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逆袭打脸_公子若风【完结+番外】

  书名:pào灰逆袭打脸(快穿)

  作者:公子若风

  文案

  集团总裁花清酒被攻略者pào灰掉后,竟意外绑定了“打脸攻略者”系统,本来花清酒是拒绝的,但是在得知生前所有劫难都与攻略者密不可分时,花清酒愤怒了。

  她毫不犹豫的接受了绑定,踏上了“打脸攻略者”的道路,每一世都穿越到被攻略者pào灰的原主身上,誓要将打脸攻略者进行到底。

  提示:

  1、本文1V1,he,主CP言情,小世界攻略者与攻略目标有会有同性,不涉及主线CP。

  2、预收文请戳专栏!!!

  3、qiáng烈推荐基友的小说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漫天星辰不如你》by百变熊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快穿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清酒 ┃ 配角:其它 ┃ 其它: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打脸庶妹攻略者 1

  花清酒从昏迷中醒来,嗅到空气中弥散着的,令人作呕的,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身体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痛,仿佛所有的骨头都被打断,皮肉被剥开一样。

  花清酒艰难的扭动身子,发现自己正处在囚车中,车上凝固着厚厚的一层黑红色血迹,她闻到到的腐臭味就是从这上面传来的,而血腥味正是自己身上不断沁出的鲜血所散发出来的。

  这一切,都在昭示着原主的处境十分不妙。

  双眼被浓稠的血液黏住,看不清远处的方向,只是依稀的听见一些污言秽语。

  想要弄清楚状况的花清酒在心里默问系统:“小四,我知道你能听得见,这里是什么地方?”

  “宿主,现在我们是在去往刑场的路上,马上就要到了。”系统不解,这么明显,还用问吗?

  “什么!刑场?”花清酒大惊。

  怎么办,怎么办,花清酒心乱如麻,她现在对原主一无所知,孤掌难鸣啊。

  红日当空,师爷用余光扫了一眼飞速分析自救方法的花清酒,俯身在县老爷的耳边轻道:“大人,时辰到了,可以行刑了。”

  县老爷颔首以示知晓,“来人啊,将犯妇花氏押上刑场。”

  什么!这么快!花清酒瞪大眼睛,心里思绪万千,但是始终没有想到什么有效的办法。

  看着越走越近的衙役以及刽子手,花清酒想要挣扎却是徒劳无力,三两下就被拖拽到断头台上,然后被一把惯在地上。

  虚弱的身体加上厚重枷锁的束缚,再加上本就有的累累伤痕,痛的她直抽冷气。

  这时,县老爷的声音又传来。

  “台下犯妇,可有遗言。”

  “有,但不是遗言。大人,民女是无罪的。”

  花清酒qiáng撑着笔直跪在刑台上,神色不卑不亢,丝毫未见慌乱。

  县老爷和师爷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行刑前的遗言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现在还真有不按规矩办事的。

  倒是在监斩台坐着的身形玉立,气质文雅的男子漏出诧异之色,随即收敛漫不经心,好整以暇的等着花清酒的下文。

  外人不知道的是,看着浑身脏兮兮分辨不清面容的花清酒,不知怎的,心脏突然好想受到什么猛烈的撞击一般,剧烈的跳动,随后又缓缓的平稳下来。

  那一刻,他觉得这个普普通通的,身上还带着肮脏骂名的女孩是那么的吸引他,让他觉得花清酒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子,让他忍不住出手去帮她。

  可是看着她现在临危不乱的样子,似乎不需要他的帮助。

  书童看着男子面带兴味,对花清酒产生了一丝好奇,有多少年了,他没看到主子爷对什么上过心,“爷,您看好她?”

  男子但笑不语,倒是眼中的兴味更浓了。

  书童见此,对花清酒越发好奇。

  这道兴味的眼神花清酒并非一无所知,相反,正是因为存在感太qiáng烈了,那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让她心里一紧,为了避免分心,花清酒硬是将他从头忽略到尾。

  忽略掉这道眼神后花清酒紧绷的思绪忽然一松,趁着县老爷愣神的间隙,在心里猛戳系统小四:“小四,你快想办法啊,要是没办法你给我一点资料也行啊,要不然你家宿主就要死了。”

  “宿主,我也没办法啊,而且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你就长话短说啊。”花清酒都快气死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死小四还这么气定神闲。

  “简单地说就是,花清酒也就是你的身体的原主人,被陷害与人私通,现在要问斩了。”

  “啥?”花清酒动了动耳朵,她怀疑她幻听了,“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可接她话的不是小四,而是县老爷的怒斥。

  “大胆犯妇,证据确凿,现在竟还妄逞口舌之利。”县老爷微怒,这犯妇还真是大胆。

  “回大人,民女确实不知。敢问大人,不知可否将判决书给民女一观?”花清酒凛然不惧,身染血衣更显清贵傲骨。

  “师爷,将判决书给她看看。”并不是县老爷怜惜,而是律法有令,死囚行刑前只要有遗言,只要不过分的一般都会满足。

  “那可看清了?”

  花清酒看清判决书上的内容,心中大定,只要县老爷昏庸无能到不辨是非,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洗清罪名。

  “大人,这罪民女不认。”。花清酒目光如炬,直视县老爷侃侃而谈。

  判决书上只有一个罪名,其余的时间、地点、人证、物证、犯罪起因经过等等一概没有。花清酒都要气笑了,一条人命,岂能如此儿戏。

  “敢问大人,判定民女所犯之罪可有人证物证?”

  “大胆。”县老爷一排惊堂木,面露不虞,“你竟敢质疑本官的判决!”

  “回大人,民女并非是质疑大人。”花清酒不慌不忙的说道,“而是民女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算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不想做个糊涂鬼。”

  她没有原主的记忆,不知道断案的具体过程,不过从原主的伤势上可以得出,原主多半是屈打成招。

  县老爷不虞之色稍褪,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满足又何妨,“衙下何在?”

  “属下在。”

  “你二人去将证人林带来。”县老爷对前面两个衙役吩咐完后,又对后面两个衙役吩咐道:“你二人去将物证取来。”

  “是。”衙役们抱拳领命。

  眼见县老爷真的应了花清酒的要求,看热闹的百姓们都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爷,她想要gān什么?”书童虽然不是决定聪明,但是也不傻,想要做个明白鬼他才不信。

  “想知道啊。”男人见书童两眼发光,好奇的不行,“跟着看下去不久知道了。”就是不告诉他,偶尔捉弄一下小书童还挺有趣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