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医天下_六月【完结】

  《妃医天下》

  作者:六月

  文案:

  特工军医穿越为相府嫡女,受父亲与庶母迫害,嫁与摄政王,种种陷阱,处处陷害,凭着一身的医术,她在府中斗争与深宫之争中游刃有余,诛太子,救梁王,除瘟疫,从一个畏畏缩缩的相府小姐蜕变成可以与他并肩而立的坚毅女子。

  “你再偷跑出去,本王打断你的小短腿,有哪个王妃怀着身孕还四处跑?”

  “江东闹瘟疫,我身为官民署的大夫,自然是要去的,你再拦我,疫症都要传到京都了。”

  铁臂一伸,横抱起那絮絮叨叨的女人,摄政王大步回去,哼,官民署的大夫多着呢,要你一个孕妇出马?还真把自己当菩萨了?也不想想自己当年的手段是何等狠辣刁毒。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bī嫁

  “本宫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嫁还是不嫁!”粗bào冷冽的男声在夏子安的耳边炸开,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子俊美却狰狞的面容。

  身上有尖锐的疼痛,脖子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掐住,胸腔像是要炸开一般难受。

  她眸色一凝,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她记得自己被上司出卖,身中五枪,已经死了的。

  脑子里顿时倒灌进一些记忆,不是属于她的记忆。

  子安还没回过神来,脸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记耳光,直打得她昏头转向,眼冒金星。

  嘴里一阵血腥的味道钻上来,她吐了一口鲜血,感觉到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她陡然抬头,狂怒在眸子里焚烧,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方才原主被乱棍杖打魂归西天,她才得以穿越在原主身上复活。

  “回答本宫,你嫁不嫁给梁王?”

  又是一声愤怒的质问,伴随着一记狠辣的耳光,打她的人,是当朝太子慕容桥。

  一道绿色的身影扑过来,拉开了慕容桥,哭着说:“殿下,不要为难姐姐了,父亲那日虽然醉酒,确实错应了将我许配给梁王殿下的。要姐姐代嫁确实为难了她,再说,姐姐心里也一直思慕殿下您,您这样bī她,岂不是要把bī死吗?”来人梨花带雨,一副娇弱的模样,正是夏子安的庶妹夏婉儿。

  慕容桥见状,十分心疼,当即放开子安,改为虚扶着夏婉儿。

  空气迅速回到子安的胸腔,她大口大口呼吸,驱散了死亡的气息。

  子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是身上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站立不稳,双腿一软又倒在了地上,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和这两人的对话让她立刻判断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主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在一个月前与梁王殿下饮酒,醉酒之时答应了梁王殿下迎娶夏婉儿的要求。

  丞相酒醒后后悔不已,他平生最宠爱妾室玲珑夫人所出的庶女夏婉儿,怎么可能真的舍得将她嫁给残bào的梁王?

  夏婉儿也哭闹着不肯嫁,因为,她早与太子情投意合,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

  丞相不得已,便bī嫡女夏子安代嫁给梁王。

  夏子安虽是嫡女,在丞相府却从未享受过嫡女的尊荣,她的母亲更是被丞相厌弃。

  原主夏子安自然不肯同意待嫁,夏婉儿便向太子慕容桥哭诉。

  方才在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一一灌入子安的脑子里,慕容桥不仅和丞相府的人一起bī迫她嫁给梁王,还对她用了刑,她甚至能听到原主夏子安临死前的哀求和她死前那漫天的血腥。

  夏子安怒火丛生,慕容桥便轻蔑地看着她,一脚踹了过来:“凭你也配思慕本宫?呸,你这样的货色,便是送给本宫做妾,本宫也不会要你。”

  夏子安本就受了刑,这一脚毫不留情,踹得她一口鲜血吐出,她握住双拳,眼底狂怒越发炽盛。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身上受的伤太重,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撕裂般的疼。

  夏婉儿柔柔弱弱地上前,一脸内疚地继续道:“姐姐,对不起,我曾答应过你,不会对太子殿下有非分之想,可是,情之一字,实在让人无法控制,我越是压抑对太子殿下的思念,这份思念便越深,越无法自拔,恕我不得不无视您对我的警告。”

  夏婉儿表情实在是楚楚可怜,但是夏子安却知道,她私底下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慕容桥大怒,“你竟然敢阻止婉儿与本宫在一起?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夏婉儿连忙拉住慕容桥的手,哽咽道:“殿下不要怪姐姐,本来做妹妹的就不该与姐姐争,是我的不是,是我没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慕容桥道:“婉儿你不要再说了,你就是心肠太软,才会一直被她欺负。”

  夏婉儿看着底下láng狈不堪的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yīn毒,却用哀求的语气道:“姐姐,求你成全我与太子殿下吧,妹妹会一辈子记得您的恩德。”

  子安吸着冷气,冷冷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表演恩爱,心头觉得厌烦不已,她在现代是特工组的军医,来往皆豪慡痛快之辈,不屑与这种勾心斗角矫情恶心的人说话。

  她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梁王腿有残疾,且他生性残bào,虽没娶正妃,府中却有十余名姬妾,而且,听闻这些姬妾有半数都残废了,可想而知,她们在王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原主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愿意嫁给梁王。

  子安忍住疼痛,用尽全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拿我一生的幸福去成全你吗?你真不要脸!”

  慕容桥闻言,陡然大怒,看向廊前坐在椅子上的夏婉儿之母玲珑夫人,“还不打更待何时?”

  玲珑夫人一直都在看着,她心中着实焦虑万分,如果夏子安不答应,自己的女儿婉儿便要嫁给梁王那个恶鬼了,今日太子前来施压,她本以为夏子安会答应,却不料三番四次用刑,就是不肯松口。

  如今听得殿下的吩咐,她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愤怒,厉声道:“来啊,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她答应为止。”

  玲珑夫人一声令下,两名粗bào的下人便摁住子安,棍杖声声落在夏子安的背上,直打得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八年特工生涯,练就了她钢铁一般的意志,她咬着牙关,承受着原本不属于她的耻rǔ与痛打,一口口的鲜血从嘴里溢出,背上的棍杖几乎要把她所有的骨头都打断。

  玲珑夫人与慕容桥都没想到夏子安会这般的口硬,玲珑恼火至极,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威仪,疾步下来,一手抓起子安额前的头发,用力地把她的头拽起来,恶狠狠地道:“你若不肯答应,便是自寻死路。”

  子安呸了一声,满口的鲜血吐在玲珑夫人的脸上,玲珑夫人怒极,拽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用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慕容桥冷声道:“还与她废话什么?她若不答应,便按照丞相之前的计策,以通jian之罪,把她母亲休出去,且看那袁氏以这等不堪的罪名被休出府去,还能不能活下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