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种田忙_秋风残叶【完结+番外】

  书名:贵女种田忙

  作者:秋风残叶

  文案: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1.第一章 她还活着

  1.第一章 她还活着

  在一个软绵绵的蒲团上,一个小人正仰着头看着湛蓝的的天空,看似聚jīng会神,又神无jiāo集,思绪早不知飘到了哪里。

  此娃便是郑微,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白领丽人。

  感觉脖子快僵掉了,郑微本能的想要抬手捏一捏。当她举起手,才恍然,无奈的瞅了瞅现在的小胳膊小腿,又无力的放下,嘴角微勾。

  再次环视一圈这个破旧的小院子,郑微确信,她还活着,奶奶确实把她送到了古代。但是谁能告诉她,为嘛年龄这么小?看这小身板,也就一岁多的样子吧。

  她现在这种情况,连走路都是问题,其他更不用说了。郑微撇撇嘴,冲着天空某处呢喃了一句,“奶奶,不管怎样,我活着,您老该安心了。”虽然和奶奶说的有出入,但比起活着,这点不算什么。

  想起相依为命的奶奶,郑微有些伤感。在遥远的时空,奶奶一个人生活,肯定很寂寞。

  她知道奶奶是神秘的巫族传人,身体里蕴藏着神秘的力量。在很小的时候,奶奶就预测到她二十五岁的劫难,为了给她避劫,奶奶尝试了各种方法。

  而就在事发前几天,奶奶突然发现她的生命线已发生变化,手臂上的那条红痕已经快延伸到手腕处,根据奶奶的说法,只要长到手腕的位置,就无力回天了。

  眼下唯一的出路就是找一个命格相同的身体寄生,大千世界,人海茫茫,怎么找?她根本不抱什么希望。只记得奶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天一夜。等再见到她时,已是满头白发。

  当时她都傻了,只有奶奶很激动:“好孩子,奶奶给你找到了新的身体,那女孩虽然生在富贵家,但也是个短命的,你过去也不算夺人性命。”

  看到奶奶眼里燃起的希望,她不忍心拒绝,以奶奶的善心和身份,必定高寿,但是她却舍弃了,为了自己的孙女而断了她自己的福报。

  “孩子,去了那里,好好地生活,莫挂念,在哪里生活都是一样的。”能活着就有希望。

  最后仅存的意识就是在身体抽离那一刻,看到周身围着一层白白的雾气,身体轻飘飘的,好似在云端。直到有一股力量拉扯她的意识,才察觉到自己离奶奶越来越远,想要伸手已经来不及。

  “当家的,你看这孩子,醒来一坐就是一天,不会有问题吧?”让吃就吃点,让睡就睡,这也太听话了。

  在郑微愣神时,耳边传来一句担心的声音。

  “要不······我去请大夫来看看?别落下病了。”

  郑微回过神,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微转头,才发现一双担心的眸子正紧紧的盯着她。

  睁开眼的第一刻,看到的就是这个女人的脸。郑微知道她就是这家的女主人郑李氏,是他们救了自己。

  看到这个善良的女人,郑微感觉很亲切,本能想要点头打招呼的,但是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嗓子跟堵了什么似的,刺拉拉的疼,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天哪,不会这具身体是个哑巴吧?

  ☆、2.第二章 刷好感

  2.第二章 刷好感

  就在她脸色难看时,刚才走掉的男人引着一个消瘦的老头进来了。

  “大夫,您给帮忙看看,这孩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还连忙搬个墩子放好。

  “嗯,”老者点点头坐下,左手捻着他那撮gān枯的小山羊胡,右手搭脉,半眯着眼。郑微一直观察着他,片刻之后,老大夫才放下手。

  “没啥大事,就是有些虚弱,体内有些寒气,我开点药给她,慢慢养着就好。”

  “噢,那就好,麻烦大夫看看,这娃儿的神色?”知道身体没啥大事,郑李氏就想问问娃儿的神智。

  老大夫一听,拧眉头观察了会,也没发现异常,“可能是这娃儿刚醒来,还没有适应过来,过两天再看看,到时我在开些清心补脑的药物辅助一下。”

  “哎,那就好,麻烦大夫。”郑李氏听了心里缓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直到把老大夫送走,郑微也没听到他说出自己在意的事情。心里忍不住一阵吐糟,这个庸医,没看出她嗓子有毛病吗?连这点都诊不出来,还好意思收诊金,她可看的清清楚楚,郑李氏拿出一小把铜板给他。

  通过几天的相处,郑微对这个家也算是了解个大概,基本情况也摸清楚了,说来也是巧合,他们这一家子竟然也是姓郑,看来都是缘分呐!

  那个中年汉子就是这个家的家主,叫郑茂成,那个温婉的女主人叫李婉清,也就是郑李氏,他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郑文辉今年八岁,二儿子郑文涛五岁,是个非常简单的四口之家。

  现在加上郑微,也就五口人,不过这个家真是够苦了,每天早晚两顿饭,基本上都是黑馍馍配上咸菜汤,要不就是稀得能看到底的米汤。

  算起来也就是她待遇算是最好了,每顿饭都是粘稠的米糊,中间还能跟着他们一块喝点咸菜汤,也不至于她嘴巴总是淡淡的。

  “这娃儿真好带,不哭也不闹的,不知道的还想着是个大孩子呢?”知道这娃儿没啥大病,郑李氏总算是放心了,笑眯眯的看着她乖巧的坐着,由衷的感叹。

  郑微心里一愣,心说您真相了,但是要她像个真孩子似的动不动的哇哇大哭,也做不来啊。

  吃了几天的苦药汤子,郑微感觉自己的嗓子好多了,已经不疼了,看来那个瘦老头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李氏正在做针线,郑微看着她温婉的侧脸,她低头玩了一会自己的手指头,像是下了决心似的,抬起头冲着郑李氏咧着嘴呵呵的笑起来。

  这样才是一个一岁多孩子该有的表情吧?

  “哟,娃儿听懂话了”李氏看到郑微眉眼弯弯的小样子,伸手抚了抚她的小丫鬃,慈爱的眼眸简直要把郑微给融化了。

  从小郑微就没有父母,是奶奶一手拉扯大,在她的内心,是非常渴望母爱的。

  郑李氏的出现,好像在她心里投一下一颗小石头,一圈一圈的dàng漾开来。

  “凉······凉,”吃过汤药嗓子好差不多了,郑微想张口说话还是有点困难,可能是小孩子声线发育还不完善,吐字不清,这是硬伤!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