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门主太可爱了怎么办_红口白牙【完结】

  《我家门主太可爱了怎么办》红口白牙

  文案:

  刘旷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面容狰狞,性格变态,这个他看着就吓得腿脚发麻,恨不得立刻跪地求饶的门主大人在偶然一次发作之后——

  展现出令他心肝都在颤抖的另一面!

  恨不得搂着抱着亲亲亲亲亲亲亲!!!

  前期: yīn冷变态毒辣杀人狂魔×jīng明不入流小偷倒霉人渣

  后期:……你猜?

  本书又名《我家门主总有那么几天会发病》,《小流氓想把门主宠上天》,《论不入流的小人渣是如何变成忠犬的》,《我和垃圾桶在古代》,《被锁在门主身边的日子》以及《门主大人太可爱》

  另外还有副CP 欢乐多多

  纯情正义江湖青年攻×处处留情公孔雀受(雾)

  痴情霸道将军兄×薄情悲惨风流弟

  风流采花贼攻×女装大佬受

  本文1v1 HE cp多多,绝不太监!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旷,鬼煞 ┃ 配角:垃圾桶,白轻砚,花离颜,莫少华 ┃ 其它:穿越,he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楔子

  嗯,很好,三更半夜,没有行人也没有监控器。

  刘旷狠狠的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狠狠地捻了半圈,又猫着腰子靠近目标物。

  刘旷十分熟练的把绿色塑料垃圾桶内的东西倒了个一gān二净,狞笑着拍了拍,嘿嘿,这可是明天的午餐!

  五大爷那死老头子说不收垃圾桶,缺德。靠!他妈的收养个孩子当免费童工就不缺德?!哼,假清高。

  不过张大鹏那个王八蛋太他妈坑人。上次他弄来一辆自行车,奶奶才给了两百五!!七成新的变速哟…

  真他妈的黑……

  刘旷想的出神,又被硕大的垃圾桶挡住了视线,便没注意脚下一颗发着荧荧绿光的邪恶的石头……

  “啊—————咚!”

  ———————————————————————————————————————————————————

  【盛平二十三年,京城相府】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大人微微弓着腰,脸上似乎带着卑微的祈求。他嘴唇颤抖了两下,终于还是抖出了一句话:“神医…犬子,可还有的治…”

  神医?坐上的黑袍男子低下头,嘴唇微微勾起,似乎在嘲讽。这个称呼……

  宰相能爬到这个位置,察言观色这种技能,他已经练得炉火纯青,看到男子的表情,就忍不住扇自己的耳光。

  这可是“恶医”啊,在这个人面前,没有治不好的病,没有医不好的人。自己竟说出那样质疑他医术的话……

  显然,这个宰相毫不犹豫的忽视了自己的称呼是否过于违心。

  “神医,您若是救犬子一命,小人必定以重金相谢…”

  恶医轻轻讥笑了一声。

  大厅里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恶医止笑,手持一块桂花糕,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这人脸上覆了一张jīng致的银灰面具,露出一双凌厉双眼,浑身上下散发着“我非善类”的极具压迫性的气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战战兢兢。

  该是味道不错,那人懒洋洋地开口:“宰相大人,您还真是两耳不闻江湖事啊。”

  宰相的心,猛然下沉。

  传说,恶医救人,必定以最残忍的方式来救。

  最残忍的方式啊……

  有穷苦人家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偏偏要huáng金百两。

  有富贵人家以千金许之,他偏偏要那家长子之命。

  天下第一高手为治恋人失明的双目,跪在雪地三天三夜。他走到高手面前,踢了踢那人冻僵了的膝盖,

  笑道:“我医她,你自废武功好不好?”

  ……

  哭了,跪了,绝望了。

  恨了,痛了,沉默了。

  有多少人求过他,就有多少人想杀了他。

  这个人所过之处,仿佛就是为了酿造悲剧。要么让病者愧疚一生,要么让求者,痛悔恨一世。

  有人骂他,说他丧心病狂,不配为医,说他是恶鬼,是阎罗王,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邪物!

  有人想杀他,一把亮剑满心恨意!!

  可是到了后来,骂他的人哑了,杀他的人傻了。而这个人却依旧是那么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他是医,更是魔!他有一千一万种方法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恶医!恶医——最恶毒的妖医!!

  “那我该…”宰相的声音沙哑的很,小心翼翼的,似飞蛾扑火,妄求最后一抹希望。

  “你的官位。”恶医挑眉笑道,声音清晰生冷。

  宰相大人那奄奄一息的儿子躺在chuáng上痛苦地皱眉,默默地望着父亲。

  而宰相大人却沉默了,脸色出奇的灰败,儿子眼中闪过一抹苦楚,他想笑,可惜力不从心。

  “哈哈哈……”恶医帮他笑。笑得狂妄,笑得嚣张,笑得冰凉。笑得划破满室沉寂。

  恶医起身向外走去,到了门槛处,忽然顿住了,仿佛是忽然间又想到了什么。他转身,又折了回来。

  时间有一瞬间的凝固,然后是众人狂跳的心。

  莫非,莫非…

  但只见恶医大步流星地走到桌子边,端起了果盘。

  直到那人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众人才回过神来,表情僵硬。宰相大人发出一声怒吼,狠狠地掀翻了曾经放有jīng致果盘的檀木桌。

  宰相夫人捂住嘴,身子顺着柱子滑了下来,一声哽咽从指缝中溢出。

  随后,丫鬟小姐个个泣不成声。

  而宰相府的大公子也终是流出了两行清泪,永辞人世。

  恶医走出去相府大门。眉眼还留着未散的嘲讽。

  你看,那口口声声疼着爱着的儿子,到底,还比不上一个官位。

  他从果盘里拿出一个果子啃了一口,勾了勾唇角,便仍旧是一副放dàng不羁的模样。

  忽然之间,一股来自上方的气流,直直地冲向恶医!恶医眉头一皱,瞬间跳到了几丈开外。与此同时,一枚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那团气流。

  银针刺入“刺客”时,“刺客”才落到地上,只不过那“扑通”一声,以及扬起的一圈灰土和本来设想的轻盈落地着实有些不符,这让恶医有些意外。

  发现那人已然晕了过去,恶医皱了皱眉,走上去观察。

  约莫是刚及弱冠的青年男子,其实说是男子也是牵qiáng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