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六零种大米_动荡1938【完结】

  《我在六零种大米》作者:动dàng1938

  文案:

  突然到了55年,然后她就饿死了……

  饿死以后,不得安生,下头的使者硬塞给她一个哆啦A梦的印象贝雷帽(戴上帽子,脑海中想什么,就会得到什么),又给她硬踢了回去,听说是阎王爷无聊,突发奇想想看看二十一世纪的人到了那个年代会发生些什么。

  就是拿她逗闷子呗,真是恶趣味。

  不过这个金手指还挺好用,想什么就能有什么,好歹不会再饿死了。

  作品简评:

  二十一世纪现代都市普通女孩穿越到了六十年代,成为下乡的知青,并得到一顶可以变出万物的贝雷帽,却因各种现实生活的束缚而无法自由使用,尝尽那个年代的各种苦楚,在改革开放后下海经商并且发家致富,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成长并变得qiáng大。本文风格轻松,行文流畅,女主爱憎分明,性格霸气,行事有自己的一番原则,并且目标明确,使用合理手段下海经商发财致富。经商过程困难重重,跌宕起伏,百转千回,女主总能想出好主意来化险为夷,别有一番趣味,值得一阅。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异能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三月 ┃ 配角:一堆人 ┃ 其它:五零六零七零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小妹,进屋来,吃饭啦。”

  屋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柳三月揉揉空瘪的肚子,抬头看看yīn沉的天,叹了口气,拢着袖子穿过院子回了堂屋里,这时候的冬天可真冷啊。

  院子里是并排两间茅草屋,东边是堂屋,西边是卧房,堂屋外边搭了个简易的茅草棚子,做厨房用的,说是院子,也不过就是用篱笆围了一小块儿地方而已。

  堂屋里昏暗bī仄,不比外面暖和多少,风刮在屋顶的茅草上,簌簌作响,听在耳朵里愈发觉得冷的厉害。

  这个堂屋不大,七八平左右,墙是泥巴糊的,屋顶是茅草铺的,屋里只有一个不大的破旧四方桌子,和几条破扁凳,两个小马扎,角落里还有一个破斗柜,看的出来,都很有些年头。

  桌上摆了一个半大的木盆子,里头装的是稀粥,用红薯和麸子熬的,就这还见不到什么红薯和麸子,清汤寡水。刘三月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完全没有任何胃口,她不属于那种饿了吃什么都香的人,以前没过来的时候嘴巴还挺刁的,很多特别不爱吃的,真的是宁愿饿死都不想碰一下。

  红薯她倒是不讨厌,麸子虽然难以下咽,饿急了她也可以接受,只是天天吃,顿顿吃,不变花样,没油没盐,她是真心吃不下去了,闻到味道就觉得恶心,看到更是想吐,胃里直泛酸水。

  柳二月摸摸柳三月冻得通红的小脸蛋儿,将双手撑在柳三月的胳肢窝下,一个用力把柳三月提起来放到了扁凳上,抓起柳三月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双手中捂着搓了搓,还在上面哈了几口气,嘴里唠叨着:“这么冷的天,外头有啥可看的,非在外头坐着,也不活动活动,瞧你给自己冻的。”

  说着抓着柳三月的手凑去她眼前:“你看看,你看看,冻成胖萝卜了吧,回头要是长冻疮,我看你怎么办。”

  “我知道啦,二姐。”柳三月糯糯的应着,心里却在腹诽,屋里屋外温度并没有多少差别,在哪儿待着还不都是一样的。

  今年是1955年,她这个身体是1951年出生的,今年虚岁才五岁,柳二月是她二姐,她还有个大姐,柳一月,已经嫁了人。

  她上头还有两个哥哥的,只是前两年一前一后都死了,爸爸也死了,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如今这家里也就只有妈妈,二姐和她,一个寡妇带俩女孩儿,日子不好过啊。

  茅屋两间,旱地一亩,三个柔弱女子,再一想到即将到来的三年大饥/荒,柳三月只觉得前路渺茫,不给人活路,早知道会睡一觉就到了这个地方活活的饿死,当初她还不如躺马路上被车撞死,好歹刺激无痛没有后遗症。

  算了算了,不想了,说多了都是泪。

  李秀芬端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碟子走进来,把碟子放在了桌子上,里面装的是少量一坨一坨绿色的东西,另一个手还拿着一摞三个粗陶碗和三双筷子。

  “赶紧趁热吃吧,吃完了咱们就去睡觉,这天儿太冷了,躺被窝里暖和。”

  柳二月接过碗,每个碗里盛了一点儿不算粥的粥,然后那木盆子就见了底,她将最多的那一碗放在李秀芬面前,又把剩下比较多的那碗给了柳三月,自己却只留下最少的一碗。

  李秀芬皱了皱眉头,孩子这么懂事,她心里头直揪的疼,正准备说什么,柳二月却没给她这个机会,她太了解自己的妈妈了,端起碗咕噜咕噜几下就将碗里的汤汤水水喝了个gāngān净净。

  “我吃好了,先去烧热水了。”说完扔下碗就跑。

  “这孩子,好歹配点儿野菜不是。”李秀芬揉了揉涨红的眼角,自言自语说道。

  “妈妈,不哭,二姐不吃我吃。”柳三月见李秀芬又要掉眼泪,赶紧端起碗咕噜咕噜喝粥卖乖,夹了点儿野菜塞自己嘴里,又夹了一筷子送去了李秀芬的嘴边,“妈妈,你也吃。”

  李秀芬张开嘴将野菜吃了进去,眼眶里的眼泪紧跟着也开始扑簌簌往下落,一把将柳三月紧紧抱在了怀里,小声哭泣起来,声音无助又压抑。

  她男人不在了,两个儿子也去了,家里没有顶梁柱,遇到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家里如今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要等冬天过去,还早着呢,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柳三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自从她过来,这个妈妈的眼泪就没断过,天天的这么哭,身子哪能受得住啊,本来就体弱多病的。

  “妈妈,不哭,不哭,三月乖乖,妈妈不哭。”变成小屁孩两个多月,柳三月表示卖萌卖的毫无压力,她抬起袖子垫着脚尖一边给李秀芬擦着眼泪一边乖乖说道。

  卫生纸、手帕,啥都没有,也只能用衣袖凑合凑合了。

  李秀芬赶紧胡乱擦了擦自己的脸,在柳三月的脸上亲了一下,勉qiáng露出一个笑来,“妈妈听三月的,妈妈不哭了。”

  柳三月咧嘴冲李秀芬乐了乐,想着把桌上的碗筷给收拾了,不过就她这营养不良的小个头儿,根本够不到,使劲儿垫脚尖也够不到。

  李秀芬看着她的小闺女垫着脚尖努力够桌子上的碗筷,瘦huáng的小脸儿因为用劲而憋的通红,却仍一跳一跳的去够着,一时心里又酸又涨,既欣慰又心疼。

  若是没出那些事儿,一切还跟以前一样,孩子她爸还在,家里何至于会变成这般模样,她的大宝二宝又怎么可能会为了点儿吃食从山上掉下来。

  “大月她娘,大月他娘……”突然,从外头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李秀芬一听就知道这是月英妹子的声音,她当初和月英妹子处的挺不错的,只是后来她男人出了那档子事,村里人都跟避瘟疫似的避着她,远远见到她不吐吐沫骂两句就已经是对她客气的了,包括跟她处的最好的月英妹子,也是和她疏远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年代文