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要谋逆(穿书)_执江子【完结+番外】

  《公主要谋逆(穿书)》作者:执江子

  文案:

  沈如茵爱上了书中男配,相思煎熬寝食难安

  直到有一天,她梦想成真穿到了书里

  ……然并卵!

  她穿成了原书中仅活了三章的路人甲

  面对的第一件事便是生死存亡

  更因尴尬的位置难以风花雪月

  并且,她发现这世界竟和书中不一样,一步两步都是雷

  作为混在二十一世纪底层圈子内的小小公民,沈如茵表示她很小白!

  食用指南:

  1、本文架空,放飞自我请勿考证

  2、不是乱||伦不是乱||伦不是乱||伦

  3、1v1,结局he,男主请看主角栏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女配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如茵、宁扶清 ┃ 配角:周冶等 ┃ 其它:穿书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风华(修)

  夜雨沉沉。

  马蹄踏在泥洼中,溅起黑色水花。

  他反身一剑,便闻凄切长嘶——方才还威风凛凛的马儿此刻已合了眼睛倒在血泊里。

  身着夜行衣手举大刀的人越聚越多,将他bī至绝境,而他的眼睛依旧凌冽而坚qiáng。

  长剑被缓缓举起,“哐”的一声,他整个人猛she出去,冲散了坚固的包围圈。

  刀剑碰撞的刺啦声不绝于耳,沈如茵穿着薄衫站在雨中,手脚冰凉。

  不远处浴血战斗那个人,是她的心上人。

  此刻他衣衫破烂,没有半点传说中的风华,但这天地间空dàngdàng一片,只有他的身影那样清晰刻骨。

  忽然剑光一闪,映出她恐惧的双眼——

  “不!”

  “咿呀”一声,伴随着老木门的呻、吟,走出一个身着褐色麻衣的老妇。

  沈如茵目光呆滞地盯着房梁,尚未从梦中回醒。

  “三殿下不多时便要到了,小姐您也该尽快起身。”

  说着,老妇将打来的热水置于盆架上,拧了帕子递给chuáng上的人。

  沈如茵掀开被子坐起,接过帕子盖在脸上,深吸了几口气方才清醒了些,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处境。

  从原来的世界穿越到这本书里已经有三天,一开始也有惊讶恐惧,但她一向既来则安,因此适应得也算不错。

  唯独让她到现在都耿耿于怀、睡觉前必然要问候一下老天爷的母亲的,便是如今这具身体的身份——

  是个路人甲。能够混吃等死,但是死得很快的路人甲。

  是个公主。实实在在生长在皇宫里,但是连皇帝都不知其存在的公主。

  是、是他娘的自己心上人的亲妹妹!

  妹妹名芜媛,其母白洛被人陷害进入冷宫,因为条件太差,生产时失血过多丧命。

  而处于凌霄殿中的罪魁祸首听闻这则消息,莫名其妙大病了一场,从地府中捡回半条命后,再醒来时便像是忘了这个人,连同白妃刚出生的小女儿也一同抛在脑后。

  为了保护自己幼小的女儿不受其他妃子迫害,白妃临死前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将芜媛藏在冷宫里抚养。

  可怜小芜媛就这样一直在冷宫中长大,身边只有唯一的嬷嬷照顾。

  后来,芜媛偷偷跑出冷宫,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五皇子。

  五皇子的母妃虽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出身,却清心寡欲不愿争斗。

  然而因为生下一个儿子,她终究被动地卷入硝烟。

  由此,她便对自己儿子采取不管不问的态度,叫五皇子从小就受到自己兄弟们的排挤,夹缝中求生存,过得很是艰难。

  芜媛的出现,给了这个幼小的弟弟许多温暖,于是五皇子登上皇位后便为芜媛的身份正名,封她为长公主。

  不过好景不长,成为长公主不久,芜媛就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流言污蔑并非真正的公主,最后在众臣子的口诛笔伐下,皇帝不得已对芜媛处以极刑。

  实际上,芜媛只是皇帝与门阀大族们之间争斗的pào灰,是世家为了威慑皇帝推出来的一枚棋子,让皇帝认清自己作为傀儡的身份。

  如今,沈如茵继承了这枚pào灰的身体,面临着几个月后便要被押上断头台的命运。

  想到这里,她默默地拿起铜镜。

  镜子中映出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桃花眼水波潋滟,玲珑小鼻下端圆润,樱唇殷红,笑起来便露出一口皓齿。

  沈如茵叹了口气,每逢走投无路伤心绝望之时,拿起镜子来照一照,她觉着自己似乎又有了一些活下来的信心——虽然这并没有实际上的用处。

  “小姐?”嬷嬷疑惑地望着她,忍不住出声催促。

  “好了好了。”

  走出厢房,便见院子里有一身材颀长的男子负手而立,槐花轻飘飘落下来,搭在他肩头。

  嬷嬷行了一礼,道:“三殿下。”

  三殿下,书中男配,她的老师,她的亲哥哥,她的……意图犯罪对象。

  来到这里的前三天,嬷嬷每日督促她复习功课,说是三皇子过两日便会来。终于在第四日的清晨,她见到了他。

  看书时她曾为了这个男配哭得眼泪哗哗,到现在还能记得他说的那些话。

  他说:“既然是他坐上那个位置,我便不允许有谁觊觎。即便是我,也不可以。”

  他说:“安稳这个词,向来不适合我。”

  他说他手上沾满血腥,他说他不配得什么善果。可是沈如茵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是喜欢这样的他。

  在书里,宁扶清是所有皇子里出身最卑微的一位,为一舞女所生。

  他两岁时,舞女突然无缘无故全身肌肤腐烂,不堪苦痛跳进荷花池。

  后来他终于明白,那残忍的毒/药,本该由他承受。

  失去母亲后,皇帝将他jiāo给熹妃抚养。然而那熹妃自己原本就有一个儿子,待他自然也不算好。

  仅仅两岁,他就要学会如何讨好父皇与母妃,独自在深宫里生存。那些后宫中黑暗yīn险的手段用在他身上,沈如茵简直不敢想他是怎样对抗的。

  他最终活了下来,还活得这样好。

  他成为最优秀的皇子,也是最冷漠,最无情,最狠辣的皇子。

  这样的他,却仅因受了女主的一点恩惠,便终生追随。结局里,男女主角成为百姓爱戴的帝后,而他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以解释,隔着整整一个世界的距离,为何她就会那样喜欢这个人。

  喜欢他生来孤独独自行走的沉稳,喜欢他身处绝境时依旧想着要“活下去”的坚毅,喜欢他将所有心意埋藏于胸的隐忍,甚至连他报复敌人时的那份腹黑yīn狠,她也很是喜欢。

  夏末的风卷着些微凉意,随着他转身的动作,带起他衣角。

  风华绝代这个词很俗套,但此刻沈如茵再找不到别的形容词。

  他点点头,冲沈如茵招了招手,“小芜儿,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