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王妃太嚣张_南风知我意【完结】

  《神医王妃太嚣张》作者:南风知我意

  文案:

  她是现代神医,一朝穿越,成为将军府人人欺rǔ的呆傻嫡女,智斗二姨娘、老夫人,痛打庶女绿茶心机婊,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哦,还有,开启神医功能,随手救了一神秘男。

  可是……某男一脸自然地在她的chuáng上脱衣服求包养。

  咳咳,敢问亲亲王爷——您这是闹哪样?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1章 与狗争食

  第1章与狗争食

  白落英做了两个梦。

  第一个梦里,冬阳和煦,她想像猫儿一样走出屋去晒暖。

  有银铃笑声从远处传来,明明清脆悦耳,听在她耳中却像地狱恶鬼诡笑。

  “白落英,我们来练武qiáng身,你来不来!”

  不去不去!

  她的心里有声音大喊,恐惧蔓延周身。

  可相邀之人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啪!”

  一道鞭子夹带着风声从天而降,抽在她身上,她只觉得皮开肉绽。

  “疼呀!疼呀!”

  她抱着双臂,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在地上打滚,那鞭子如同长蛇一般一次次落下,毫不留情。

  视线中,那个抽打她的娇俏女子面若芙蓉,却笑得好似地狱之花,扬鞭的手从未因为她的呼喊而生出过片刻迟疑。

  白光一闪,白落英跌入第二个梦里。

  这一次,她最爱吃的烟熏蹄膀被人扔进了看门狗的碗里。

  她看着肉,垂涎三尺;狗看着肉,目露凶光。

  为了肉,她竟然把手伸进了狗的地盘!

  护食恶狗那一口咬过来真疼啊,活活让白落英从梦里惊醒。

  睁开眼,白落英望着青布帐子虚弱一笑。

  她怎么会做这种梦?好好的何必跟狗争,不就几十块的事吗……

  白落英还没自嘲完,右手臂上传来钝痛,让她差点哭出来。她抬臂看去,竟见到高高挽起的宽大衣袖之下,有一处发炎的伤口,恶狗的齿痕还依稀可见。

  她怎么真的被狗咬了?

  她怎么穿了一身古代衣裳?!

  她怎么……成了白府嫡女——痴呆儿白落英?!

  白落英晃晃脑袋,她是特训医生白落英!她明明正在救治一名受了伤的国家机密工作人员!

  晕眩再次袭来,两个人的记忆jiāo织重叠,让坐在chuáng边的白落英费了好些功夫才将庞大的信息量消化一空。

  她头重脚轻地回过神,用手背试了试额头,又右手搭左手探了探脉搏,心中有数。

  屋外隐约传来三更的锣声,白落英咬牙忍着全身快散架似的痛感,摸黑走出灰扑扑的小屋,穿过空无一人、荒草丛生的院落,凭借模糊的记忆,向将军府的药房摸索而去……

  *

  半个月后,将军府内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府里的下人们大一早便忙前忙后,只为筹备一场隆重的夜宴。

  今日的寿星白老夫人正端坐在房中喝茶,见着窗外起了风,chuī得满庭桂花落地,忽而想起什么,漾笑的面上少了几分喜乐,多了一丝冷色。

  “找人看着落花阁那位,别让她出来惊扰了宾客。”

  旁边的仆妇应声点头,“老夫人放心,那位怕是没有力气起身作妖。奴婢听负责送饭的木铃来报,那位都在院里头躺了十来日了,未曾见她起过身。”

  仆妇嘴里说的那个丫鬟木玲,实际上几日才去落花阁一趟。只不过不管她哪日去、何时去,见到的都是里头的人形如活死人般地躺着喘气,别无二致,一来二去,木玲便愈发懒。她又嫌弃落花阁的主儿痴傻呆,怕传染了傻气,次次送饭都觉得那里头有股子味道,更不喜去了,反正府里也没人管那位主,她就是撒谎了也无人晓得。

  仆妇从老夫人那儿离开之后,找了木玲一趟,嘱咐她好生看着落花阁的门,莫要让人闯进去,也莫要让人跑出来。

  “是,木玲明白。”

  jiāo待完,仆妇便走了。

  木玲从墙根摸出准备好的铜锁,往落花阁的门上就是一拴。

  今日可是老夫人寿宴啊!祝寿的人家里头,半数是借着机会来瞧白府这几位未出阁的小姐的呢!总有些公子哥儿是小姐们瞧不上的,可万一看上了这府里的丫头,收了去做通房呢……

  木玲打着如意小算盘,霎时溜得没了影儿。

  院外头的门锁一插上,一个jīng瘦的人影便从屋里走出,轻步跳进一处花圃中,拨开丛草,沿着墙根下的小狗dòng爬了出去。

  养jīng蓄锐这么些日子,终于盼到重见天日的机会。

  绝情祖母,狠辣后妈,歹毒庶妹,我来了,你们在哪呢?是时候好好会一会了。

  将军府的宴会厅内,宾客满堂,高朋满座。

  每一桌上摆满珍馐美味,肉食香气十里飘扬,馋坏了那个吃了半个月野菜的小身影。

  从落花阁到宴会厅,白落英这一路像是玩闯关游戏似的,躲躲闪闪,好不容易才来到这灯火集中处。

  好香啊!

  她饿了,她想吃好吃的,而且还要大大方方,正大光明的吃!

  躲在草丛里的白落英看准了时机,趁门口家丁丫鬟不备,猛地窜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着跨过了宴会厅的门槛,接着“一个不小心”摔在了过道中央。

  “诶呀!”一名衣着艳丽的妇人惊声尖叫,似是被这衣衫破落的小人影吓得不轻。

  一众宾客循声望来,白府主家的几位也纷纷侧目,眼尖的人似乎已经认出摔进厅中是何人,却无一人站出来说话,反倒是一个个沉下面色。

  白老夫人到底掌家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还巍然不动地品着自酿的梅子酒,仿若毫不在意下头的动静。

  坐于下首的二姨娘得了白老夫人一个眼神,登时冲门口傻了眼的丫鬟喝道,“怎么有乞丐闯入?!还不赶紧拖下去!”

  小乞丐?你才是乞丐,你全家都是乞丐!

  白落英在心里腹诽,人却好像体力不支爬不起来似的,还维持着跌坐在地上的姿势。

  方才受惊尖叫的那位妇人听二姨娘这话觉察几分不对,眼珠一转,抢在丫鬟们动手之前,先行扶起还未能在众人面前抬起头的“小乞丐”。

  “你没事吧?”

  二姨娘在前头看得恨恨。

  傅氏这妇人真是个好事的!不就是因为她白日断了傅氏想让二小姐白雪嫁去他们傅家的念想吗?这女人见缝就插针,看样子是要插手管起他们白府家务事来了!

  傅氏只当感觉不到二姨娘那咄咄bī人的眼光,满目慈爱地替白落英抚开垂落眼前的落发,半分不嫌弃似的,关切地盯着白落英看,瞧了半天,忽然眉眼一跳。

  “你是……大小姐?”

  傅氏身份低微,从前几度想攀jiāo怜妆郡主,可惜都未能如愿。尽管如此,她怎么也不会忘了怜妆郡主的容颜。而白落英生得和母亲极其相似,一双水灵桃眼宛若朗夜星辰,令人过目难忘。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