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师又死了_孤舟行客【完结】

  《为师又死了》作者:孤舟行客

  文案:

  【正经版】

  五百年前,风平làng静。

  五百年后,炼狱苍穹。

  都只为了一个人。

  【不正经版】

  柳寒意:带大的徒弟老想砍了自己,怎么办,急救!

  cp:

  【前世】

  黑化假奶白怼天攻x执迷不悟死板温柔受

  【现世】

  深情黑化láng狗攻x中二智障逗比受

  内容标签: 年下 因缘邂逅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寒意,楚易安 ┃ 配角:尚子衿 ┃ 其它:师徒,相爱相杀,穿书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梦魇

  黑暗突如其来,遮蔽了我的双眼。

  我知道,

  我是个瞎子。

  昂驹是我唯一的侍仆,从小至大都是由他来照料我的生活起居,即便后来我离家出走挂了个杂修的牌,他也义不容辞地发了毒誓要一辈子追随我。

  然现今,他却跪在我身前,用爬满厚茧的手揪住我的袍角,瑟瑟发抖:“公子,我想走了,我……”

  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已然感受到彻骨的寒意往自己身上扑来,却又无可奈何。

  “好吧,”我微笑道,“那你走吧,将当初的事情给一并忘了吧,就当没发生过。”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牙齿紧巴巴地打颤,“扑棱扑棱”地帮我理了理衣服,支支吾吾地询问:“公子,你恨我吗?”

  “我想,却毫无理由,昂驹。”我疲惫地靠在chuáng沿,冲他摆摆手,“你走吧,走了便不要再回来了,见到我也要躲得远远的。”

  “是,公子。”他起身,炙热的目光贴在我身上。然后,慢慢、慢慢地挪开,直至消失。

  我听见他沙哑的咳嗽声,他跟着我很久,久到我都忘了,以前年轻的他长得是哪般模样。

  终究是老了,皮相虽未衰,却愈发健忘。

  脚步声渐行渐远,我凭着感觉摸了摸脸,松了口气。

  还好,什么也没有。

  只是,我到最后都没触碰到昂驹那股泪意。

  遗憾终究不了了之。

  我换了个仆役。

  仆役是个姑娘,隔院的邻人都喜欢唤她子衿,这名字挺俗气,全城至少有五六十个姑娘叫这名字了,为此我还曾取笑过她。

  子衿性子急,出口咄咄bī人地要命:“公子你还好意思说我,这名字又不是我想叫的,而且总比公子不自知的要来的好。”

  这番明朝暗讽令我顿时失了表情。

  她好像是意料到了什么,语气立刻急促起来:“公子,我刚刚开玩笑的,明天……”

  “没有什么明天。”我咳嗽着转移话题,“早点歇……现在是什么时候”

  “青天白日。”她很是怜悯地替我捏肩,“公子当真不爱惜自己,现在已是冬日了,还穿的这样薄。”

  我乐呵呵地回:“这里面很暖和,不能出去的话,穿着与否又有何关系呢?”

  她缄默,我笑。

  “也罢,我一俗人,天天说这些酸腐之词,你回去吧,我困了。”

  我靠枕而眠,她替我掖好被子,往灶炉添了些柴火,就退了出去。

  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是谁。

  早就毁了灵魂的人,有什么资格去问自己是谁,又哪来理由问

  答案不置可否。

  但人总是会做梦的。

  一团雾气卷开,我撞见了一角湛蓝,细银的剑尖相继袭来,挑着我的下颌:“师父——”

  你是谁?

  未来得及出口,我听到自己冷冷道:“我以为你已不愿归顺屹天宗。”

  “何处生我,我归何处。”他无视“我”的针锋相对,唇角微翘,犹胜chūn风拂过,刺激着我的心脏。

  “屹天宗不需要魔。”

  “我会让它需要的。”对方的面庞清晰了丁点,“我”瞧见他深邃眼眸里隐忍不发的怒意,转过头,“落在我手上,生不如死。”

  “你什么也不懂。”他的眼神瞬息万变,化为一滩死水,看得我心头涩然,“你早让我生不如死。”

  “逆徒!”“我”狂bào地怒吼,和他厮打在一块,顷刻之间,火光四溅,可他却未曾攻击过“我”,至此至终。

  “师父!”

  “公子!”

  两道声音夹杂,我惊得满头冷汗,从梦中醒来,眼前依旧漆黑一片。

  “公子,被子散了一地啦!”子衿嚷嚷道,“你睡得也太沉了,若不是生了炉火,早被冻成什么样了!”

  “抱歉。”我没心没肺的回答惹得她满身火气,“你老这样无所谓,今后要有了姑娘,看她不恨死你!”

  “唔。”我伸出两根手指在脸前比划,“我这样,像是会有姑娘的人吗?”

  子衿语塞了一会,慢吞吞道:“公子长得那么好看,又有钱,除了……咳咳,总而言之,非常好!”

  闻言,我忍不住逗她:“那我娶你好不好?”

  “不好。”子衿紧握住我的手,“公子值得遇到更好的人,而且你对我没有爱,两个没有爱的家伙在一起,不过搭伙过日子的伙夫罢了。”

  我问她:“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她压了压我的肩膀:“女人的直觉!”

  我:“……”

  “好吧。”我道,“你有理。”

  “公子,你待在这里多久啦,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她突然问我。

  我打了个哈哈:“这些有什么区别吗?”

  “都相隔了一年呀。”子衿小姑娘心性地吐了吐舌头,朝我眨眨眼,“我跟着公子很久了,总得知道吧。”

  我沉静道:“才一月。”

  “这不是重点!”子衿勃然变色,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说不说!”

  我移开脑袋,面无表情道:“忘了。”

  “公子!”

  我压抑住胸腔的躁气,待气息平稳后轻声道:“若是再多话,你就不用待在这了。”

  子衿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便大声吵起来:“快告诉我!”

  “尚子衿,你太猖狂了,区区仆役敢冲主子大呼小叫。”我一脸不耐烦,冷若冰霜地启齿,“还有个仆人的模样么”

  子衿咬了咬唇,跪地猛磕头:“公子我错了,不要赶我走!”

  我知道,

  我都知道。

  “好了,”我挥挥手让她走,埋头藏在被衾里。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