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军长的种田妻_樊家小妹【完结+番外】

  《重生之军长的种田妻》作者:樊家小妹

  文案:

  一场车祸,于真意外回到五年前,得到葫芦灵水,放弃大好工作,回家包山种田,每天住着木屋看着大片的油菜花田,返朴归真,自由惬意,过着向往的生活,人生不过如此。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正文 第一章 车祸后

  据报道:华国科研院章教授参与研发的《体外配子》技术取得成功。也就是说现在所有人都可以取出自己一点普通细胞,比如发丝或皮肤,就可以制造出jīng子或卵子,结合成受jīng卵后,放入子宫生育!,

  同时也能够改变LGBT的现状,让同性恋人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同时癌症患者和失孤家庭也不再绝望。

  听到这条报道正在开车的于真愣了一下,车里播放的正好是同性恋者可以生子的报道。拿起手机就要打给因为喜欢男人不敢回家的哥哥,一阵白光晃过,抬头便看到对面的卡车撞了过来。

  随着一声巨响,于真失去意识前只觉得胸前玉坠热的发烫,再醒来竟在以前的出租房里,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一看,日期竟然是2015年,自己这是回到了刚工作前两年的出租房里。

  于真甩甩有点发懵的脑袋,在过去自己过去的三十年里,虽不是平淡无奇,但也没有多出彩。压根没有重生女主角的命运多折,也没有什么爱恨情仇,怎么年轻五岁的好事就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不对,于真连忙去摸脖子上的葫芦,竟然什么都没摸到,不见了,一时间金手指,神器,空间?这几个词在于真的脑海里转来转去,自己的两百块淘品竟然是真的!

  一直想着葫芦的事,没想到脑海中竟然出现与吊坠一般无二的葫芦,只见在白雾中倚着石台,有源源不断的水流顺着瓶口倾泻而出。顺着脚下的石板不知流向何处。于真心念一动,手里便出现一捧泉水,触手清亮透彻。俯身喝进口中,更是甘甜纯净,让人神清气慡。

  抬头看到挂在窗口有点蔫巴的绿萝,抱着试试的心态浇了点泉水进去,等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来便开始打量四周。

  这时候于真才开始有点后怕,跟死神接触不是谁都能淡然处之的,何况还是这么近距离。想到车祸同时想到的便是哥哥于琛,因为太在意才会在听到报道忘记看路发生惨剧。

  相比于真毫无波澜的人生,哥哥于琛从小就出类拔萃,打小成绩都是年年第一,初中毕业就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高中毕业就考上重点大学,大学刚毕业就和同学研发游戏,拉头资创办公司,正好赶上国内游戏业的空缺,身价也是年年上涨。

  于琛的前半生简直顺遂的不像话,可能是太顺利让老天爷看不过去了。于琛毕业没多久就被于父给叫回家,说是自古都是先成家后立业,让他相亲好先定下来,老两口也好早点抱孙子。

  谁成想他哥一下子就往家里丢了颗炸弹,说自己不喜欢女人,传宗接代就jiāo给于真了。那时候的于琛正有一腔热血,也不屑说谎话去欺骗父母。说话也十分的坦dàng,坦dàng的让人心寒。

  当时这番话可是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了,气的于父拎起板凳就打。打完还不解气,还扬言要和于琛解除父子关系。不再有这个儿子,当时就给赶出了家门。于琛事后也很愧疚,虽然也有联系,但也不敢回去。

  自己的儿子哪能真不后悔,于真印象最深的就是逢年过节,于父嘴里叼着烟袋蹲在门口的背影,和于母在于琛房里偷偷抹眼泪的画面。

  既然上辈子都能研究出体外配子技术,对现在来说只是时间问题罢了。这样于琛回家应该不会挨揍了吧?扭头看到原本半死不活的绿萝变得鲜翠欲滴,显现着满满的生命力。

  这使于真打算回家的心更坚定了,手里握着这样的宝贝怎么可能忘记父母,上辈子一直以为年轻就该醒着拼,常年在外打拼,忽略了年纪越来越大的父母,想家的心更是充满愧疚。

  正好年关将至,于真就打算先回家过年,看日期来算的话,自己还是刚入职场的小菜鸟,年后辞职也比较方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于父接的,听说她要回家,于父显得很高兴。

  最让于真下定决心要回家的,还是那葫芦里的水,虽然没有发现有多神奇,于真认为qiáng身健体还是可以的,手里有这么好的宝贝,于真自然不会忘记自己年迈的父母。

  于真在县里下的火车,打车到汽车站,正好赶上了从县城到溪头镇的班车。再从县城到镇上的班车上,于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chūn运,车上严重超载不说,车里更是充斥着各种年货的味道。

  jī鸭海鲜和油炸食品的味道,在不大的空间里飘啊飘,飘啊飘~

  车子摇摇晃晃的开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于真的老家溪下村,因为山路崎岖jiāo通不便,她们这块地方比较落后,农业发展不起来,工业更是几乎没有。

  溪头镇虽然落后点,不过这边的环境特别好,完全没有被破坏,就连空气都让人觉得特别舒服,于真身上的葫芦就显得十分喜欢这里,葫芦里的泉水一直往外涌,连水流都大了不少。

  就在于真快被晃散架的时候,车子终于溪头镇,一下车于真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于父。当下眼睛就有点酸酸的,溪头镇这边的四季比较分明,一到冬天气温就特别低。于父头发上还挂着白霜,像是染了满头白发,脸也冻得通红。肯定特别早就等在那里了。

  镇上是没有车站的,于父就一直站着chuī冷风。看到于真下车,几步走到跟前,结过于真手里的行李箱。好一会儿才说:“瘦了,回家让你妈给你做点好的。”

  “没瘦,我想吃爸做的红烧肉”于真笑着回答说。

  “哎,走快回家,回家爸就给你做”于父边说边领着于真向摩托车走去。

  到家后免不了于母的一番嘘寒问暖,各种吃食轮番投喂。随着在外务工还有上学的都陆续的回来,年味也越来越足了。于真有心提起哥哥于琛,每次都被于父给打岔过去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于父看着街上跑过的小孩子,眼里的羡慕是骗不了人的。自己的亲儿子哪能不后悔,于母悄悄告诉于真说她爸晚上睡觉还喊她哥的名字呢,于父还专门花心思去了解了这事,说那性向是天生的,不怪儿子。

  正文 第二章 回家

  第二天难得是个好天气,吃完早饭于真走出门在村里到处转转。现在可以远离喧嚣,远离雾霾。抬头就可以看到蓝天白云,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远远传来pào竹的响声和小孩的笑声,感觉岁月如此安好。

  就像希腊人信奉那个大家都熟悉的寓言故事:一个人在鱼群如梭的海边钓鱼,钓到两条就收竿回家,外国游客问,为什么不多钓两条,他反问,多钓几条gān什么。外国游客说,多钓可以卖钱,然后买船,买房,开店,投资。

  “然后呢?”他问。

  “然后你可以悠闲地晒着太阳在海边钓鱼了。”外国游客说。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