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仙(穿书)_yy水月【完结】

  《堕仙(穿书)》yy水月

  文案:

  沈越穿越到了一本名叫《堕仙》的书里。

  没想到。

  这竟是一本耽美小huáng书。

  坚定的1v1

  穿书受 vs 反派攻

  这是一个把小huáng书努力掰成清水文的励志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越,蓝结衣,萧美辰 ┃ 配角:魔尊,尹公子,陆岳西 ┃ 其它:穿书,清水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一章

  沈越一觉醒来,就已经在这个修仙世家中了。

  鬼使神差的,他知道到自己穿越进了一本名叫《堕仙》的书中。

  这本书的主角也叫沈越,是沈家家主的独子,从小锦衣玉食,马上便要十五岁了。

  但是他意识里,只知道这是一本修仙题材的小说。

  他还不知道自己穿进的是一本修真背景的耽美飙车小huáng书。

  直到第二天,他十五岁生辰。

  沈家迎来一位来自流云山问云宗的贵客,金丹长老浮尘。

  他的父亲十分慎重,一早便将沈越打扮得十分体面,亲自领着,带他给那长老相看根骨,看他是否具有仙缘。

  浮尘长老自小天赋有缺,筑基时已近古稀,沈越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只觉他是一位面相和善的老人,心中颇生好感,待他拉过自己的手,探上脉门,便见浮尘面上先是一喜,随即一沉,接着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

  沈父一旁暗中观察,见浮尘神色变化,心里不免咯噔一下,上前一步,忐忑道,“浮尘长老,越儿他……可是有不妥。”

  “这孩子根骨倒是不错,可竟是难得一见的纯yīn之体。”

  沈父闻言顿感五雷轰顶,身子晃了一下,差点双眼一黑晕过去。

  原来在这本书中的仙洲大陆上,修仙门派世家众多,旁门左道自是无数,一般的鼎炉倒也不稀奇。

  只是那纯yīn之体可是十分罕见,相传是天生鼎炉的体质,据说千年难得一见,且这种体质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会在十八岁后显出鼎炉之姿,容貌也会发生明显变化。

  沈老爷子爱妻早逝,身边就这么一个独子,天资聪慧,学什么都快,又生的极像他母亲,他对儿子向来是疼爱至极。

  沈家虽为修仙世家,然到他这一代已经没落,沈父五十年前勉qiáng筑基,便已是极限,沈家族中也已许久未有年轻弟子被仙门宗派选中了。

  他本对儿子寄予厚望,如今儿子竟然是这种妖邪体质,这对人微势单的沈家来说,真不亚于晴天霹雳。

  何况沈越还是男儿之身,若被人当做鼎炉争夺采补,岂是一般折rǔ磨难。

  想到此处,沈家家主神色复杂,又心疼又着急地看向儿子。

  浮尘长老则沉思片刻,摸了摸胡子对沈父叹道,“纯yīn之体与其他鼎炉不同,被采补后灵力不仅不会衰枯,反而会大大增进双方修为,待到他成年,鼎炉之姿无法掩盖,必将遭到仙魔大能的争夺采补,就算以我金丹期的修为,也不能护他周全。”

  沈越听到这里才终于意识到不对了。

  就算自己不是什么根骨奇佳,但作为一本书的男主角,这个体质的设定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

  若是他理解的没错,那浮尘长老的意思是,别人修仙打怪升级,而他体质特殊,只要一路口拍口拍口拍就行了?

  浮尘长老若有所思地盯着沈越,打断了沈越的细思恐极。

  “为今之计,只有……”

  沈父从震惊中惊醒,忙起身朝他一跪,急行大礼道,“还请浮尘长老救我儿一命啊!”

  浮尘长老忙将沈父扶起,一面沉声道,“左右护不住他,若是将这孩子送到仙都,上献给鹿晏城的仙门大能,还能换来鹿晏城对你沈家的永世庇护。”

  见沈父闻言神色激动,张口欲言,浮尘忙抬手继续道。

  “你先别慌,待老夫说完,你要明白,这孩子这般体质,你我铁定是护不住的,与其被那些妖邪魔修夺去害了性命,或带他成年,被仙门大能发觉,到时候朝沈家威bīqiáng夺当了鼎炉,倒不如提前替他选个承诺与他双修的大能当依靠,他这种体质,越是修为高的大能,才越是护得住啊。”

  “只是……”浮尘长老顿了顿,看向沈父,眉梢一扬,忽地又正色起来。

  “只是你孩儿既生为男儿,就该顶天立地,自有一番成就。我方才探这孩子根骨资质均是上佳,勤加修炼,未必不是一个可造之材。你沈家祖辈对我有恩,老夫也一直未曾回报,你若信得过老夫,便将他jiāo与老夫收为弟子,带他上流云山暂避,三年之后,若还没有办法护他,就全凭他自己的造化,这两条路,端看你们如何选择。”

  沈父沉默了,能入流云山,自是沈家之幸,但儿子这种体质,三年之后,鼎炉之姿无法掩盖,必定命运多舛,一想到此处便不由心酸,jiāo给仙家大能,虽能保儿子一时平安,又能给沈家带来qiáng大靠山,然又与卖子求荣有何区别。

  “爹,越儿想去流云山。”

  就在沈父踟蹰纠结之时,沈越已毫不犹豫地开口道。

  浮尘长老转而走向沈越,低头严厉地盯着这个锦衣玉冠的小少年。

  沈越凝视着这位老人的双眼,一字一句道。

  “浮尘前辈说得对,男儿本该顶天立地,自有一番成就。”

  沈越呼吸沉重,暗自握紧拳头。

  他俩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沈越要是还想不明白这是一本耽美无脑飙车文他就是傻子了!

  他心里翻来覆去,简直想将这本毫无下限的小huáng书骂个一百遍,他刚穿越进来时还觉得挺美,还打算顺应剧情走,安心当主角,此刻,这样的想法是再也不敢有了。

  他咬着牙,掀开衣摆,朝浮尘长老双膝一跪。重重磕了三个头。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两年后。

  流云山顶流云居。

  轻年一代的问云宗弟子均住在里。

  夜微凉,笼罩在整座流云山的护山大阵好似一口透明的锅,时不时在半空中,闪现出一道道的流光溢彩。

  两年前,沈越被金丹长老浮尘收为亲传弟子,亲自带上流云山。

  少年人血气方刚,考虑到沈越的体质问题,浮尘长老特意将沈越安排在流云居单独的一间寝室里,避免与其他弟子同住,以免惹出不必要的事端。

  这夜,月黑风高,特别适合做一些偷jī摸狗的事情。

  三更过后,大部分弟子已经熄灯休息。

  流云居院中的一间门忽地开了,一名黑色的身影无声无息地溜了出来,蹑手蹑脚,一路摸到沈越的竹屋门前,深吸一口气,因先前吃过几次教训,不敢直接伸手推门,就转身摸向门旁半掩的窗子。

  抬眼朝里望去,漆黑一片,隐约可以看到竹塌上,正卧着一个清瘦的身影。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