘娘要好,只要她去求情,总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茗荷能知道的消息,花如雪如何不知,这信上写的,是求姝嫔无论如何救下茗荷。

  至于她自己,能和自己唯一的孩子死在一起也是好的。

  景易轩正睡醒,奶声奶气地叫一声:“母妃。”花如雪擦gān眼泪,转身答应:“轩儿醒了?”走到chuáng边坐下,先前担心传染,她不敢碰景易轩,连掖被子都小心翼翼。可是如今,只怕没被传染也走不出永和宫。

  她握住景易轩的一双小手,一病数日,竟是胖乎乎的一点没瘦,她笑道:“轩儿可是饿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