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妃惊华:九千岁,别浪!/庶妃惊华:霸道九千岁_冬季【完结】

  《庶妃惊华:九千岁,别làng!/庶妃惊华:霸道九千岁》

  作者:冬季

  珊瑚文学VIP2018-01-10完结

  “爷,叶小姐开了家赌坊和青楼!”

  “全城赌坊青楼全部查封,不许跟她抢生意!”某爷有势。

  “爷,叶小姐今日买了一整条街的店铺!”

  “买一送一,旁边最近的一条街也送给她!”某爷有钱。

  “爷,叶小姐被指有了jian夫!”

  “放话出去,jian夫就是本王,谁不服来战!”某爷有颜。

  “爷,皇上要给小姐指婚!”

  “非常好,圣旨本王都准备好了!”某爷有权。

  传说中的叶小姐看着圣旨上的各种霸王条款傻眼,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有这种操作?”

  九千岁殿下,咱能猥琐发育吗?别làng,好不好?

  标签:古言 穿越 王妃 扮猪吃虎 qiángqiáng 慡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一卷 第01章为什么死不gān净?

  “咚……咚……”

  洪亮浑厚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间距有序,似乎还带着某一种悲伤,让人听着莫名地感到压抑。

  颠簸、摇晃的感觉让女子逐渐苏醒,她缓缓地睁开眼睛,jīng致的眉头微微皱起,闪亮的眸子四下瞧了一眼。

  空间狭小,四四方方,光线也有些暗,这种摇摇晃晃的感觉,好像是在一台轿子里。

  她怎么会在轿子里?她不是该在科研基地吗?难道这是生日惊喜中的恶作剧?

  叶遥皱眉,没去深想什么,觉得头有些疼,伸手准备掀帘子时,看到自己的衣服时,愣住了。

  嫁衣如火,绣纹繁复,广袖流苏。

  正当她盯着自己宽大艳红的嫁衣发呆时,轿子外面传来一道尖细yīn柔的声音:“叶美人,到了。”

  叶美人?是谁?外面的人在跟谁说话?而她又为什么穿着这么一身?

  “叶美人,请吧。”轿帘子被人掀开,是一个身穿藏蓝色宫服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语气有些不好,“叶美人,快些吧,都等着您了,奴才还有事呢!”

  “你是太监?”叶遥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了这么一句。

  那人的脸色瞬间一变,看着她的目光显出一丝厌恶,但还是回答了:“奴才在宫里当差,自然是净了身的。”

  叶遥咽了一口唾沫,目光在那人的下身扫了一眼。

  什么情况?真太监?不要告诉她穿越的狗血剧情发生在了她的身上,与其相信这个,她宁愿相信这世上有神仙!

  “我是叶蓁蓁?”叶遥迟疑了一瞬,又抬头问了一句在别人看来是白痴的问题。

  那人又是一愣,盯着女子看了几眼,点头道:“您是相国公府的千金,叶家的幺女啊!”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大脑被人狠狠地敲了一棍子,所有的记忆与意识如cháo水一般汹涌而来,淹没了她本就有些迷茫的心绪。

  什么相国公府的千金,这个叶蓁蓁根本就是一个不受后妈和奶奶待见的庶女好吗?

  庶女就庶女吧,为什么要将她送进皇宫给老皇帝冲喜呢?

  是的,冲喜,多么可笑又无知的两个字。而这个结果的诞生,只是因为丰道大国师半夜上天台看了一会儿星星。

  说到这个国师,那可是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上到帝王权贵,下到黎民百姓,都将他奉若神明。

  自从丰道当上国师之后,天秦国年年风调雨顺,粮食丰收。尤其是最近五来年,丰道国师更是推出了几项国策,都得到了很大的成效。

  所以当国师推测出老皇帝龙体不适,需要贵女于月圆子时入宫冲喜为陛下祈福的时候,谁家敢不主动往皇宫送女儿?

  叶蓁蓁胆子小,性子懦弱自卑,自从丞相老爹死了以后,她的日子比下人没两样。

  于是,可怜的叶蓁蓁在恶毒后妈的策划下,很“荣幸”的拿到了这个入宫名额。

  这样还不算完,三姐为了讨好嫡姐,居然跑到她的院子里,说什么老皇帝荒yín成性,专门折磨那些少女,吓得叶蓁蓁直接在花轿里服毒自杀了。

  可是为什么死不gān净?她叶遥的灵魂怎么跑进来了?

  她明明是一个心理jīng神方面的专家,从事国家秘密科研项目,却在过生日的那晚,被焰火炸晕了,还送了命,是不是太扯了一点?

  难道那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

  “带她出来!”宫人见她依旧坐着不动,也懒得再等,给旁边的两个小太监使了个眼色,直接架着她的胳膊出了花轿。

  “gān什么?你们要gān什么?喂!等等啊……我还有话要说!”叶遥使劲挣扎,可这身躯,仿佛不是她的,根本提不上力气。

  好吧,本来就不是她的。

  “有什么话等到了地方再说吧!”宫人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用帕子塞住了她的嘴,脚下更是加快了步子。

  到地方?到什么地方?难道真的要去那个又老又渣又病的皇帝寝宫?

  “唔唔……”然而叶遥的挣扎与抗议一点用处都没有,她被带进了一间宫殿,然后就扔下了她,几个小太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叶遥被摔在地上,浑身都觉得疼,整个人有些发懵。

  就算老皇帝再没用,她好歹也是什么贵人吧?就不怕她哪天咸鱼翻身,秋后算账吗?

  殿门紧闭,地面冰凉,大殿昏暗,竟然连一盏灯都不点,就这么黑漆漆的。

  叶遥四下张望一眼,忽然有些害怕。那个老皇帝,不会真的是个变态吧?玩这种调调?

  “唔唔……唔唔……”

  叶遥一愣,下意识地朝着哭声的方向看去,可是黑茫茫一片,她什么也看不到:“是谁在那里?”

  “是叶家妹妹吗?”哭声小了一些,另一道声音传来,听上去冷静多了,“我是赵家的三女儿昕敏,我们以前见过一面的。”

  “哦。”叶遥硬着头皮应了,摸黑走了过去,脑海里好像对什么赵昕敏没印象。

  只见一扇窗户的旁边,几个女孩子团缩在大殿的角落,明亮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也朦朦胧胧看清了眼前的情况。

  同样的青涩年华,同样的嫁衣如火,同样的,泪水婆娑。

  “你们都是被送入宫的吗?”叶遥走了过去,在她们面前蹲了下来,见她们一边点头一边哭,心也跟着紧了起来,“这老皇帝果然禽shòu……”

  “叶妹妹,切莫妄言!”赵昕敏连忙捂住了叶遥的嘴巴,然后轻声道,“虽然皇上已逝,但……”

  “等等,你说什么?”叶遥打断了赵昕敏的话,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关键字,“老皇帝死了?”

  赵昕敏对她的态度和反应轻轻皱眉,压低声音道:“皇上今夜突然驾崩,国丧的钟声已经敲过了,算是公诸天下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