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辣妻:神秘相公,来种田!_颜妖妖【完结】

  《农门辣妻:神秘相公,来种田!》作者:颜妖妖

  【文案】

  他是身世坎坷的公府世子。坊间传闻,他杀人如麻,草菅人命,是自甘堕落的山匪。

  可她嫁给他之后,这个传闻中滥杀无辜的男人,只有涉及到她的事情才会亮出锋利的爪牙,这种被独宠的感觉,简直甜到齁。【1V1,绝宠,身心gān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正文 第1章 001、穿到农家

  苏宁提着篮子埋首朝着自家田地走去,沿路碰见村里的几位大娘,垂着眼睛快步自她们身旁走开,不给她们开口的机会。

  只是如此,仍旧阻止不了她们闲话。

  “也是造孽,不知道长吏会给她配一个什么样的人家。”

  苏宁听言,眼神微眯。

  她原是现代人,在图书馆里上班,那天下班晚归,在路上遇上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她只记得昏倒前被小混混抢了手机和包包,却不清楚为什么一觉醒来成了苏宁。

  苏宁,一个不到七天即将满十七岁的小姑娘,却因为家里拿不出像样嫁妆,至今不曾婚配。

  而这时代又有制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的说法,且配的男人要么歪瓜裂枣要么身有残疾,总之都是那些凭着自身能力讨不到媳妇的男人。

  原身苏宁正是为了这件事,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就此便宜了她。

  快到自家田地的时候,苏宁又被村中的一位大娘拦了路,她不怀好意的询问,“身体好了?”

  苏宁不自在的嗯了一声,就准备离开。

  她并不识得此人,也不喜欢这人看她的眼神。

  大娘笑呵呵的说:“急什么啊!这次为了救你,你家肯定花了不少银子,早说让你家出十两银子的嫁妆,我就让我家小子娶了你,你家就是不肯拿出来,这下好了,白白便宜了医馆。”

  苏宁嘴巴一抿,明白了眼前这位大娘拦路的意思,神色不悦的说:“婶子,我家要是能出得起十两银子做嫁妆,我现在至于嫁不出去吗?我家有十两银子,能看上你儿子?”

  “你……”大娘被苏宁嘲讽了一顿,不高兴的说:“哼,牙尖嘴俐,难怪嫁不出去。”

  苏宁翻翻白眼,懒得理会这种人,错身继续朝前走。

  抬眼就看到前面不知何时站了一位男子,男子身材修长高大,剑眉英挺,黑眸锐利,冷傲的神色,尊贵的气势,宛如高高在上的王者。

  苏宁正咂舌村中竟有如此优质的男人时,便听拦路的大娘怨恨的说:“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你到时候别求着我儿子娶你,那会可就不是十两银子能解决的问题。”

  男人听了这话,淡薄的唇紧抿着,眼神复杂的看着苏宁,好像在想着什么。

  苏宁一时也猜不透眼前这位男子这种缠人的视线所代表的意思,只觉得有些丢人,匆匆的自他身旁快步走过。

  两人擦肩而过时,苏宁余光瞥见男子的手微抬了一下,看这样子好像在犹豫要不要拉住她,一时有些迷茫不解。

  到了田地,苏宁忙拿出午饭和凉水。

  大哥苏泰神色担忧的问:“怎么是你过来,小妹呢?”

  苏宁睨了一眼苏泰,幸好她重生到这户人家已经有五六日了,多少清楚一家人的性子,否则单听苏泰这话,不得误会啊!

  “怎么?大哥不喜欢我来送饭啊?”苏宁微笑的反问。

  苏泰忙说:“怎么会,我这不是怕你身体没好全吗?没事就在屋里多休息,别出门了啊!”

  “行!”苏宁慡快的答应。

  刚被某位不识趣的大娘拦了路,苏宁多少也清楚村里对她有一些不好的流言,这时候家里人都不同意她出门,自然是怕她再次想不开做傻事。

  正文 第2章 002、登门提亲

  “好了,你也赶紧回去,晚点我们做完事,自己把饭碗带回去。”苏祥瑞擦着汗走过来。

  一张因生活而显得苍老的脸,此时紧紧的皱在一起,看样子像是多不喜欢苏宁一样。

  由于苏宁初到,两眼一闭像瞎子似的,故意在chuáng上装昏了多时,摸清了这一家人对她的疼惜才敢冒名顶替。

  当下也没有因苏祥瑞的不擅言辞而不高兴,反而笑吟吟的说:“那我就先回去了,壶里有我准备的凉水,记得多喝一点。”

  “嗯嗯!”苏祥瑞胡乱的应了两声。

  苏泰倒是体贴,特意送了苏宁一路。

  苏家正好在村中间,不大不小的祖屋显得有些破旧,屋前围了一个大院子,种了一些青菜。

  两碗水煮的青菜及一锅颜色怪异的米糊正是今天的中餐。

  “回来了?路上没遇到什么事吧?”林梅担心苏宁会听到一些不好的话,怕她再次想不开。

  林梅是苏宁这身体的母亲,长得娇小,性格也温婉。

  苏宁边走边回话,突然想到村中遇到的男子,免不得好奇的问上一嘴。

  林梅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苏宁,“你说的是萧景吗?”

  “萧景?”苏宁好奇的挑挑眉。

  林梅倒不觉得怪,主要是苏宁寻死选择的方法是跳河,且运道差的被一块石头撞到了后脑勺,苏宁重生就推托忘了前事,苏家人除了心疼倒是一点也不起疑。

  “说来他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当时一身都是血的样子怪骇人的,不过他这人一向神神秘秘,是好是坏,我们也看不清,村里那些有见识的人说他以前可能是响马,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林梅提起萧景的样子就脸色发白,苏宁也没再多问,只是想着当时的场景,应该颇为血腥,但又想到刚才看到的萧景,此人眼神幽暗深邃,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说他是响马,苏宁倒不信,主要是这人的气质,与响马不符。

  傍晚,苏家二哥苏安兴高采烈的回来了。

  见面就搂紧了苏宁的腰,在空中甩了一圈,才得意的说:“卖了卖了,十两银子卖了地。”

  苏家只有两亩良田,一家六口人就指着这两亩良田过日子。

  苏宁没想到苏家背着她偷偷去卖田了,她和原身苏宁不一样,就是被长吏配了一个无赖,她也有办法让对方近不了她的身,且能过得很好,自是不想看着这一家子为了她砸锅卖铁。

  “二哥,我不是说了不用卖田吗?官府给我配什么样的人,我就嫁什么样的人,你把家里的田卖了,你们以后怎么办?”苏宁不悦的拧眉质问。

  她被救起后,家里怕她再做傻事,说了几次卖田的事情,她都否决了,没想到这事被苏安偷偷办了。

  “怎么不用,卖了就能给你挑一户好人家。”苏安说完就不理苏宁了,兴奋的和林梅说着话。

  就在这时,被疑是响马的萧景突然上门,且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脸皮绷得紧紧,看他行为像是要上门送礼,可是面色却又极难看。

  苏安显然有些怕萧景,发悚的问:“呃,你有什么事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