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消愁_一缕秋色戏寒烟【上部完】

  《与君消愁+番外》(上部)作者:一缕秋色戏寒烟

  第一章

  高霞孤映,明月独举,青松落崩,白云何侣?

  我哼着不知从哪听来的小调,随着一群人涌如电梯。

  被挤在角落里,百无聊赖的盯着电梯显示版上红色数字变化上升,2层,3层,4层……电梯里的大部分人正做着和我相同的动作,他们谁也不理会谁,脸上是一派冷漠。钢筋水泥堆砌的城市连人的感情都一起堆砌了。是否还有人期待那一丝丝的温情和真心呢?

  已经放暑假,我一点玩兴也无。盛夏的阳光热力四she的普照人间,公平到不管谁出去都会晒脱一层皮。回想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的新款手机,再瞧瞧手边这款还算新的三星折叠机,不指望大哥买了,还不如自己来公司打工来的容易。我的宝贝手机,小爷我来了!

  电梯仍在缓缓上升,刚刚出去了一些人,所以空间上来说是宽松,舒服多了。随便瞄瞄光可鉴人的电梯壁的身影,眉如远山斜斜的上挑,湿润润,水汪汪的横波大眼;鼻子小巧挺秀,薄而软的唇;微长的发随意箍起,上身是蓝色短袖T恤,露出雪白的颈部和漂亮的锁骨,下身着浅色牛仔裤,迷彩色包包斜挎在肩膀;秀气有余,大气不足。

  微撇唇,明明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大哥於碧映高大俊挺,举手投足间霸气bī人;而我却生得如此纤细瘦弱,老天啊~~~你老人家真偏心!

  第一次到公司时,大哥进去如若无人之境;我却悲惨的被保安拦下,死活不让我进,还摸摸我的发说:“小朋友,这不是你来的地方。回家做作业去!”若不是大哥下来寻人,我怕是一辈子别想踏进公司一步了。

  默……

  然而知道我的身份後,那保安总是笑眯眯的从口袋掏出粒棒棒糖揣我怀里,再拍拍我的头说:“好孩子,又来找妈妈啦!”

  沈默……

  “当!”电梯里的灯忽然灭了,也停止了上升。我一惊,看电梯里几个人已经乱作一团,在一堆按键里寻到一个用力一按,警铃大响!呼口气摊到地上:“请冷静一点!电梯马上就能修好了。小姐,请你不要叫了好吗?”我的话是掷地有声,可效果就……

  电梯里还是很吵,真搞不清这几个人哪来的jīng神劲儿。头越来越疼,太阳xué一跳一跳的。我捂着忽然气闷的胸口,眼睛发黑,身体竟变得轻盈无比。

  不久後,电梯又在“叮”的一声後恢复运转,我擦擦眼,怎麽办?我竟然看到自己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走出了电梯。电梯门在“我”走後又合上了,盯着“我”从容离去的背影,再在灯下瞧着自己的手,透过手还可以看到电梯的红地毯。又看看光亮的电梯壁,上面只有那几个女人的影象,没有我的。我,我,我竟然离魂了!而我的身体却被另一抹灵魂占据了!

  我要拿回属於我的东西。所以等电梯门再次打开时,我飘了出去。出去便撞上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却轻易的穿过去。在心里打了个寒战,哀叹自己已经是鬼了。

  刚变成鬼,我还控制不了身形的飘移,不是撞上人就是飘过头,方才甚至飘出了窗户,差点被风chuī跑。无声轻叹,这年头,鬼不好做啊!

  跌跌撞撞的飘到大哥所在的楼层,找到那间印有烫金“经理室”几个大字的房间,想抬手敲门,手却穿过门去,哎~~~~直接飘进去就是了。

  大大的落地窗,满室的天光。大哥坐在桌前拿着笔在批示些什麽,眉峰不自觉皱起。

  小心的贴在落地窗前,底下的车流人流如蝼蚁般从眼前过,知道有些人就喜欢站在高处睥睨天下,却不知高处不胜寒。

  轻轻的敲门声,门外的声音细如蚊呐:“大哥。”

  我一颤,那是我的声音!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大哥收紧的眉峰松开了些,摘下眼镜道:“进来吧。”

  “我”低着头走到大哥桌前,将文件递上,却一直不肯抬头。

  大哥一挑眉:“怎麽,什麽时候我家消愁也知道害羞了?见到大哥连头都不敢抬了吗?”

  我飘近细看低着头的“我”的表情。黑线,只见“我”脸得都能煎熟jī蛋了!耳根子,颈子都红通通的。

  再飘到大哥身前,这张脸再帅也看了一二十年了,腻味了,不过也不能否认他的杀伤力就是。但是能红成这样,也着实夸张了点,我啧啧惊叹。

  见“我”不回声,大哥剑眉复又收紧:“於消愁,抬起头来。”声音也不复先前温柔,带着些微冷厉。

  “我”轻轻一抖,仍旧低头不语。

  “於消愁,你给我抬起头来。”大哥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我”身边低斥。

  我飘远,耸肩。大哥生气了,他最讨厌畏畏缩缩的性格了。

  “我”被迫抬起头,一张脸竟梨花带雨,双眼里闪着水光满是委屈,红唇咬得发白。

  大哥一愣,虽我平时爱撒娇假哭,这点大哥是知道的,但从未出现过这般──委屈无助,楚楚可怜的表情。看这般表情,啧啧!从来不知道我这张脸也可以有这样的表情,连我自己看了都要心痛了。

  一阵沈默,大哥轻叹的把“我”瘦弱的身子揽进怀里,手掌在“我”背上轻拍安抚。

  心里忽然一阵揪痛,不想再看便转身飘出落地窗,也不知道要哪里,就随着风飘。才变成鬼,就已明白寂寞如鬼的道理了。

  不知道飘了多久,天黑就找地方睡觉;天一亮就挤在人群里飘来飘去。苦笑~~我这点还真不像鬼。

  偶尔飘过自家门前,忍不住进去看一眼。老爸边看报纸边吃饭被老妈拿筷子狠狠的戳了几下。

  “我”低头小口小口的吃饭,老妈和大哥同时夹了一筷子菜放“我”碗里。

  老爸从报纸里抬头:“消愁,多吃些!最近瘦了。”

  吃完饭,老妈在厨房忙活,老爸回书房处理文件,“我”把灯光调成暖暖的色调,硬拉了大哥看电视……

  鼻酸,心酸,嫉妒得就要掉下泪来。

  不看了~~找到可以还魂的法子前继续当我的无主幽魂罢,我转过身头也不回的飘出门。

  走到十字路口,红灯,等着。

  还没到绿灯,我静看一人走过来。穿着白色衬衫的身躯显得纤瘦异常,卡其色休闲裤,衬衫下摆被风chuī得轻轻摆动。月明如素,银色的月光撒了他一身,但见他神情恍惚,眼神空dòngdòng的。

  我皱眉。这人在gān什麽,晚上虽然车不多,但这一带的车流量却不小,照他这麽走法,不出事才怪。

  “喂!这样很危险!”我翻了个白眼,朝他大呼出声。话却散在风里,慢慢飘散。

  我一怔,接着微微一笑。他怎会听得到我说话。

  那少年忽然抬头,眼睛清明的直视前方。可以看出他有一双很美的眸子,闪着淡淡的琥珀色光芒,清澈见底。遗憾的是少了神采,暗淡迷蒙。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