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族无不有_我是一只花妖【完结】

  《万族无不有》作者:我是一只花妖

  简介:

  又名《圈养一只小鲛人》

  唐代李颀《鲛人歌》:始知万族无不有,百尺深泉架户牖。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是一个看似波澜起伏,其实细水长流的小故事。

  【正式文案】

  妈妈失踪,留给幼贞一个空间。本想着在越来越恶劣的气候下搬到农村,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谁知才安顿好就有人找过来。

  顾幼贞:你是谁啊?

  李藏珠(笑眯眯):你姥姥给我当过婢女,你就叫我一声二爷爷吧。

  从此以后:幼幼,一起睡。幼幼,来双修。幼幼,跟我走。幼幼,生个蛋……

  顾幼贞:……

  从高山到深海,从此地到彼方,仍是你和我。

  1、架空,很空,都是编的。

  2、年龄差巨大,跨越种族(南海龙君X混血鲛人)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幼贞,李藏珠 ┃ 配角:不重要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空间

  临泱,南海。

  乌云卷积堆叠,厚重的云层不断压向海面,不时有雷电的光在云中一闪而逝,蜿蜒如蛇。

  一个黑衣长发的男人盘腿坐在空旷的沙滩上,对头顶悍然压下的云层视若无物。云层越压越低,整片海域都察觉到这种不同寻常的氛围,鲛人躲进海底珊瑚的缝隙,鱼虾把自己埋在沙砾之中,波涛起伏汹涌,直到乌云停止移动,聚在男人的头顶。

  天地间寂静无声。

  一道暗金色的闪电自云层中穿下,直直的劈向海边盘坐的黑衣男子。男人身上浮出海蓝色的光罩,将雷电的威力化解散开。雷电声势浩大,接连八道绵延不休,整片南海似乎都在为之颤动。男人身上的光罩越来越黯淡,越来越薄,终于在第八道雷电劈下来的时候碎掉了。

  男人脸色一白,俯身吐了口血,第九道天雷以不可阻挡之势骤然劈下。

  蓝星,华国,望海市。

  一座普通的小别墅里。

  大chuáng上睡着的少女忽然蹬了一下小腿,满身冷汗的坐起来:“妈妈!”

  一片漆黑,夜色寂静,没有人回应她的呼唤。

  顾幼贞呆呆的在chuáng上坐了一会儿,拿过chuáng头的手机:三点一刻。她在通讯录中的几个号码上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没有拨出去任何一个。

  半个月前,顾幼贞的妈妈顾泉客,一个罹患重病的女人在医院失踪了。医院监控没有任何问题,护士,医生,所有的人都说不出所以然,她就这么在医院里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顾幼贞起chuáng洗了洗脸,蜷在客厅窗户前的沙发上。屋内的灯光照不亮窗外漆黑的夜色,她蜷成一团,把脸埋在膝盖上,却没有泪水流出来。

  顾泉客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之后,一直尽最大的努力开导着女儿,让她从yīn霾中一步步走出来,然后将家里的各项财产逐步jiāo到她手上。

  顾泉客的乐观和平静感染了顾幼贞,就在她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的时候,顾泉客突然失踪了。她就出去买个饭的功夫,前后不到一小时,妈妈简直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顾幼贞找遍整个望海市,四处张贴寻人启事依然毫无线索。她隐约感觉到,找不到了。她从小就有一种超乎常人的灵验直觉,她也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一次,来自灵魂深处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她的妈妈去了她找不到的地方。不是死亡,是离开。

  而顾幼贞夜夜噩梦的另一个原因,或者说更多的原因,是她觉得恐惧,危险,不安全。她不明白,如果家里都不安全,还有哪里安全呢?

  她颓废了一会儿之后,努力打起jīng神,光脚踏在木地板上走到书房的保险柜前。顾泉客曾经反复叮嘱,保险柜里是留给她的礼物,一定要在自己离开之后再一个人打开看。顾泉客说的是“离开”而不是“死亡”。当时顾幼贞把这当成避讳,现在想想,也许那时候妈妈就在隐晦的提醒她?

  她拒绝承认妈妈的离开,但是在半噩梦缠绕和危机感的压迫下,她需要一个寄托缓解紧张的情绪。

  顾幼贞将自己的生日倒着输入,保险柜应声而开,上层放了一个项链和一把小匕首,下层是一整盒莹润的白色珍珠。

  项链的项坠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的,浑圆通透,光华内敛,在灯光下似乎隐约可见内里有水光dàng漾,让人一见倾心。

  她戴上这个项链,近半个月来一直失常的心跳似乎都被安抚着平静下来。再拿出那把小匕首,她才拔掉刀鞘,还没研究,匕首竟然活了一样脱手而出整个没入她的胸口。

  匕首只在刺入她胸口时划出了伤口,一滴血落在项坠上,随后光华大盛,少女纤细的身形凭空消失。

  顾幼贞被这个变故惊呆了,穿心之痛,刻骨铭心,好在痛极也就在那一小会儿,她咬着牙忍过这阵疼痛,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不在家里,而是在一片无人的旷野!

  穿越?妈妈就是这样消失的吗?顾幼贞很快就抛弃了这个想法,她似乎是在一个孤岛上,四周一览无余,没有任何人或动物的踪迹。

  她捂着心口站起来,发现刺入身体的匕首和刚刚带着的项链都不见了,胸前光洁如玉,没有任何伤口或疤痕。她按了按胸口,皮肤,脂肪,肌肉,仔细摸还能弄出骨骼的形状,完全没了匕首的踪迹。

  项链也不见了,她胸部正中留下了一个浅蓝色的圆形印记。她摸了摸,就像普通的胎记一样,没有什么异状。

  顾幼贞叹了口气,她这是到了哪儿?还能回去吗?

  眼前一晃,她又站在了家里。

  好在她在书房,窗帘拉得严实,不会被别人看到惊悚的大变活人。她吞咽了一下,又想了想刚才的地方,果然眼前一闪,她站在了旷野。

  顾幼贞摸摸自己胸口的印记,吸了吸鼻子,忍回了泛上来的泪意。如果妈妈可以送给她这样的礼物,那么妈妈的健康和安全,她也不需要再担心了吧。

  这样一想,一直盘踞心头的危机感都消散了不少。顾幼贞回到书房,先把那盒珍珠放进了空间里,去洗了个热水澡之后,舒舒服服的躺下,一觉睡到了中午。

  她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进空间看了看,还好,不是自己的幻觉。顾幼贞放了心,洗漱吃饭之后换了一套运动装,戴上手表手机,拉好家里所有的窗帘,再一次进了空间。

  手表的指针仍然在走,但是手机完全没有信号,空间里也是中午,气温好像比外面低一点。现在正值盛夏,热得很,空间里虽然日光晴朗,但是给人的感觉是舒服的,和煦的,没有盛夏的燥热。

  空间里天空湛蓝,土质肥沃,顾幼贞四处走了走,发现自己所在之处确实是一个被水包围的小岛。这里的水和她平常所见的湖水海水都不一样,完全没有波làng,平滑如镜,似乎是某种死物,好在水光清澈,不会给人压抑的感觉。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