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木兰辞_竹公子【完结】

  《重生之木兰辞》作者:竹公子

  文案:

  她是现代的学医女,一次危难穿越到古代,不但bào打未婚夫,而且开撕皇子副将军。因为貌美有个性,个个皇子爱不释手。误打误撞立大功,竟成了赫赫有名的大将军。枪法在身,谋略杀敌,原想守个太平盛世,谁料身世成谜……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第一次遇见(一)

  昏昏沉沉,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游dàng。有微风拂面,只是身体痛的厉害,尤其是头部。紧跟着听到有人在唱歌。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江有渚,之子归,不我与,不我与,其后也处。

  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

  是个船夫,他边划桨,边唱。年岁,听声音,五十有余。我迷迷糊糊的听着、看着。

  “你该醒了。”老者明显是千里传音。我的身体在这声召唤下,变得经脉皆通。紧跟着船儿消失,老者消失。我在水面上漂浮,四周绿竹环绕,蓝天映照,然后我的身子开始下沉,紧接着我开始挣扎。我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了手脚,手足无措……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座破庙中,旁边是亮堂堂的篝火,以及一位蒙着面的黑衣人。

  “你是谁?”我疑惑的问道。

  黑衣人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添柴。

  “这是哪里?”我继续问道。

  “当然是大魏。”

  “大魏?”什么鬼啊!怎么会是大魏?是在拍电视吗?我迅速的留意了一下四周,再看看眼前的这位黑衣人,天呐!真是古代?丫的!玩真的啊!我激动的想坐起来,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这又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变得害怕起来。

  “你暂时,还不能动,等到天亮之时,xué位方可自动解除。”

  “xué位?真有这样的神功?又不是演金庸。”我心里嘀咕道,不过真的是动弹不得。

  紧接着那个人,站了起来,起身要走。

  “喂!你不会…就这么走了吧!”我有些不满,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女孩子,这样做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谁知,他猛的一回身,两只手在胸前比划了几下,一道光笼罩在了我的四周。在这道光的笼罩下,我再一次昏迷。

  丫!连续昏迷好几次,这个朝代是不是就喜欢把人弄晕?我不满的跺了跺脚,从破庙中走了出来,在跨出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发亮的东西,当我靠近时,原来是个玉坠。

  “发财了,发财了,这个朝代的玉坠,拿回去肯定会很值钱,我再也不怕毕业没工作了。”我迅速的将玉坠装进兜里。大摇大摆的向前走,看来需要好好多玩几天,说不定再捡些什么项链珠宝的,这里的东西,拿回去肯定都是文物,我就当,观光博物馆了。现代的博物馆,门票那么贵,横店影视城也是,想去好几次,都没去成。这里应该比横店影视城更真实,更立体吧。我边走边想,确实!这里的天空真蓝,白云朵朵,晴空万里,只是…会不会向横店影视城那么威武、好玩呢?眼前的这一片的树林,是没让我没看出有什么不同,走走再说。边走边逛,其乐无比。不过在我肚子咕咕惨叫以后,我还是没看到房屋与集市。摸摸口袋,又一文钱都没有…就算到集市又怎样?算了!不想了,先去找找人家再说,也许能碰到个好心人,弄点吃的呢。我怀着侥幸的心里继续前行,可是集市会在哪个方向呢?算是把我给难住了。正在我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走来了一位老翁,他拉着辆木车,看起来很是吃力。不如跟着他走?我心想道,然后上前陪笑道,“哈哈哈…老伯!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我帮你推车,你帮我带路,好不好?”

  老伯微笑的望着我,“你且跟着我走即可。前方不远处就有集市。”太好了,遇到了一位好心人,只是,一路上,我这不争气的肚子,一直在惨叫,那声响可比车轮颠簸的声响都大。老伯笑笑说道“你应该是饿了吧?”

  “嗯…哈哈哈。”我害羞的承认道。

  “我这里还有两块烧饼,咱们在那颗树下歇歇会,吃完再赶路也不迟。”

  有烧饼?太好了,!终于有吃的了。而且还是古人的烧饼,不知古人的烧饼是不是很好吃呢?武大郎那时候买烧饼不是卖的也挺火?看来我到古代的第一顿美食竟然是烧饼了?我在身上蹭了蹭手,然后快乐的接过老伯的烧饼,张嘴就啃。我的那个去啊,那叫一个硬啊,是真硬!差点把我的牙给掰掉。“老伯,你这烧饼…是你做的吧…”

  “不是,是我孙女做的。”

  “你孙女做的?你孙女会做…烧饼啊?”

  “是啊…她只有六岁…却会做烧饼了…”老伯明显情绪低落下来。

  “六岁…六岁就会…做烧饼…”我故意用烧饼堵住嘴的说道,不知道为啥,此时这个烧饼变得五味俱全。特别好吃。

  “国家连年战乱,百姓民不聊生,我那…唉…我那儿子…”说到这里,老伯变得哽咽起来。

  “对不起…”我低下头,有点不知所措。

  “不是你的错,男儿应该志在战场,可是…这君王连年征战,受苦受累的…唉!不说了。”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只是生在动dàng国家,朝夕难保……唉!我变得忧愁起来,然后不由自主的,啃了口烧饼。但回头仔细想想这句…“生在动dàng国家”,马上变得惊叫起来,“这是个动dàng的朝代吗?我到了一个动dàng的朝代?”

  老伯不解的望着我。我马上微笑道,“不早了,我们该启程了。”

  “是,该启程了,不然到家就该天黑了。”老伯收起烧饼,我们继续前行。在前行了不知几里路后,老伯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得,停了下来,望着我。

  “怎么了老伯?”

  “姑娘,你最好还是把你的首饰还有发髻都收起来,然后去那边树林,将这套衣服给换上。”

  “换衣服?发髻?我有发髻吗?”我本能的摸了一下头,确实是有发髻,而且是很大一坨。“哇!我有这么长的头发?”

  老伯再一次不解的望着我。我迅速的拿起衣服,向着树林里跑去。

  换完衣服,再一次跟着老伯赶路。只是心中有些不解,老伯是为何会随身携带男人的衣服呢,难道,又是一位神人?我疑惑的有些小嘀咕。

  “你不用疑惑。”老伯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疑虑,边走边说道。“你那身衣服是我专门为路过的女子准备的,你有所不知,在前面的活人镇里,有一帮坏人,他们专抓女子,为了避免这些女子遇害,我特意准备的这套男人衣服。”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