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妖魔鬼怪谈恋爱_杏仁有点苦【完结+番外】


书名:(快穿)妖魔鬼怪谈恋爱
作者:杏仁有点苦

文案
我喜欢你,但是我不说,我不仅不说,我还让你去追其他男人。
——专业单身仙;我喜欢你,你只能喜欢我。
——毛没长齐自恋妖;我喜欢你,咱两过日子吧。
——不要怂就是上老树妖;我喜欢你,等着你,然后,放开你。
——貌美小如花;……未完待续。。。

排雷:
1,偏日常;
2,qiáng拉上的快穿;
3,女主谈恋爱的对象就一个。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快穿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桐 ┃ 配角: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赌(修)

  很多时候一些话,不敢说出口,不敢流露出一丝痕迹,怕对方发现一丝端倪,便渐行渐远了。
不是不爱,是怕再也不能爱,不是不说,是怕再也不相见。
若如此,宁愿一直仰望着你。
正如佛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如今设下赌注,只为心中一丝希望,博这一个六分之一。
——司水
#2012年#荒无人烟的山林#
“哑—哑—哑—”
枯树上三两只老鸦倏地扑扇起双翅,扬起一片沙尘,飞向远方。
原是远处一位男子的到来惊扰了老鸦,只见他身着一身绣着水纹的湖蓝长袍,及腰墨发被一根发带松松垮垮束着,皱着眉眼,背阳而行。
走了十里,在这穷山恶水之中见到一棵极其突兀的、郁郁葱葱的——柳树,男子方才舒展开眉目,心情愉悦地走过去。
刚到树下,便听树上传来沙哑的女音,“阿水,今日怎有空来此看我?”
男子也就是司水,立于树下,仰着头温声答道:“今日前来,想问你一问,可敢于我一赌?”
抬头仰望,只见女子鬒发如云,一双似醒非醒睡凤眼,一弯似笑非笑仰月口,上身是斜襟盘扣绣花棉麻上衣,下身是长款棉麻灯笼裤,脚踩一双同款绣花鞋,腰间绕了根藤鞭,躺于垂柳之中吊chuáng上,却是一副悠闲慵懒模样。
女子也就是木桐伸了个懒腰有气无力地打着哈欠,撑起身子斜靠树gān,漫不经心说道:“说来听听。”
“阿桐一直以来只有情缘甚浅,故你我今日赌一赌你的情缘。如何?”司水仰头紧盯着木桐的那双半睁不睁地眼睛。
木桐并未回答,只是唤他:“上来说。”
司水点点头,拍了拍树gān,温声道:“麻烦柳柳了。”说话间,柳树无风摇曳,司水一跃而起,落坐在木桐对面。
木桐附身过去,一只胳膊勾着司水的脖子,笑眯眯说道:“情缘?甚浅?你未免太不将自己当一回事了吧?”
司水习以为常地盯着近在迟尺地脸蛋,果不其然,木桐将头靠在司水肩膀上,不等他回答自顾自说道:“不过麽,陪你玩玩倒也无妨。说说怎么个赌法?”
“如今面上只有人族,妖族、魔族、鬼族、仙族四族或以人形隐于人市,或长居自族不出世。加上佛道,可算六族。唯有六族各有情缘,方为你赢,反之,我赢。赢者可要求对方做一件事。”
“阿水啊。”木桐一脸忧愁地看着司水,“你是不是想要什么东西?怕我不给啊?”
司水温和回道:“并无。”
木桐“咦”了一声,说道:“可是这个赌,不是很公平啊。”
如今除人族外,其于四族各有领域,外设结界,内有守卫,领域内外时间流速各不相同。
“不限时间,地点,方式,对象。这是我从情仙处讨来的六枚情缘卡,等你感觉情缘已到,可用它来测试。”司水温声补充,从衣袖拿出六枚……
“银杏叶?”木桐抽回勾着司水的胳膊,接过六片灰色‘银杏叶’。
“这是新产品,你是第一个使用者。”司水解释道。
“第一个啊。”木桐拉长了音,“这情仙,是女仙,还是女仙,还是女仙,还是女仙呢?”
司水揉了揉木桐的脑袋,无奈道:“男仙。”
木桐眼神就更奇怪了,“小水仙,可以啊你。什么时候带回来让我瞧瞧?”
司水没理她,伸手将她的头发捋顺,“五年后我就要闭关。等我出来,会查看你的进度。”
“闭关?”木桐笑眯眯地,“拉着情仙一起的那种么?”
司水的手顿了顿,最终什么都没说。
#2017-2.12-5:00#凤栖村#木桐小洋楼#
顶着一头绿毛身着砖红色长袍睡衣的翎雀一睁开眼就从镶在天花板上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正太脸,瞬间清醒。
开始一天的第一句话:“昨天美丽动人的我,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今天更加美丽动人的我。”
“zzzzz”
第二句话:“你说是不是啊,桐桐~”
“zzzzzz”
第三句话:“桐桐?桐桐?桐桐你去哪了,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不爱我了?嘤嘤嘤。”
“啪。”一道藤鞭破门而入,直击那一头绿毛。翎雀不紧不慢反手向上,小肥手一把抓住了藤鞭。
今天新鲜出炉了的第四句话:
“哎呀,打不到我,打不到我,打不到我。略略略。”
话音未落,藤鞭扭曲着缠住了翎雀的小肥手,在他还未反应过来顺着他的胳膊将他全身包裹起来,像只露出了鼻孔以上的绿毛蚕宝宝,而藤鞭另一头卷起来不知何时跑到chuáng脚的小被子给他盖上。
对面房间的木桐不想理他,并向下缩了缩,一根头发丝都没留在被窝之外。
#10:30#
木桐闭着眼睛暗哑又慵懒地叫了声:“柳柳?”窗外柳树无风摇曳,柳树下狗窝里的二狗子跟着叫了两声。
她用两只手握着被子露出八根手指在空气里,向下拽了拽被子,露出一双无jīng打采的眼睛,极其痛苦哀叫一声,“起chuáng!”但是身体却不自觉向下滑,八根手指默默缩回被窝里。
两秒后:“zzzzz”
#12:00#
木桐睁开双眼撑着手臂坐起来,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又猛的放下来,“呲,好冷。”连忙伸手捞起来另一边chuáng脚的花绿大棉袄给自己裹上,慢蹭蹭地趿着棉拖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后,木桐直接来到翎雀房间门前,伸出她两米长的大长腿踹开门,就看到chuáng上被窝鼓起来一坨以及露在被窝外的一小撮绿毛。
木桐就近倚靠在房门上,双手揣进兜,懒洋洋道:“木翎雀,第一天开学报道,不去?”
话音刚落,被窝的一坨突然沸腾起来——那一小撮绿毛一拱一拱地向上猛钻,直到露出一双单眼皮,对着木桐眨眨眨眨。
木桐打了个哈欠,说道:“既然不去上学,那就起来把饭做了吧。”
翎雀听了使劲瞪着那双小眼,见木桐根本不理解自己的心情,咬牙使劲在chuáng上滚了滚,然后,然后被子就把他又包裹了一层。
……
木桐叹了口气,“你怎么会那么蠢?”走上前把他从被子里提出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