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关家的六零日常_紫羿叶子【完结】

  《老关家的六零日常》作者:紫羿叶子

  文案:

  明子呀,你可长点儿心吧……

  别老在外面儿跑啦,再不回家,兵哥哥要让人家拐跑啦。

  明子:“没事儿,跑了抓回来就行。”

  顾向北:“放心吧,我不跑,不是你说让我以身相许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

  正经版文案:

  关舒阳死了

  又活了

  成了六零年代东北农村的普通农户关家的老闺女明子

  一大家子,爷爷,爹娘加七个孩子

  一个只有十二户人家的小屯子

  老人孩子,生老病死,嫁闺女娶媳妇

  忙忙活活就是一辈子

  所以

  这是老关家的生活日常……

  阅读指南:

  1、女主没有金手指,只是个从现代穿回来的学渣。

  2、文笔什么的,莫qiáng求,渣。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励志人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子 ┃ 配角:关家众人 ┃ 其它:六零七零八零及以后

  作品简评:

  明子死后穿越到东北农村的老关家,成为六零年代老关家七个孩子中的老幺,在善良质朴的关家人的关爱中平安顺遂的长大,养成兵哥哥,发家致富带修路,种田养家挣钱不乱花。 本文行文流畅,文笔细腻,人物塑造鲜活,剧情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前期种田后期发家致富,文中男女主线微甜不nüè,每一个配角都有自己的故事,展现了不同人物在那个时代下的悲喜人生,使得文章引人入胜,值得一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穿到六零?

  关舒阳死了,因为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加上遗传基因,年纪轻轻才三十多岁就得了绝症,早早就离开了人世,比爸爸妈妈的生命还短。

  然后,关舒阳又活了。

  睁开眼睛,映入眼里的是一片浅淡的huáng,仔细看,发现是电视剧里见过的很多年前农村用的那种草席。

  这什么情况?

  莫名的,关舒阳想起了王熙凤……

  她是死在医院的,怎么还被卷着草席扔掉了吗?

  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嗓子刀割似的疼。

  关舒阳想动动身子,偏席子裹得还挺紧,身上又没劲儿,动都动不了。

  “二姐,二姐,你看看,明子是不是在动呢?”几步之外传过来女孩儿的声音,吓得关舒阳不敢再动。

  “没有吧?你是不是看错了?”另一个不确定的声音传过来,应该是那女孩儿口中的二姐了吧。

  “没有,我看到那席子动了?二姐,你说,明子会不会没死啊?”

  “看看去……”这姑娘,胆子挺大啊。

  过了一会儿,关舒阳感到有棍子还是粗树枝什么的东西在顶自己的腰死劲的推。

  所以,她们说的明子,是她?

  她成了明子?

  哪个明子?谁家的明子?

  容不得她多想,那棍子的力道可是不轻。

  关舒阳努力的晃了两下身子,想要发出点声音求救的,可是嗓子实在太疼了,张了半天的嘴了,却喊不出声音,疼得她眼泪鼻涕都下来了。

  “真动了,真动了。二姐。明子真动了。”很激动的声音。

  然后,席子被打开了,入眼的是两个穿着黑色的粗布衣服,扎着麻花辫的姑娘,一个十六七岁,长得好看,神色里透着jīng明,一个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脸上肉肉的,看着就是个老实孩子。

  不认识……

  所以,这是穿了?

  然后,舒阳就被抱了起来。

  抱了起来……

  所以,不只是穿了,还穿成了小孩儿?

  两个姑娘抱着嗓子疼得眼泪鼻涕流得满脸,还除在懵bī中的舒阳,撒丫子就开跑。

  “叔,婶儿,你们快看看,明子活了。明子没死呢。”

  舒阳被放在了一面土炕上,土坯的房子,举架很底,木头的窗框,下面一层是玻璃窗,上面一层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透明度不是很好,是纸吗?

  舒阳还在观察环境,又被人抱在怀里,用温毛巾轻轻的擦着她的脸,“明儿啊,娘的明儿。”一叠声的叫着明儿。

  舒阳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眼角已经有了细纹,但是一点也没影响她的样貌,整齐的眉眼,相当白嫩的肤色,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整整齐齐的在脑后盘成个髻,前面用一个看着像是铁丝掐成的发箍箍着,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跑出来。

  这就是这身体的娘了。

  舒阳想起来刚听到抱她回来的两个姑娘叫她婶儿,所以,那两个姑娘是她的堂姐了?

  舒阳想开口说点儿什么,又发不出声音,娘似乎早就知道她说不了话。摆晃着哄她,“明儿不哭哦。一会儿药就熬好了。吃完药就不疼了哦。”

  这一会儿,等得可有点儿久,舒阳估摸着得有一两个小时,她都已经在娘的怀里小睡了一觉了,迷迷糊糊的好像家里来过不少人,在她身前嘀嘀咕咕的,也没听清楚都说了些啥。

  一直睡到嗓子疼醒了,抬手摸向脖子。哎妈,居然用个拳手大的大包,带着右半边脸得脖子都肿得老高。

  “明儿,别碰脖子。来,喝药了哦,士云,你把着腿,士敏,你把着胳膊。我灌。”娘一边哄着舒阳,一边儿叫人,这是怕她不肯喝药,打算硬灌了?

  果然,之前抱她回来那个特别好看的姑娘过来抱着她的腿,那个发现她的姑娘过来紧紧的把她的胳膊按在身子两侧。头也被娘用胳膊夹着固定住了。还有一个年纪很小,看着也就六七岁的小姑娘在边儿上看热闹。紧接着一碗药就送到了嘴边。

  嗯,真苦啊,就是她这早就被药汤子锻炼出来的人,都有些受不了,别说才是还抱在怀里的孩子了。怪不得喂个药这么大阵仗,不灌是真没法喝吧。

  舒阳是三十几岁的大人,喝药什么的,哪里好意思闹别扭。鼻子已经被捏住了,正好,憋着气,一口喝下去拉倒。

  娘几个也没发觉异常,估计还以为舒阳是病得没力气挣扎了呢。

  药苦是苦了些,但是真的挺有用的。喝下去没多大一会,嗓子就没那么疼了,还是火烧火燎的,但是能忍住了。

  又过了一会儿,舒阳被喂了半碗米汤,小米的,熬出了米油那种。喝下去,出了一身汗,嗓子好像更好些了。也没那么饿了。

  嗯,还好还好。不是还在吃奶的奶娃娃。

  “婶儿,小明子又活了吗?”外间儿窜进来一个特别欢实的皮猴子,三两下就爬上炕,盯着舒阳好奇的看。哎哟,是个小黑人儿啊。这肤色,掉地里都找不着吧?

  “你又上哪淘去了?你给我离明子远点儿。去叫你爷和你叔、你姐回家吃饭。”明子娘坐在炕头儿正缝衣服,抬头照着皮小子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把人撵走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年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