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遇上美大叔_朱衣公子【完结】

  《萝莉遇上美大叔》作者:朱衣公子

  文案:

  “想我简少侠英俊潇洒武功盖世,郁女侠怎么就是不喜欢捏捏捏……”简少侠挠墙中……

  “想我何大少俊美倜傥学富五车,郁才女怎么就是不喜欢捏捏捏……”何大少撞墙中……

  祈释之飘过,面无表情吐出四个字,“一对杯具——”然后,飘走……

  于是,简少侠继续挠墙,何大少继续撞墙……

  石成玉飘过,怜悯看着某对杯具,“郁采乃是个大叔控,你们两个‘少’怎么会有机会?”

  简寻,“……”

  何其,“……”

  重生甜美文,于油盐酱醋中彰显人间真情,于朴实无华中昭见华章珠玑,看重生女猪如何左手俏正太、右手美大叔,步步为营营造出一片锦绣天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咚咚——”

  郁采从假寐中惊醒过来,揉了揉眼睛,这时候还会有谁敲门?

  无数次出现在郁采噩梦中,不再年轻的国字脸再次出现在郁采面前,郁采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太阳xué,自言自语,“怎么又梦到老梅了,倒霉!”

  一阵哄笑声响起,老梅的国字脸隐隐有发青的迹象。

  郁采低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不但老梅,被她称为高中三年噩梦的同桌乔佳竟然也出现在她梦中,更夸张的是很多她早已面目模糊的高中同学竟然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面前,郁采泪了,那群高中生不但让她白天没好日子过,连她的梦境都不放过!

  “上课时睡觉可不是个好现象,”老梅咬着牙尽量保持风度。

  “相反,睡觉时上课绝对是个好现象,”郁采自嘲不已,距离高中生涯已经有七八年了,自己却总是能梦到再一次回到高中上课考试什么的,难道真的是什么所谓的心理yīn影?

  这下全班爆发出一阵更为激烈的哄笑声,郁采身后的男生狂笑中不注意移动了桌子,桌子毫不客气的砸到郁采腰上。

  疼痛让郁采惊慌起来,狠狠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很疼,难道不是做梦?

  “hehellami?”(我这是在哪?)郁采同学一激动就喜欢说英文的臭习惯即使在梦中也没丢掉一点。

  哄笑声在老梅的制止下停了下来,正好让他听到了郁采粗鲁的自言自语声。

  “maybestillinyourdream?”(也许还是在做梦?)老梅恼火不已,现在的学生太过分了,新学期第一节 课就打瞌睡,而且竟然说到现在还没有清醒!

  郁采严肃的点点头,“derland.”(也许,不过也许我是在仙境)

  “?”(你认为你是《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的爱丽丝?)

  “z.”(唔,也许是《绿野仙踪》中的多萝西?)

  “youhavereadthewizardofoz?”(你看过《绿野仙踪》?)

  郁采茫然点头,“g?”(怎么?)

  老梅激动了,高一学生知道《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学生竟然连《绿野仙踪》也看过,而且竟然能如此自然流利的和他用英语jiāo流。

  “sowhat’?”(你叫什么名字?)

  “yucai.”(郁采)

  “r?”(你英语很好,做英语课代表怎么样?)

  “fphysicallabor.”(受宠若惊啊,但我已经是劳动委员了。)

  老梅的眼睛更亮,“sn’s.”(没关系,你可以都做。)

  “but……”(但……)

  下课铃适时响起,老梅丢下一句,“。”(我们下次再说)就闪人了,郁采抹了抹额头的汗珠,这次梦可真古怪了,以前做梦只会梦到让老梅训,老梅会欣赏自己,即使在梦中应该也是不可能的吧!

  “哎,你英语怎么那么好,怎么学的?”

  郁采顺着声音看到了乔佳亲切和善的脸,条件反she的笑了笑,突然冒出一句,“我是在做梦吗?”

  “还没睡醒哪!”大声的嘲笑声在身后响起。

  郁采机械的转过头去,看见了她私底下认为在高中三年最可称得上小白脸的男生,虽然她早已忘记了他的名字,却能清清楚楚的记着他的长相,当然还有当年自己见了他如老鼠见了猫的心情。

  男生修长白皙的手在郁采面前晃了晃,“?”

  “i’hyifyouplease,”(我是多萝西,请叫我多萝西)郁采的回答可以说是多年来魔鬼训练下的条件反she,只要有人跟她说英语,她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回答。

  男生显然没有跟她深谈的意思,大咧咧一笑,从她身边走过,郁采却猛然抓住他身后男生的衣角,“阿非-——”

  郁采的笑容在莫非惊讶带着点厌恶的迅速甩开自己后僵硬在唇角。

  小白脸转过身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莫非,你认识她?”

  莫非若无其事,“不认识,走吧”。

  看着莫非出了教室的身影,和周围人若有似无的窥视,郁采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呜,好痛!

  郁采开始搜索自己在高中时的几个死党,她们碰到她的目光,只礼貌的笑笑,带着好奇,却没有一丝熟悉感。

  郁采此时的惊慌已非笔墨能形容,自己明明在租的小屋里批改那群高中生的作业……做梦应该不会如此清晰吧?

  迅速低头打量自己,上面穿着是高中时期自己非常喜欢,但现在看来却土的要死的长袖粉红色衬衫,下面是一点型都没有的黑色裤子,脚上是廉价的运动鞋。

  桌dòng里是自己曾经很喜欢,认为极为素雅其实也还是土的绿色碎花书包,郁采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手机,周围的喧哗声,桌椅移动的吱吱声,和书包粗糙的手感无不显示这根本不可能是梦境!

  摸出零钱和钥匙,郁采果断的站起来往外冲,走出教学楼大门时差点和老梅迎面碰上,郁采遮着脸含着腰,这才混了过去。

  在学校门口找了一个话吧开始拨老爸的手机号。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郁采不死心,再拨,话筒中仍然是播音员毫无生气的声音,试了几遍郁采终于放弃,开始拨自己的手机号,又拨弟弟的手机,可结果只是越来越深的绝望。

  拿着话筒发呆良久,郁采突然福至心灵想起自家久已废弃的电话,苦思半天,郁采终于想起了曾经倒背如流的七位数字,话筒中传来嘟的声响,郁采拿着话筒的手,握的死紧,电话通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郁采一遍一遍拨着,像是抓住溺水后的最后的一根稻草。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