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四君_殿前欢【完结】

《三夫四君》作者:殿前欢 

文案:
穿了,我居然穿了!哈哈,身边美男如云,话说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可惜,生活总是没那么美好,男人多了也不是好事呀!这不,又打起来!我的夫呀!!!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一章;【宫主。大事不好了!】

“报……报!宫……宫主!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一声惊天动地堪比哭丧的哀嚎传来,我险些被刚到嘴的花生豆儿给噎死。

好嘛,是外星人袭击地球了,还是2012提前降临了。

好不容易没有被花生豆儿给噎死,我不慌不慢的抬眼,看向那个杀千刀的罪魁祸首

——小芽菜。

狗刨式的“滚”到我面前,那张慌忙的脸差点吓得老娘失禁。

恩,好,咱淡定。不管咋样,我要保住这个杀人不眨眼在江湖中臭名昭著的玉琉宫宫主的形象。一看我不慌不慢吃花生豆的悠闲样,小芽菜那俊秀的眉立刻皱了起来,似乎是恨我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过他爱怎样,就怎样吧,天大地大,不如我吃点心最大!

手一扬,又一颗花生豆在我的嘴里慷慨赴死了。

“这么急作甚?咋,你爹死了?”手支撑着头,我拿着我小的可怜的威严抬了下眼帘。

每次这家伙来,准没好事!

我,本名;纱叮当。二十一世纪的职业搬运工一名,说白了就是个小偷。

不想,在某年某日的某天,我穿了。这下,我那一世英名也付之东流了,我现在的身份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玉琉宫宫主琉月是也,想想看,那应该也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毕竟,江湖中的事情我已经退位很少管了,咳咳,好吧,现在言归正传。

小芽菜依旧跪在我面前,老泪纵横,哎——真是我见犹怜。

经我这么一问,他下意识的愣了一下,接着,嘴角抖了半拍、

“多谢……宫主关心……家父已经驾鹤多年了……”他无比汗颜的擦了擦额头。

“哦,那替我问候他。”我镇定自若,荣rǔ不惊,恐怕除了我那死去的师父在棺材里爬出来以外,我已经镇定的可以成仙儿了。

“哎,小的尽量……”他点了点头,那口气,真是虚中qiáng虚。

点着头恍惚了半天,他才意识到来的目的,两眼立刻绽放出足以吃人的目光。

行啊,这家伙这三年没白跟我,已经学到了他主子十分之一的功力,恩!孺子可教!

“不好了,宫主!不要再吃了,三相公和五相公打起来了!您快去瞧瞧!”

一双手抓着我的两肩,我被悲剧的提起来,而后,我被像洋娃娃一样摇了起来。等会,我眼晕!见我没有反应,那双手又加了把劲,直到把我可怜的早餐摇出来为止。

“宫主您快去啊!五相公与三相公在吟湘苑打起来,五相公还使出了千蛇阵。三相公不敌身受重伤,他要您去呢!“小芽菜使劲摇着我,他没有想到,到底是三相公重要还是他眼前的主子重要!又打起来了,哎,还使出了看家的家伙。

我现在真是万分感慨,我当年的少不经事。哎,失策呀!

怎么“拐”回来这么几个倒霉催的……

我正在神游之际,小芽菜又摇了我一把,让我恢复神智。

”宫主,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您再不去三相公就直接把吟湘苑砸了!”小芽菜说的惊天动地,也是,按照三相公的性格真有可能做的出来。

“砸吧,砸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叫他砸的时候轻点,别伤了手,”我来了个老太太钻被窝“刺溜”一下逃脱了小芽菜的魔掌。

就在我屁股刚到椅子上的时候,一阵yīn风幽幽袭来,慢镜头般的回眸,NND!小芽菜正像贞子一样冷冷的冲我笑……不禁,令我冷汗直流。

“宫主,如果您真的不去的话,那么三相公下一个砸的就不是吟湘苑那么简单了……而是——百宝阁。”

煞那间,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摆驾,带路!”我可怜的百年古董啊……

在我的轻车熟路中,我来到了一个分外别致的房间门口,刚迈步,我就听到了屋内一阵砸东西的声音,这次,我小命休矣……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我有点迈不动步。还是小芽菜叫我进去的。好!不成功,便成仁!深吸一口气,我准备’慷慨赴死‘了。

一推开门,我以为我来到了地震的案发现场。

我-的-瓷-器-呀!!

没错,呈现在我面前的,是我两年里收集的瓷器尸首。再抬头,那个罪魁祸首赤|luǒluǒ的呈现在我眼前。

“笑笑——冷静,放下”人质“!”不要误会,我说的人质是指我的百年古董。

在我眼前气的花容失色的就是我的三相公;风轻笑。

三年了,现在看上去还是那么养眼啊……

看着眼前那一袭水绿薄袍的男儿,我还是本性难移的chūn心dàng漾了一番。

飘逸的水绿轻袍将那身影衬得纤长高挑,如墨的发半束半散,一直垂到腰际以下,白皙的面容,jīng致的五官都显风华绝代;眉宇间都透露着一股令人难以决绝的魅气,但也不失英气。

只不过,唯一有些突兀的是,这位美|人正双手捧着我的瓷器,作势要同归于尽啊!

我的古董,我心疼,肝疼,胃疼……

古董的刺激使我很快的便在风轻笑的美貌中恢复神智。

“笑笑,住手……放下,放下。咱冷静!”这句话怎么越说越别扭?怎么那么像在挽救跳楼的失足青年呢?我嘴角抽搐。算了,现在哪管得了那么多,最重要的那个瓷器可花了我三千两银子!

我向前迈一步,他向后退一步,我再向前一步,我又向后退了两步。

怎么看,怎么像我这个不法之徒在bī迫未成年少女犯罪。我汗啊.....

我又向前迈了一步,他却眼神一厉,直接高举手中的瓷器。

这无疑连老娘的小心肝也一起被悬了起来。于是,我不敢轻举妄动。

“不准过来!你在靠近,我便-高者致敬-(咬舌自尽)”

我转头,面向小芽菜;“他说啥?”

小芽菜也回过头,兼职起了翻译的工作;

“三相公说,您在靠近,他就咬舌自尽.....”

哎呦妈耶!我的心肝!

不管那么多,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了上去,抱住了那气急的人儿,抢救下了我的瓷器。

将瓷瓶扔给了小芽菜,我的笑笑明显充满了不满,

随即,我趁热打铁,像八爪鱼一般巴在了他身上,现在,先稳住再说。

“笑笑,谁又惹你了!发这么大火儿,为妻去替你教训他们。”

正文 第二章;【一块定情信物引发的悲剧】

说完,我的手摸上了那张比玉还细腻的脸上,好吧,我不否认我此时的行为在吃豆腐,不过,不吃白不吃啊!

三年了,这手感还那么好——叫我这个女人怎么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