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高冷女神的撒旦老公_染沐染【完结】

  《重生之高冷女神的撒旦老公》作者:染沐染

  文案:

  前世,他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是落城的一个神话。然,事实就是他厌恶自己的妻,到死都在啊!

  她的死是他连累的,却还要为他而死,为他生儿育女,最终不得善终。

  重生过来,他不再糊涂,断不会再像前世的结局。他的妻,这一世也会是他的,无论前面多大的困难他都会为她披荆斩棘,只要这一世还拥有她。

  愿为她改变什么,温柔只留给她,只求有个前世所没有的家。

  一本秘籍引发了bào风雨下的的平静,又是否可以战胜一切困难迎来幸福呢?

  从前世的厌恶到今生的爱恋,情路遥远,在爱情的道路上又有怎样的际遇呢?

  这是一个在爱情道路上勇于追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独宠,男女主身心gān净)

  作品标签:宠文、总裁、独宠、重生、豪门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卷 第一章真相,痛苦折磨(1)

  地牢

  “啪——”水声从头顶浇落下来,段冥域意识不清的眨了眨落在眼睫毛上的水珠,悠悠转醒。

  突然,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传来,“N国际的掌权人,落城太子爷,痴情汉,落城女子的梦中情人,一个一个光环真是不少呢!”

  “如今落到这步田地,感受怎么样?”

  段冥域抬起那双幽深如寒谭的眼眸直视着面前这个言语丑陋的男人。

  突儿一笑,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唇角挂起一抹轻蔑不屑的笑,嘲讽道:“那又如何,你不也是我的手下败将么!”

  那狂妄高傲的神态,那不可一世的语气,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就算如今这么的‘落魄’,也没挡住他的光芒。

  殷俊峰眯了眯眼眸,脸色yīn沉一片,如果不是这个男人,他好不容易创立的殷氏集团不会就这么的倒了,他隐忍两年,终于他落到了他手里,他又怎么会放过他呢!

  殷俊峰走到地牢中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眼神如淬了毒一样看着落魄依旧高贵清俊的段冥域,冷冷嘲讽道:“希望等一下你笑得起来。”

  “你去请我们鼎鼎大名的太子妃过来叙叙旧。”殷俊峰吩咐着身边的一个亲信。

  叙叙旧?!

  段冥域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犀利的she向殷俊峰,好似要把他戳出一个dòng似的。

  殷俊峰扯扯唇,嘲讽道:“不用这么看着我,毕竟等下就有好戏看了。”

  话落,那名刚派出去的亲信就回来了,同时,手里抓着一个女人。

  女人一头柔柔的长发,大大的眼眸,jīng致小巧的鼻子,可爱性格的樱桃小嘴,鹅蛋脸上有着浅浅的梨涡,笑起来温柔可人,算不上妖娆妩媚,也是美人胚子一个。

  亲信催促着快走,女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亲信直接提着她丢到了段冥域身旁。

  殷俊峰“啧啧”两声,状似不悦道:“瞧瞧,这么一个大美人怎么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亲信挠挠头,有些滑稽,最终站在了殷俊峰身后。

  殷俊峰看着段冥域挑挑眉,“怎么样,我真是个好人,让你们两夫妻团聚在一起。”

  段冥域看着身旁的女人怔了怔,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目光幽深的看着她,冷冷道:“我允许你怀上我的孩子了吗?”

  他与这个女人在一年前联姻,不知怎的被她算计,与她有了***好,一次就中标是他没有想到的。

  可是这女人愣是在那以后一次都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他也没当她是回事。

  女人身体颤了颤,还是没有开口,这个男人每次见到她,不羞rǔ她不罢休似的。

  殷俊峰哈哈一笑,讥笑道:“人人都说糟糠之妻不可欺,可你段冥域就是那嫌弃糟糠之妻的陈世美!”

  段冥域眼眸眯了眯,他怎么样的人不需要他来评价。

  殷俊峰继续道:“这只是第一个礼物呢?后面还有很多呢!保证jīng彩,你就好好看着吧!”

  第一卷 第二章真相,痛苦折磨(2)

  殷俊峰又吩咐他身后的亲信,淡淡道:“把夫人请过来吧!”

  亲信应了一声,便出去办事了。

  段冥域似乎感觉有不好的预感要即将发生。

  果然,亲信领着殷俊峰口里说的夫人进来了,段冥域看着那张脸,形象也不顾了,怒吼道:“贱人,贱人!”

  殷俊峰脸直接黑了,yīn沉道:“贱人?你等一下就会知道到底谁才是贱人?”

  转身换了个表情,温柔体贴道:“婷婷,快来我这里坐!”

  名叫婷婷的点点头,一步一步走到殷俊峰面前,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撒娇道:“叫人家来是有什么事嘛?”

  殷俊峰手抚上女人的小腹上,不答反问:“宝宝有没有折腾你啊?”

  女人摇着头,柔柔道:“我们的宝宝没事的,你就不要那么担心了。”

  段冥域瞧着那对狗男女旁若无人的秀恩爱,银牙咬的嘎吱嘎吱响,眼中的怒火翻腾,到了这一步,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段冥域冰冷的视线she向那个女人,咬牙切齿道:“一切都是你骗我的!向婉婷,你个贱人!”

  向婉婷无所谓的摇摇头,“骗你的又怎么样?我可是骗了你好多呢!”

  好像想到什么,用手掩唇轻轻一笑,“不知道你说的骗你是现在我怀着别人的孩子,还是你所谓的第一次!”

  又接着道:“你认为所谓的第一次被算计的是你的糟糠之妻柒宝言么?”

  “呵呵!别开玩笑了,那药是我下的,目的嘛?就是为了你的财产,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被你糟糠之妻给救了,随后,剧情就跟着我的预料进行了下去,你成功的更讨厌你的糟糠之妻了,而我也不知不觉的潜伏在了你的身边。”

  “至于孩子嘛!那晚的人不是我,自然我怀的小孩不是你的。”

  殷俊峰眉眼含笑,宠溺的看着向婉婷,“婷婷,告诉他那么多gān什么呢,让他到死也不明不白岂不是快哉?”

  向婉婷柔柔一笑,眼睛里却犯着寒光,如淬了毒一样看着地上那个披这散发的女人,既然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

  段冥域此时已经气的额头血管突突bào起,浑身发抖,一直说着,“贱人,贱人,贱人!”

  他身旁的糟糠之妻柒宝言感觉此刻有多么的讽刺,这样的他曾经也是这么的对她的。

  只不过他对她只有无尽的讽刺与鄙夷,曾经的她真傻啊,以为可以日久生情,却不知早以背道而驰。

  殷俊峰脸色yīn沉一片,正要好好教训一番,却被向婉婷的手拉住了,柔柔道:“亲爱的!为这样的人不值得你生气,让他生气岂不是更好吗?我们看戏就行。”声音是柔柔的,说出来的话却是恶毒至极。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