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_奚染【完结+番外】

  《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快穿]》作者:奚染

  文案:

  木韵拒绝了渣男初恋的婚礼请帖,并随口诅咒了一句希望这个当年脚踏两条船的垃圾王子病赶快bào毙。

  愿望被莫名其妙实现后,她因为后悔而被绑定了一个系统。

  系统:既然你不是真的要实现那个愿望,现在换你去帮别人实现愿望吧。

  木韵:……

  系统:我会给你安排最合适的身份!

  木韵:然后每次都是初恋女友,已经分手的那种,呵呵。

  又名《傻孩子,我们重新开始吧》

  ·狗血快穿

  ·逻辑为剧情服务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韵 ┃ 配角:K24 ┃ 其它:快穿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初始

  木韵接到她竹马肖奕的电话时正躺在美容院敷脸。

  她前段时间赶稿赶得昼夜不分作息颠倒,可以说是拼了半条命才在编辑给的最后死线前jiāo上。

  稿子完成,又补了一个长觉起来后,她被镜子里那张仿佛被抽gānjīng气的脸吓得差点摔了她的漱口杯,所以刷完这个牙她就火速换了衣服拎上包去了美容院。

  木韵是一个靠卖字养活自己的自由撰稿人,虽然水平凑合,但架不住拖延症严重,所以每次临近死线,她都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小时,然后四十八小时全用来赶稿。

  这么作的结果就是不到一年她就成了家附近这间美容院的金卡客户。

  而现在,听到金卡客户手机铃声响起,美容院的工作人员也立刻尽职尽责地帮她按好了递到她脸侧。

  木韵哼唧了一声:“谁?”

  电话那头传来肖奕含笑的声音:“你在哪呢?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木韵:“啥啊?”

  肖奕:“一张结婚请帖。”

  这话说得太简练,以至于木韵第一反应是——

  “什么?请帖?你又要结婚了?”

  肖奕:“……”

  肖奕深吸一口气道:“不是我,是你初恋。”

  木韵之前还闭着眼呢,听到他这句,当即翻身坐起高声道:“谁?你再说一遍?”

  肖奕笑了一声,照她要求重复了一遍道:“你初恋,沈邢。”

  木韵:“……他给你寄了请帖?”

  肖奕:“对,他说联系不上你,所以你的那份托我转jiāo。”

  听到这里,木韵实在是忍不住爆了一句粗:“我可去他妈的吧!”

  说完不等肖奕反应,她又补充道:“请帖不用给我了,我不祈祷他bào毙就是我最后的善良了,还去他婚礼,做梦呢!”

  不怪木韵反应大,实在是她这位初恋给她留下了太深的yīn影。

  那会儿木韵还是个纯情少女,就因为生理期时的一件外套对沈邢一往情深,纠结暧昧了大半年才鼓起勇气告了白。

  当时沈邢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让她高兴得几天几夜没合拢嘴。

  最开始jiāo往的时候,两人的确度过了一段很甜蜜的时光。

  然而好景不长,半年过去,这丫就劈腿了,而且劈腿对象还是个高一学妹!

  木韵得知后气得七窍生烟,立刻提了分手。

  如果这个故事仅止于此,她可能还不会怨念至此。

  真正让她至今听到沈邢这个名字就克制不住想骂人的事还在后面。

  两人分手后不久就是高考,高考结束那天晚上,全校都在欢庆终于解脱的时候,沈邢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喇叭,跑到操场上喊她的名字求复合,还说什么他知道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木韵:“……这人是神经病吧!”

  这件事导致后来好几年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木韵都要被所有认识的人打趣一遍,更有甚者直接喊她复合门女主。

  木韵实在崩溃,以至于后来连同学聚会都懒得再去。

  现在肖奕告诉她,沈邢要结婚了,还给她发了请帖,她也只觉得又被恶心了一次。

  不过话说回来,沈邢怎么会给她发请帖的?

  她忍不住问肖奕:“他请我做啥啊?”

  肖奕咳了一声才娓娓道来:“他跟我说他在家里翻出了一盒星星,是你当年送他的。”

  木韵:“……”

  肖奕继续:“他无聊拆了一颗,发现里面写了字。”

  木韵:“……好了你不要说了。”

  当年她是送过他一盒亲手叠的纸星星,除了每颗里面都写字之外,数量也是按着他生日来的,1124颗,折了她小半个学期,可谓满是少女情思。

  然而如今再提起这些少女情思,她就只剩下羞耻了。

  “天哪这都多少年了……”木韵觉得自己要疯,“他为啥还留着啊!他不是都要结婚了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肖奕已经在忍笑了,“不过按他那王子病性格,翻到这玩意儿,不脑补得飞起才奇怪呢。”

  “所以他觉得我至今都对他念念不忘?!”

  “差不多吧。”

  对话进行到这里,木韵的心态基本上崩了。

  她翻了个白眼道:“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他还是bào毙吧!”

  发泄完挂断电话,木韵依然很气。

  女人一生气就容易冲动,她也不例外,所以接下来的半天里,她除了原本预定的美容套餐之外,又跑到楼下商场扫了一堆护肤和彩妆。

  正当她感慨着果然只有花钱才能使人快乐的时候,肖奕的电话又进来了。

  她皱了皱眉才接起来,还没来得及问出那句又怎么了,就听电话那头传来肖奕惊悚里带着惶然的声音。

  肖奕说:“你下午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木韵:“你说哪句啊?”

  “最后一句。”

  “bào毙?”她还没健忘,“咋了,沈邢知道我没对他旧情难忘很失望?”

  “……不,他bào毙了。”

  这消息太过不可思议,以至于木韵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

  然而电话那头的肖奕就像是知道她怎么想似的,只停顿了片刻便一字一顿地重复道:“阿韵,沈邢他不行了。”

  “他现在在省医院的ICU,命悬一线,你要不要过来一趟?”

  木韵:“???”

  木韵还是觉得这事堪称如魔似幻:“不是,他怎么就进ICU了?”

  肖奕叹了一口气,说具体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

  “我本来是想约他吃个饭,顺便告诉他你有事去不了他婚礼,结果电话打过去是他未婚妻接的,说他下午在家看电视时忽然就口吐白沫不行了……”

  木韵:“……”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