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别跑,师兄喊你双修_梅若卿【完结+番外】

  正文 第一章 死亡之路

  凤飞蝶只觉得身子忽然轻盈了许多,仿佛随时可以飞向天空一般,才想到此,凤飞蝶便飞身而起,不由望向下方躺椅,有些疑惑,明明还躺在椅子上呀,可是……

  “你可是凤飞蝶?中国北京人,七十岁,网络作家?”耳边忽然传来yīn深而洪亮地声音。凤飞蝶这才发现,自己的身旁居然有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仔细一看,这不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吗?

  “没错,我是凤飞蝶,你们是黑白无常?是来提我的吗?我死了吗?”凤飞蝶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两道身影,实在是不能不震憾,自己活了七十岁,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可心疼的,可是看着这两个传说中的人物,她实在不能不激动,不得不兴奋,这可是她一直相信存在的人物呀!如今证实了这点,不激动,不兴奋就不是她凤飞蝶了。

  “那里躺的也是你?”黑无常无视凤飞蝶激动而兴奋的眼神,指着下方躺椅中的人。

  “是呀!那就是我呀!没发现我俩长一样吗?对了,既然你们真的是黑白无常,那就是说也有地府喽?什么时候去,好想看看呀!”凤飞蝶只要想到真的存在地府,便迫不及待地催促着。

  黑无常看着凤飞蝶实在是无语极了,他gān了这么多差事,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奇葩的人,一般来讲看到自己,就代表着死亡,那她不应该是害怕的吗?她到底激动个什么劲儿呀!

  “黑兄,她们两个好像确实是一个人,只不过一个是年老态,一个是年轻态。”白无常仔细看了看身旁的凤飞蝶与躺椅中的凤飞蝶,走到黑无常面前认真地说着。

  “还真是,这又是怎么回事?”黑无常仔细对了一下,讶异地道。

  “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一定不是普通人,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玄机。黑兄,既然她与别人不同,还要对少爷提起她吗?”白无常有些犹豫地问着。

  “提呀!怎么不提?我管她什么玄机不玄机?就算她是什么大人物,现在她是在咱们哥俩手中,你怕什么!再说你看她那模样,我相信只要将她给少爷送去,以后咱们会更得少爷赏识的。”黑无常毫不在意,理所当然地说着。白无常也觉得有道理,遂不再说什么。

  “什么年老,年轻呀?你们在说什……么?”凤飞蝶隐隐听到了一些黑白无常的对话,不明白这二位说的是什么意思,望了望下方的自己,又看了看自身,看到的竟然是一双年轻少女的双腿双手,顿时惊讶地说不出话了。

  “发现了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正常来说人死时什么样,灵魂就是什么样,可你这七十岁的身体,十八岁的灵魂是怎么回事?”黑无常走上前来,边将锁魂链锁在凤飞蝶身上,边惊奇着道。

  “好冷!”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凤飞蝶,被锁魂链中传出的yīn寒唤醒,顾不上再去想奇怪的异状,双腿不由自主地抬起,跟在黑白无常身后,只是在渐渐远去之时,忽然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凤飞蝶不由停下脚步,回头张望了一下,可身后除了陪伴了自己二十年的金毛犬虎子之外,再无任何人在,凤飞蝶疑惑着转身走远了。下方的虎子却在此时抬起头,目送着凤飞蝶离去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竟然像人一样开口低低的说:“我们还会见面的,别把我忘了!”

  凤飞蝶渐渐适应了yīn冷,好奇地张望着,只有双腿不由自主的跟在黑白无常身后,先后去了几处地方,每去一处,便多了一个魂跟在她的身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竟有二十人先后死亡。这些魂中除了凤飞蝶是一脸好奇地左看看右望望,其余的魂均怕的全身颤抖,头低低地垂着,不甘心死亡地呜咽着。

  “原来这就是鬼哭呀!”凤飞蝶弯了弯嘴角,眯着双眼低声自语着。

  前方的黑白无常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锁着她的锁魂链散发的寒意更深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的路越加昏暗无光,道路也越走越窄,二十个魂一个接一个的走着,望不见道路的尽头,十九个本就害怕的魂越加无助迷茫,凤飞蝶也早就没了好奇之心,虽然她不害怕,不甘心死亡,可在这望不到尽头的道路上也开始了烦躁。终于,一位老人的魂实在承受不住,开始大声的哭喊。

  “闭嘴——”白无常一记铁鞭抽打在魂的身上,刹时间,那道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稀薄,魂体颤抖着,开始了缓慢的消散。

  “到了,这就是huáng泉路,huáng泉路对于你们这些魂来说将会更难走,身体消散的速度也会更快些,若你们不想魂飞魄散,就别惹我们发火。”白无常之后,是黑无常寒意森森冰冷地声音。

  凤飞蝶看着快要消散的魂,又仔细看了自己,方才发现,自己的魂体经过这一路行来,竟也是稀薄了许多;再看看手中的锁链,方才明白,这条锁魂链竟是有吸收魂力的功能。

  huáng泉路上一片黑暗,且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四周的撕扯之力,每一次撕扯,魂力便会大幅度减少,魂体变得更加稀薄。

  与此同时,走在huáng泉路上的魂,除了自己,就再也感受不到任何鬼魂,就连黑白无常也消失无踪,若不是不时地感受到手中锁链的另一头传来粗鲁地扯动,怕是还要以为黑白无常已然先行一步了。

  huáng泉路并没有很长,凤飞蝶只觉得还没适应四周的撕扯之力时,黑白无常便再次出现在眼前,然而走出的魂,算上她自己却只有五个,其余的十五个均消散在了huáng泉路上,成为了huáng泉路撕扯之力的一部分。看着面前的五个魂,凤飞蝶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疑惑得想到:怎么人死了,还不算完吗?非要魂飞魄散吗?

  望着面前狰狞地鬼门关三个大字,凤飞蝶有些迈不开步子,若地府是这个样子,那么她可不想进。

  “怎么?终于知道害怕了?害怕了也得走!”黑无常嘲讽地看着凤飞蝶,一鞭就抽了上去。

  凤飞蝶颤抖了魂体,看了黑白无常一眼,硬咬着牙不发一言,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渐渐地自然了起来,身后四个魂体亦步亦趋地跟着,进入了鬼门关。

  进入鬼门关,依旧是黑暗的,不同的是道路两旁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只火把,乎明乎暗地闪着光,前方的道路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是依旧yīn寒彻骨。

  “两位爷回来了?少爷刚还问起你们呢!”不时出现一两只鬼差,讨好地笑着上前与黑白无常打招呼。在看到凤飞蝶时,鬼差的双眼不由一亮,但一看黑白无常,不由又是一副同情的眼神扫向凤飞蝶。黑白无常察觉后,警告地看了鬼差一眼,便走了过去。众鬼差不敢再露出丝毫的同情之意,低下头灰溜溜地离开了。

  凤飞蝶看着这一幕幕地发生,心中疑惑着鬼差同情的眼神,想要开口询问,但想到黑白无常对那些鬼差的警告,便知道,即便是问也问不出什么,随即下意识的起了警惕之心。又想到鬼差一副讨好的嘴脸,不禁摇头苦笑着想到:原来传说中公正的地府也是这般的市侩;看来不论是什么地方,只要有生物,就一定有战争。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