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73做神婆_归园田居【完结+番外】

  《重回73做神婆》作者:归园田居

  文案:

  公婆的冷漠,丈夫的软弱,让陈瑜连同未出世的孩子冤死在产房里。

  含恨而终的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重生回到了1973年,还多了个见鬼的能力!

  这一不小心,就被她混成了十里八乡赫赫有名的神婆。

  陈瑜欲哭无泪:我不要做神婆!人家明明是个小仙女!

  ps:特殊年代,前期悄悄搞事,打木仓的不要。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瑜,小和尚 ┃ 配角:很多很多人 ┃ 其它:年代文种田家长里短灵异轻松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听着里面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产房外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紧张不安的看着产房,他身边的父母却是冷冷淡淡,全然没有期待的样子,好像里面躺着的不是他们的儿媳和孙儿,而是陌生人一样。

  产房里。

  “孩子胎位不正,恐怕不能顺产,最好剖腹产。小刘,你去通知一下产妇家属,把情况说一下。”一个医生摘下手套,拿了一张《手术知情同意书》递给身边的护士。

  chuáng上的陈瑜这会儿已经疼得意识模糊,不停在心里哀求:求求你了,宝宝,赶紧出来吧。听到医生的话后,她还是qiáng打起jīng神问道:“医生,剖腹产对孩子有没有坏处?”要是对孩子不好,她就再努努力。

  医生看她这会儿还惦记着这事,就耐心地安慰她:“不用担心,剖腹产对孩子没有伤害。你的胎位不太好,剖腹产对孩子更好一点。”他没有说,如果不采取剖腹产,恐怕大人孩子都有危险。

  陈瑜这回才放下心来,本来还想对医生笑一下,但是肚子里猛然袭来的一阵疼痛,让她忍住哭喊出来。

  很快,全副武装的护士急匆匆地走出来,拉下口罩说:“产妇现在的情况不好,胎位不正,可能会难产,医生建议剖腹产。”然后拿出同意书:“如果同意的话,家属在上面签个字就行。”

  青年杨振华下意识的接过笔就想签字,却被他娘王chūn华拦住了:“剖什么剖?都说瓜熟蒂落,这还不到时候就从肚子上剌个大口子,孩子还能好了?谁家媳妇不是自己生的?就她娇贵,还想剖腹产!明明就是个山里出来的野丫头,装什么千金大小姐!”

  重要的是,剖腹产得一百多,顺产60块钱就够了,单位还能报销一部分。为了一个自己不待见的儿媳妇,王chūn华是不会花这个冤枉钱的。

  护士为难的看着杨振华,这要是不签字,他们可没法做手术。剖腹产在医院并不常见,一周也就能碰到一两个,他们在技术方面也不太有把握,更不敢未经家属同意就做手术。

  杨振华祈求地看着王chūn华,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又看向他爹。杨长富沉默了一瞬,说了一句话:“听你娘的。”

  看到爹娘的反应,杨振华眼里的希望之光渐渐熄灭,他艰难地跟护士说:“护士,你跟我媳妇说一声,让她再坚持坚持,我就在外面等着她。”

  护士看着这个男人窝囊的样子,真为里面的产妇不值。这老两口明显不是个心疼儿媳妇的,恐怕对这个孙子也没有多少期待。(分段)

  看这男人似乎还对妻子有些在意,她就试图跟他解释:“产妇的情况顺产的几率很小,如果不采取剖腹产,很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到时候就是一尸两命。

  “我们再考虑考虑吧,让我媳妇再坚持一会儿。”杨振华羞耻的转过头,不敢看护士鄙夷的眼神。应该不会有事吧?

  记得娘说,她生自己和姐姐的时候,连医院都没进,就请了个接生婆,在chuáng上垫了几层稻草就生下来了。尤其是生他那会儿,生了三天两夜,最后不也母子平安了吗?

  对,不会有事的,顺产对孩子好,也有利于陈瑜身体的恢复,她一定能顺利生下孩子的。杨振华蹲在墙边,抱着脑袋喃喃自语,自我安慰着。

  “陈医生,产妇家属……”护士进来同情地看了一眼chuáng上的陈瑜,小声跟医生说着外面的情况。病人家属不签同意书,陈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跟身边的助产医生和护士说:“我们再努努力吧,看能不能把胎位调整过来。”

  “医生,我受不了了,给我剖吧…孩子,我的孩子怎么样了?”陈瑜已经疼得意识模糊,却也能直觉孩子的状况不太好,但是她等啊等啊,就是没能等来丈夫的一纸同意书。

  最后,产房里的陈瑜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中渐渐停止了呼吸,眼睛睁的大大的,不知道在看着什么。而在医生和护士看来,这个女人是在无言的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和冤屈。

  然而实际上此时的陈瑜却觉得痛苦在一瞬间远离,四肢百骸无比的舒畅,好像在母体中一般自在。她感觉自己身体变轻,慢慢的飞了起来。她低头看了一眼,正看到自己láng狈的身体,周围围着一圈白衣服的人。

  浑浑噩噩的陈瑜困惑地看着下面的场景,皱着眉头想:她好像是死了?然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人,飘飘dàngdàng就出了产房。看到外面那个蹲着的男人,她欢喜的飘过去,轻柔而甜蜜的叫着他的名字:“振华,振华……”

  这时抢救了一番还是没能救回陈瑜的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疲惫而沉痛地通知他们:“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产妇难产而亡,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保住。”

  看着丈夫突然崩溃痛哭,揪着医生的衣领泣血一般质问,听着婆婆嘀嘀咕咕说什么“幸亏没有剖腹产,不然这钱不是白花了?真是个贱命,生个孩子都不会生……”陈瑜仿佛大梦初醒,嘴角越咧越大,最后咧成一个恐怖的角度,无声的大笑起来,却没有一滴泪水流下。

  是了,她已经死了,死在了产房里,而已经成为灵魂的她,再痛苦也没法流出一滴泪水。从医生和护士的话里就能听出来,如果丈夫签下了同意书,她和孩子原本是可以保住的。然而在公婆的反对下,她那个孝顺至极的丈夫,一句争取的话都没说,只让她坚持。

  是了,这个男人一直不就这样吗?口口声声说着爱她,在她一次次被婆婆大姑子为难折rǔ的时候,他只会沉默,然后无力地说“那是我的亲娘,亲姐姐,我能说什么,你忍忍吧,为了我忍忍好不好?”

  她一直忍啊,忍啊,终于忍到送了命。她想起自己无缘得见的孩子,忍不住痛恨自己,杀死它的帮凶,也有自己一份。如果不是她为了那可笑的爱情,一再忍让,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只是,若灵魂真的存在,为什么不见她的孩子?陈瑜慌乱的在产房里外寻找着自己的孩子,结果是一无所获。她匆匆飘到医院的每个病房里,好像无头苍蝇一般,不停的叫着“宝宝你在哪里?妈妈来找你了,你不要躲着妈妈好不好?”

  但是偌大的医院,除了她,没有任何一个“非人”的生物存在。陈瑜不肯放弃,她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试图穿出去,却一眨眼就被融掉了半个手掌。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