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婢魅君记_炫雨侠客【完结】

  《侍婢魅君记》

  作者:炫雨侠客

  【文案】

  前往古村义诊,一朝穿越。

  霸道王爷的步步紧bī与各种纠缠让她无路可逃,看她与他如何上演生死绝恋。

  yīn谋诡计挨个来袭,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当尘埃落定,事实浮出水面,真相又会是什么?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穿越

  天色已经近huáng昏了,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一辆长途汽车正艰难的前行。落雨坐在汽车的最后一排昏昏欲睡。落雨是泸水市第一医院刚参加工作的医生。昨天,接到院领导的通知,让她和另外两个医生到名为洛村的村庄义诊。洛村位于泸水市最偏远的山区,搭长途汽车也要多半天呢,而且那里条件艰苦,晚上连照明的灯也没有,仿佛像被世界遗忘了一般。临出发时,她的两个伙伴找了拉肚子的理由临阵脱逃了。落雨苦了脸,心里把院领导、那两个伙伴以及洛村骂了个遍,但是没有办法,谁让她是刚参加工作的新人呢?只得收拾了一些药物出了门。

  “姑娘,姑娘,洛村到了!”迷迷糊糊中,落雨被一阵喊叫声惊醒,抬头看到司机大哥那张有些朦胧的脸,夜幕赶着白昼铺天盖地般就要降临了。她抓起旅行包下了车,汽车逃也似的在一瞬间没了踪影。四周挺拔的高山在huáng昏中像巨人一样将她围在中央,远远的半山腰上隐隐约约现出村庄的模样。落雨有些发抖的手紧紧握着旅行包,低头寻找上山的路。

  “你是落雨吗?”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落雨心里一抖,忙转身去看,是一个女孩,白色的纱裙随风飘dàng,瀑布般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她忙答:“是的,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女孩并不回答,只自顾自的说着,声音悠远而空dòng:“我这里有一块龙纹璧,送与你吧”。

  她抬起手来,将一个玉佩递到落雨手中。落雨有些疑惑,低头去看龙纹璧。那龙纹璧半圆形,浑然绿色,晶莹剔透,璧上刻着细细的龙的纹理,似要腾云而起。这怎么会和我家的祖传玉佩一样呢?落雨伸手将戴在脖子上的龙纹璧拿出,是呀,一模一样,即使在huáng昏中,也闪出光泽来。难道它们以前就是一个整体吗?

  她想着,不由自主的将两块龙纹璧合在一起,顿时周围刮起了一阵旋风。落雨只觉得头晕目眩,四围的大山都晃动了起来,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空无一物,回头看那女孩,风chuī起了她的长发,露出的那张脸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落雨的心在下沉,身体也在不断下沉……

  落雨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色木chuáng上,chuáng的旁边是简易的木桌及木椅,房间的墙与地却竟是泥土做的,墙上更是挂了些勺子、竹篮等物品。这是哪里?洛村吗?这洛村也真是与世隔绝了,外边的世界如此发达,这里却是古香古色。

  落雨正胡思乱想着,门一开,进来一个儒生打扮的青年人,着洗的发白的青衣长衫。身后跟着两人,一个是女子,碎花长裙,头上挽着发髻,身后长发及腰。一个短衣短裤,农夫打扮。

  落雨惊呆了,他们怎么会是古人打扮?“这是洛村吗?你们在拍电视吗?”她堪比见到了鬼怪一般。

  “姑娘,这里是水平村,你怎会晕倒在河边?你说拍什么?”那个农夫打扮的说了许多,却不是落雨想要听到的。她有些崩溃了,一下子从chuáng上跳了起来。

  “姑娘,我看你的衣服好生奇怪,我拿了我的衣服来,不如你换上吧。”落雨这才发现,那个姑娘手里还捧着一套衣裙。

  “不用了,谢谢,我要回家”,落雨看到自己的旅行包就放在旁边,抓起来如疾风般向门外跑去。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不按落雨的想法发展,也不是她所能控制的。那农夫嘴里的水平村倒也风景秀丽,四面环山。然而她发疯似的找遍了整个村庄,却没有看到想要的柏油马路、汽车、或者摄像机、穿现代服装的人。到处都是古香古色,青石板,青石屋……谁家院子里聊天声、嬉笑声,谁家院子里孩子的哭声,大人的骂声,谁家院子里jī鸣狗叫。还有一头在街上疯跑的牛,有个人在后面火急火燎的追,一边还歇斯里底的喊:“这个畜生,这个畜生……”其实这都不算是什么,最糟糕的是,他们全都是古人打扮,每个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落雨。远远的落雨听到穿碎花长裙的姑娘与儒生打扮那人的对话,

  “陶大哥,那姑娘怎么了?”

  “我想,她得了失心疯吧。”

  傍晚的时候,落雨只得又回到她醒来的屋子,跑累了,总要休息的吧。这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黑暗笼罩了大地,落雨认清了一个事实,她穿越了,到了一个称为大洛的朝代,就在龙纹壁合二为一的时候。落雨骂苍天呀,骂大地呀,到底是谁把她抛弃,扔到了这里。

  这时门开了,一点烛光移了进来。是那个儒生打扮的人,他将烛火放到桌上,操着温厚的嗓音:“姑娘,我叫陶思远,是个这个村庄的大夫,你晕倒在河边,是我、秀姑还有王炳把你救回来的,噢!就是你白天见的那两人。这是我的家,你就暂时住在这里吧。”随后,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放心,你的失心疯,我会尽力医治。”

  你爹,你娘,你全家才失心疯呢,落雨在心里默默的骂着。随后,又想起了什么,龙纹壁!自己的还好好的在脖子上挂着,连旅行包都没丢,唯独不见了白衣姑娘的那半块龙纹壁,她快步跑向陶思远,抓住他的胳膊,仿佛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你救了我?”

  “是呀”,t

  “那你可看到一个半圆形的龙纹璧吗?”

  “这不曾看到”。

  “你们有谁偷藏了吗?”

  “绝对不会的。”陶思远指天发誓。

  第二天一大早,落雨就将陶思远拉到了发现她的地方——村南的一条小河旁。落雨找啊找,石头下、草丛里、大树旁,一直到夜幕降临,什么都没有发现。此后的一个月里,落雨每天都要到河边翻找,秀姑和王炳有时也要被她拉去一起找。水平村本就不大,村民都知道小村医的家里救了一个姑娘,很美,却得了失心疯,每天都疯疯癫癫的到河边找什么龙纹璧。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落雨经历了希望、失望到绝望,龙纹璧是找不到了,现代也回不去了,但是生活还要继续。落雨渐渐适应了这里,有时,午夜梦回,突然觉得以前的生活是不是一场梦,梦醒了,这里才是她真正存在的地方。

  这一天,落雨醒来的时候,陶思远已经出诊了,太阳已当空照了。这一个月里,她每天火急火燎的到河边去,头发乱糟糟的,真的犹如童话里做家务的灰姑娘一般,全身上下都是灰的。她梳洗一番,穿上秀姑送来的衣服,既然要在这里生活,就要适应这里的所有。然后,然后再想办法找那半块龙纹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