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三记_沐月清芳【完结】

  书名:重生三记

  作者:沐月清芳

  文案

  《尘心雪》:这是一个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的故事——两个没有过去的人在一个陌生的冬季相爱了,记忆的重生却又将他们永生分离,一眼望不尽的背影将走向何方……

  《重生劫》:江湖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少年,他怀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踏上了一场血雨腥风的复仇之旅,红颜一醉却只能沦为过客,生死之间他又将何去何从……

  《西风雨》:最亲近的人最容易背叛,少女天师在驱鬼途中卷入一场由身世之谜引发的yīn谋,她能否在混沌的天地间守住自己的一方净土……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重生 复仇nüè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青、雪儿、陆离、紫贝、陆念珠 ┃ 配角:阮城秋、刘赟、尹子恩、程乐儿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仹城孤女

  月上柳梢的时候,万吉楼的灯灭了。

  寒风呼呼地响,大雪掩埋了仹城的街道,街上空无一人。

  墙角尚未被积雪覆盖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孤女,她乌黑的头发上落满了雪,凌乱地散落在身上,她的衣服因为风雪的侵蚀已经暗淡的失去了颜色,袖口也因长期的磨损残破不堪,露出雪白的肌肤,只可惜已被连日的大雪冻得通红。她在这儿坐了有些日子了,她自打来了仹城,便在这万吉楼外坐着,幽幽地唱着一支不知名的小曲儿,来回地唱,反复地唱,都是这么一首曲子。调子婉转上口,词儿却听不大懂,人们猜想她大概是个外族人,穿他们看着奇怪的衣服,说他们听不懂的话。这异族姑娘不知怎的便流落到了仹城,无依无靠的,又赶上大雪天,须知仹城的冬天是有名的冷,城里有钱的人家每年入冬之前便迁到南方去,入了chūn才回来。这万吉楼的生意也跟着冷清下来,这不,这些天一早便熄灯打烊,掌柜的也一连几日不曾露面了。

  佟二是万吉楼的伙计,他关门之前,总得先做一件事。他从厨房剩下的馒头里挑了几个热乎的揣进怀里,然后冒着雪跑到门外墙角,将那馒头塞到孤女手里,孤女这才不唱了。孤女每天从早到晚地唱曲,从没停过,但一到了这个时候,她便会看见佟二揣着馒头过来,她便不再唱了。她接过馒头先捂在胸口暖暖手,然后才吃,她一天也就吃这几个馒头。当然,她不是白吃,因为佟二会拿走她跟前唱一天曲挣下的银子,不多,都是些来往的路上人听见她的曲儿,心里有了触动,又见她可怜,于是施舍一二罢了。她不管这些,只是一直唱,没抬过头,人们也看不清她的模样。

  佟二拿了银子,却没有像往常一般直接往回走。他将银子放进口袋,方道:“明儿个是初十,那可是个大日子!你知道我们西山的陆大夫不?每月初十,他便在西山寺坐诊施药,咱们仹城老老小小都会赶去,有病的看病,没病的也去要点补品什么的。”

  孤女把馒头放在胸口暖够了,便拿到嘴边开始吃。

  佟二接着说道:“陆大夫不仅医术高,人也甚好,我奶奶以前病得起不来chuáng,我就背她去找陆大夫看病,陆大夫让我奶奶住在他那儿,每天照料她,给她喂药,过了一两月,我奶奶便能下chuáng走路了,病全好了。陆大夫瞧病从来不收银子,有时候人们感激他,就带些家里的米面过去……”

  孤女依然低头吃着馒头,没有答话。

  佟二见她这个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我见你可怜,才跟你说这个。明个儿你去西山寺见陆大夫,让他给你瞧瞧,你跟他说说你的境况,他准能好心收留你。”

  孤女把剩下的馒头攥在手里,嘴里咀嚼的速度也明显放慢。

  “你不知道地方?”佟二又道,“别急,明儿我带你去。”

  翌日,雪后初晴,却仍是冷风瑟瑟。佟二如约前来,便见孤女已经站了起来,她一直坐着唱曲儿,这倒是头一回站了起来,伫立在雪地上,更显单薄。

  佟二走在前头,孤女跟在后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在雪地上往城西走。佟二一路走,一路絮叨:“西山在城郊,说起来远,但咱仹城不大,城里城外,也没多远的路,到不了下午,便能走到。”

  孤女一句话也不回,但佟二依旧说得津津有味,他天生便是如此,话多嘴甜,在万吉楼gān伙计很是讨巧。

  他们到西山的时候,西山寺外已经排满了人。

  佟二说道:“这都是排队瞧病的。”

  孤女也不吭声,默默地站在佟二身后。

  佟二道:“咱们来得还不算晚,这队排的快,我替我奶奶拿点药,你一会儿便让陆大夫给你看看病。瞧你在外面冻了那么多天,没病也有病了。”

  孤女微微抬头,看向佟二,仍是不言。

  佟二看着孤女,不禁道:“你瞧你这一句话不说,若不是亲耳听过你唱曲儿,我真以为你是个哑巴!”他转过身去,心里叨咕:指不定是心里有病,那也得让陆大夫瞧瞧。

  佟二这么想着,不多时,便排到了他。

  孤女垂头站在佟二身后,听见他道:“陆大夫,是我啊。”

  “我记得你,你奶奶好些了吗?”这声音温和的从前方传来,想是那陆大夫说的。

  “她老人家好着呢,叫我一定得谢谢您。”

  “嗯,她的药我都准备好了,你去到姜伯那儿取吧。”

  “哎,谢谢陆大夫。”佟二恭恭敬敬地作揖,侧过身子,把孤女拉到身前,道:“陆大夫,这小姑娘在我们万吉楼门前唱曲儿,像是外地来的,无依无靠,怪可怜的。”

  陆大夫点头。

  佟二忙道:“来,快叫大夫瞧瞧。”

  孤女缓缓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陆大夫温和的脸。那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他内着一袭青衫,外披棕色斗篷,面若冠玉,眉目清秀,十分温和。他面前是一张长长的木桌,将他与看病的人们隔开来。

  佟二道:“叫大夫把把脉。”

  孤女把手方道木桌上,破损的袖口正露出冻得通红的手腕。

  陆大夫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腕上,传来一股暖意。

  这暖意尚未持续多久,陆大夫的手便拿开了,揣进他自己的袖子里,孤女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担心是不是自己将他冰到了。

  陆大夫却转头对佟二说道:“你带她到姜伯那儿去。”

  “她得了什么大病?”佟二问道。他知通常只有病重,才会被安排到姜伯那儿,以便日后长期治疗。当年他奶奶也是在姜伯那儿住了许久。

  “没什么。”陆大夫笑道,“你不是说她无家可归?便先去姜伯那儿住着,避避寒。”

  “嗯。”佟二点头,对孤女说道:“快谢谢陆大夫。”

  孤女愣了愣,方垂首作了个大揖。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